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lly

北漂互联网民工|润学实践者 🌍 世界公民|无家无国|向往自由

女权主义思考一则

这篇是四月时我刚经历了女权主义启蒙之后的一则随笔

世界上真的有平等而互相尊重的婚姻吗

我本来以为是有的,我渴望一个异性 soulmate,我本觉得是可能的

但当我真的去反思一下,周围稍微熟悉一点的男性,哪一个是没有物化女性,完全尊重的呢?似乎又找不到


我本来觉得似乎不应该把女性划分阵营,但是当我把女性主义相关的播客和书籍推荐给大学的某个曾经很要好的小团体的各位时,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了解,我蛮失望的;而后转变为对自己的失望,我觉得曾经的自己很可怜,觉得只有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们,曾经说是把他们视为家人的朋友,曾经希望那个群可以永远不冷下去,大家毕业后仍长期地保持联系,保持聚会

但是我最终自己选择了退群,并想对之前的那个自己说,你选家人的眼光还真是差


听了一期播客之后思考了很多东西,其实我觉得自身女性主义的觉醒也是蛮痛苦的事情,1是就像之前有一期说的,觉醒不是一下子的事情,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跟自己长期受荼毒而产生的厌女思想做斗争,像一场时间跨度长而艰难的战争,2是觉醒也会回想起之前经历的一些事情,发现自己曾经喜欢的人或事物,其实是狭隘而不值得的,自己身处的环境,也是如此恶心,是一种心在彼岸身不得不在此岸的痛苦,3是 我觉得自己的觉察力可能比较敏锐,之前可能也意识到了觉得一些事情或言论让我不舒服,但自己往往选择去刻意遗忘和忽视这些感受,自我营造一种假象,粉饰太平,现在慢慢知道了那时候的不舒服是什么原因,那种对自我血淋淋的剖析,也觉得很痛苦。但我还是愿意继续坚持女性主义,愿意继续抗争,最起码是跟自己厌女的部分抗争,因为女性主义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力量,让我能够清醒地活!

--另一个新的思考是 我曾经觉得女性不应该分割开,团结所有女性,并对那些选择不觉醒的女性很无奈

但是我又重新思考了一下,其实对我自身来说,也可能是因为接触的女性比较多带来的概率问题,女性对我造成的伤害比男性多多了,反而是男性,之前一位男性老板在我初入职场时给我很大的鼓励,说我是个独立思考的同学,关注我的职业成长

例如我之前的室友,A,简直是个没办法沟通的人,与她的沟通充满了被贬低,例如曾经的朋友B,我不知道我是多缺爱多缺脑子才会一次次跟她相处,她的身上带有一种上位者凝视,哪怕是包容也好,总是如此,并且会在别人面前放大我的短处来开玩笑,我因为她的外向依赖她,简直是毒药;例如C,即使是一个心理学学生,却如此冷漠,似乎永远要以一种可爱的形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永远带有天真可爱的保护下,以一个旁观者视角去看待任何事情;例如我的高中班主任D,那简直是噩梦的开始,一个偏爱男学生的老师,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

是的,为什么我还会认为女性都值得团结呢?我可能是之前脑子坏了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