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fangner-im-Abend
Gefangner-im-Abend

關於我:揹著一袋子語詞的流浪人 互拍互fo! 邮箱:[email protected]

輓歌——紀念一位無名詩人

(edited)
一串真誠的韻腳,必定要經歷兩次死亡。

你把你的歌嗓

交給樹林的綠風笛和鳥

一點點破曉的光亮

就讓它們傾吐出

苦杏仁氣味的海浪。


裹睡袍匆匆離去的歌者

我見證你的這場死亡

是一首過期牧歌在此時空

向無聲的機器黑洞拼命沖撞;

我也見證你預知死亡,

像人們咬定無罪即是罪惡

你將你的未來圖景向人宣揚。


在我們這個地方,

人人多少掌握歌的韻腳

可大多只是謊言臂膀

他們不屑於用它們歌唱;

而一串真誠的韻腳

必定要經歷兩次死亡——

最初你還沒有呼喚理想

祂就拿出你深藏的心捧手上¹

你的第一次死亡是

愛將所有人眼前的你埋葬。

後來你與謊言韻腳嘶喊

讓我拿一瓶毒藥來給你潤嗓。

你的第二次死亡是

逃離肉身宿主永久被流放。


紡線和剪刀在你的手裏²

你的生命在紡線上走得驚惶

你預言死亡又尋求死亡

理想之愛給你的,你又

面向萬物將它們悉數轉讓。

沒有人知曉你所行出於使命

還是主動選擇,又或者

主動即是使命,更確切地講。

我們只見你最後切斷紡線——

它於我們過短,而於你過長。


注:

1.出自但丁《新生》(Vita Nuova)中詩人第一次夢見Beatrice的場景,愛神手裏捧著詩人的心,要懷抱裏的女郎吃下——

「這看似讓我歡愉:愛神手中

掌控著我的心,在臂彎裏

我的女郎睡著,嬌軀裹緊絲絨。

然後被愛神喚醒,強迫著餵食

我燃燒的心,她吃得順從又驚恐。

隨後愛神離去,而我見祂淚眼洶湧。」

(石繪/李海鵬譯)

2. 希臘神話中的三位命運女神(Moirai),克洛托,拉刻西斯和阿特羅波斯。紡線代表著生命,克洛托紡線,拉刻西斯衡量長度,阿特洛波斯剪斷紡線,決定死亡方式。神話有一種命運定數的意味,似乎對一個人來說,「天註定」是無法擺脫的。但這裏詩人親自扮演三個命運女神的角色,自己主宰著自己的命運,但與此同時結束似乎也是一個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