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Single episode

憤怒的源頭

這麼說好了,身心科的醫師無法幫你幹掉你的敵人,他只能試圖逼近你人生的命題,輕輕扭轉你對這個世界的詮釋。

我很容易對職場環境懷抱巨大的憤怒,但我無法確切分辨是環境的關係還是溫度的關係,是事情的關係還是人的關係,還是我自己的關係。

就算翻開兩年前,我再一次去掛號看身心科的文字記錄,當時醫生不斷提醒我:「你說了好幾次,不適合,到底你認為不適合的是什麼?」

關於「不適合」這三個字,過去的我總是盡可能地把不舒服的感受,投注在一個相對中性的詞。

直到後來我開始學會憤怒了,我常常在觀照自己的憤怒的形狀,畢竟它總是無法發射出去。

這麼說好了,
身心科的醫師無法幫你幹掉你的敵人,他只能試圖逼近你人生的命題,輕輕扭轉你對這個世界的詮釋。

有的時候你會覺得身心科醫生講的話跟中醫師很像,說你怎麼那麼愛生氣你到底在生什麼氣?

有的時候中醫師一邊幫你把脈一邊低沉,你總是不知道在急什麼,又不知道在害怕什麼,又氣又急,怕來不及。你知道很多事情明明不甘你的事可是你還是會生氣。你的肝膽堆積的全都是沒有發出去的怒氣。你拿出健保卡,揉揉眼睛,沒錯,這是中醫師沒錯。

我前一份工作,曾經在三家不同所在的中醫診所,中醫師都把出類似的脈,對我直搖頭說,脈象虛弱,氣血不足。我們只能一個一個治,不要想要一包藥就藥到病除。

但我還是撐過那個時侯。像是為了拿到一個認可,那種無形的認可,不知道是給別人看還是給自己看。
像是宿命一樣,我總是一再選擇,或是被選擇,那些職位,其實不適合我潛在人格設定的工作。


關於經期這件事
每當經期來臨的第一天,我整個人像是被抽乾一樣,全身的血液氣力,全部倒著流。
雖然我不是自然組,高中生物課也都在睡覺,說這種話看似沒有什麼根據,
我憑我的身體經驗,相信所有關於經前症候群的問題,全都是生理問題,而非狹隘的精神問題。
各種女性內分泌失控的狀況,影響我的血清素多巴胺之類的,讓我無法有清晰的思緒去應對。

沒有什麼盔甲裝備的我,在經期的第一天,更像是赤裸著去打仗一樣。

我像是裸著上身,在辦公室裏面跑來跑去,揣著最後一口氣,稀薄的意志,去做毫無抵抗的溝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