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fangner-im-Abend

外語系浪人,日暮下的囚徒。 也勉強算是個寫詩的 欢迎互fo交流! 📮:[email protected]

「诗」空白情书

经历了一个月的瓶颈期,这首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关于破碎的言语,遥不可及的爱人,和绝望多虑的表白人。

石膏塔顶,我用空乐谱

做成一根蜡烛引线

连上一个降雨的冬夜

它黑黑的火燃烧信纸面。


我的钢笔没有墨水。

黑火留给我一团灰屑,

她说那里有我失散的言语,

我仓皇跑去她手指之处,

失散言语沉进雨水坑

我舀上勺黑水喂我钢笔喝。


钢笔说黑水像是流血前

最后喝下的兑水毒汤

又腥又苦像我悲伤的血

它喝下,喝下这碗我

滚烫的失散言语浸泡的

又腥又苦像我血的汤


我拿起它,它中毒颤抖,

失散言语在它肚子里翻滚

我让它头靠在新抽出的信纸

它嘴角流出我言语的黑血

在纸上像塔顶的雕花般绽开

一朵黑轮廓心脏——那不是词。


词是什么,我忘了所有的词,

我的嘴和脑都不知道,

拿着钢笔的手也不知道。

我的手扔下中毒吐血的笔,

去从乐谱堆里找词典。

他们说那里头可以找回

我失散的、要送给她的言语。

已经找回很多,还会有更多,

找不到“最”,我无法罢休

无法回到搁纸笔的书桌。


信使冬风用我的困倦

给那张寄向她的空白信纸

做了密封。

我和堆叠的言语山峰

在流血旧言语里度过隆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