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 articlesIn total 3493 words

真的想要逃离了

Stelly

哪怕在消费娱乐性的内容行业,离严肃和政治最远的地方,也逃不过眼见的愈加强烈的严格审查,尤其是敏感方向中扎眼的港澳台、女权主义、性少数... 格格不入的话题,他们都在谈论着 买房、借钱、学区房、找对象、回家、等等等 每一个都不是我想参与的 希望给自己一年的时间,赶紧润吧;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过,或许会轻松一些

许知远的状态

Stelly

今年喜欢上单读和单读的创始人和几位主编,来到北京也参与了两场线下活动 有些向往单读做的事情,羡慕他们的工作状态和精神世界 尤其是许老师,他借助酒精,能够回归带一种本心、随性、真诚甚至任性的状态 他们在直播中,一边聊书,严肃或真诚地讨论文字,一边分享音乐,就是符合当下的,最心动的音乐分享 看他们的直播,真的会快乐一些

入职后越来越抑郁

Stelly

日渐丧失职场理想,难以融入的饭间话题,并不明晰的目标,难以界定的规则,并不认可的业务目标,自我评价低,些许玻璃心和同期同学比较 每日构成了我的职场抑郁 而在职场之外的生活,等待着我的是更大的政治性抑郁 抑郁就像烟雾,一点一点,侵蚀着我并不大的心理空间,也许就是北京朝阳区一个三千多...

清理业障

Stelly

没有什么完美的开始,都是一边解决问题一边前进

入职了

Stelly

一直觉得自己有些时候也许是敏感的,但不觉得自己是高敏感人士,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对于别人的感受挺迟钝的,而且心里总判断自己是有些凉薄,也许我只爱自己,并不care其他任何人 但这次入职,不知道怎么了, 一方面是正儿八经的职场,终于从实习生进化到自己曾经期盼的正式员工,拥有了曾经向往...

发一些疯

Stelly

炎亚纶好帅唱歌好好听!

关于权力

Stelly

本文来自葛旭《世界公民课》系列课程一点感想,详情见微信公众号《孤独的阅读者》

女权主义思考一则

Stelly

这篇是四月时我刚经历了女权主义启蒙之后的一则随笔

被迫的绑架

Stelly

一些简中人的剥夺别人权利的惯用套路 -孤立你,别人都不这样,为什么只有你这样 -集体主义绑架你,如果你这样,别人都这样,那会怎么样,要考虑集体的意义 -丧失主体性,总是说这个措施是上面定的,上面是谁,没人知道,ta 自己如何思考这个措施的 who care,who knows

平行游戏

Stelly

我们只是宇宙的实验品,所有的虚妄不过是一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