Starry

Single episode

《勁爆女子監獄》中的黑皮膚白面具

蘇珊的白人媽媽教她這個世界沒有顏色區別,她從小到大卻一再被白色的世界排除在外。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人只有在他想要讓自己被另一個人接受,讓自己被這個人承認,這時人才是人。」-法農

 蘇珊沃倫是這部神劇當中,我最喜歡的一個角色。

 在正常人的眼中她是精神病患,然而她只是擁有過於常人的偏執,她的思維只能停留在非黑即白的直線運作,在灰色的模糊地帶,便輕易觸發她的認知混亂。

 蘇珊沃倫是從小被白人家庭收養的黑人,白人媽媽教導她世界是寬容平等博愛的,給予她與白人妹妹享有同等的資源,讓蘇珊跟白人小孩玩在一起,把蘇珊帶進白人的社交圈,讓蘇珊念白人的大學。

 在蘇珊的大學畢業典禮上,媽媽拱她上台演講致詞,蘇珊穿戴著整齊畢業服站在台上,與台下的白人大眼瞪小眼,她感受到無法言喻的奇妙的視線,讓她不停冒汗,結結巴巴,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完。

「媽媽,我真的辦不到。」最後蘇珊在台上嘶吼崩潰了。

她的白人媽媽相信用足夠的愛灌溉她,她會活得跟白人一樣優秀。蘇珊沃倫很想相信這個世界如同媽媽告訴她的那麼美好,但她從其他白人小孩的眼神發現了自己的格格不入。

她一直想用熱情去擁抱這個世界,卻像飛蛾撲火灼得自己滿身傷痕。

監獄的不人道管理,引發了監獄暴動,其他囚犯趁機報仇,命令獄卒脫光衣服、囚禁在狹小的空間下命令脅迫,像平常獄卒對待他們的那樣。

 囚犯佔領監獄的過程中,蘇珊即使發病了,也只是把獄卒當作玩伴,互相按摩互相抓背。

 蘇珊的白人媽媽教她這個世界沒有顏色區別,她從小到大卻一再被白色的世界排除在外。

直到她開始理解什麼是種族?什麼是差異?進了獄中之後,她終究還是不能明白,為什麼明明是朋友的人一旦套上不同顏色的囚服就會變成敵人?

 「我將世界理性化,而世界以膚色偏見之名拒絕了我。」-法農

那些肉眼所無法指認出的邊界,讓她成了永遠的局外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