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沪国难民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在村镇银行,12亿存款"无法提现”

记者/梁婷 实习记者/徐巧丽 陈锴跃 张灵霄

编辑/刘汨

 


事发后来到村镇银行排队取款的储户


涉及河南、安徽多家村镇银行的取款难问题已经持续了十几天。截至5月7日,在储户交流群中,有2900多人登记了各自的存款金额,合计已经超过12亿元。

 

储户们选择把动辄数十万的钱款存进村镇银行,是因为相信它们是“正规的”,利息还比其它银行“稍微高一点儿”。异样开始于4月18日,多家银行先后发布公告,称因系统升级维护,银行的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将暂停服务。一些储户急匆匆赶往当地,但同样无法完成提现。

 

此次涉事的村镇银行,多数都由许昌农商行控股,且在过去几年间,都曾因违规放贷被处罚过。同时,在取款难的问题出现后,一家名叫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财富集团”)的企业也浮出水面。据一份储户和接警人员的通话录音显示,新财富集团与涉事银行存在合作关系,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北青深一度从当地银行系统的一位内部人员处获悉,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新财富集团涉嫌非法集资,且金额巨大。目前银行关闭提现入口,是因为无法鉴别非法资金与合法资金,所以采取了应急措施。



储户们自发统计的存款金额

 


为了高出的0.75%利息



29岁的东北人陈之虹,前后在村镇银行存了420万。这里面包括他开食品店的全部收入、未婚妻的积蓄、预备结婚的彩礼、买房钱,还有父母在深圳开饭馆、跑出租车、当保姆30多年积攒的100万元养老钱。

 

陈之虹在2020年第一次了解到,村镇银行的存款利息比四大行的“稍微高一点儿”。在一个投资理财群里,他看到有人推荐了在河南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于是便通过第三方平台,在这家银行开设了II类账户卡,购买了不到10万的存款产品。

 

2021年1月,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通知发布后,相关平台下架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的存款产品。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分析,近年来,包括村镇银行在内的部分中小银行受限于机构网点较少、获客渠道狭窄,转向与网络平台合作,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存款业务。这种方式可能会出现“靠档计息”、“高息揽储”等不规范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银行负债成本。如果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跟不上,会影响发展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

 

一位前银行业内人士说,政策的要求是不能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没有说不可以通过其他形式。所以,几家村镇银行虽然从第三方平台下架,还是通过短信和电话的形式联系上了外地用户。

 

2021年3月,天津的一位女士收到了禹州新民生发来的短信,内含银行的小程序链接,她仔细查实,证明小程序确实也可以从该行的官方公众号跳转,于是将工作4年的积蓄43万元全部存入。陈之虹也接到过禹州新民生的客服电话,他同样被推荐通过小程序的方式,继续购买该行的存款产品。

 

2022年初,陈之虹结婚、买房事宜因为疫情搁置了。他想,这么一大笔钱闲着,不如“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存起来吃利息”。他在禹州新民生的app上看到“7天通知存款”利息为1.85%,比其他银行的同类产品高出了0.75%的利息。于是,他又先后分五六次,把父母和自己的全部积蓄都存进了这家银行,总计420万元。最后一次转账是2022年4月1日,半个月后,4月18日,他发现钱取不出来了。

 

身在北京的徐华也是在4月18日发现银行的小程序显示“正在维修”。他拨打了客服电话,客服告诉他,“没有您的账号,也没有您的钱,您去报警。”他慌了,虽然他对外称自己是自由职业者,但其实就是失业。他的几百万存款都来自于早年间房屋买卖的收益,之后,就靠着投资理财的分红和开滴滴之类的散活儿,维持着家庭基本开销。

 

4月18日12点,徐华的手机一度显示新民生村镇银行的app可以登录了,他想把钱取出来,但页面提示超出提现额度无法提现,他试着提现1元,同样也显示超出额度。

 

他们加入了储户交流群,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坏消息。原来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在内,河南省的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以及安徽省的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都无法提现。这五家银行中,除了开封新东方,其他四家村镇银行的第一大股东都是许昌农村商业银行。

 

北青深一度记者收到了一份储户自发统计的存款登记表,截至5月7日,有2900多人填写了存款信息。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通过银行官方的微信小程序和app以及第三方平台购买了存款产品。仅禹州新民生、上蔡惠民、柘城黄淮这三家村镇银行无法提现的存款总额就已经超过12亿元。

 

4月25日,许昌市政府就“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无法线上取款”问题在官网上回复称,近期有不法分子利用禹州市新民生村镇银行线上渠道进行诈骗。为有效阻断不法分子诈骗行为,银行正在升级优化线上渠道系统。目前,禹州市新民生村镇银行各营业网点均可正常办理业务,一切合法储蓄存款受法律保护。在回复中许昌市政府还提到,涉及其他问题的,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处理中。



APP上对村镇银行收益情况的说明

 


背后的新财富集团

 

存款无法提现后,陈之虹把事情告诉了未婚妻。未婚妻却不信,“银行能出什么事儿?”的确,当初他选择把钱存到银行就是为了规避风险。

 

多位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的储户都有类似的想法。杨丹是一名工商管理专业的毕业生,在理财的选择上,经历了“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之后,最终也把200多万家底交付于银行。

 

选择在村镇银行存款之前,杨丹觉得“已经非常谨慎了”。这几家银行的存款业务年化利率在4.1%到4.7%之间,接近大部分银行利率的两倍。为了安全,他分别给禹州新民生、上蔡惠民、柘城黄淮三家银行的客服都打过电话,核实确定有这样的业务后,才放心地将钱存入。

 

据工商信息显示,许昌农村商业银行在禹州新民生持股20.5%,在另外两家银行的持股均为51%。在同样无法线上取现的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许昌农村商业银行也是持股40%的第一大股东。

 

通过梳理公开信息,北青深一度记者发现,几家村镇银行在过去几年间因违规贷款都被处罚过。

 

禹州新民生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间曾分别因集中发放小额贷款、人为修饰监管指标、冒名贷款,同业存放超比例以及贷前调查严重不尽职等被许昌银监局行政处罚,罚款共计120万元。上蔡惠民在2019年12月也因贷款三查不尽职,违规发放贷款,被罚40万元。2016年成立的柘城黄淮,在2018年被商丘银监分局以贷款审查严重不尽职,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罚款25万元。

 

穿透层层股权后,深一度记者发现,上述三家村镇银行的部分持股人,都与河南新财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存在关联。据天眼查显示,新财富集团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1.16亿,2022年2月10日注销。今年2月,当地便有消息称新财富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有多家银行卷入。

 

在储户和110接警员的一段通话录音中,接警人员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初步发现相关银行和新财富集团合作,而后者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接警人员告诉储户,目前已处于立案侦查阶段,可以把资料寄给禹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

 

北青深一度记者拿到一张“4.15风险事件”现场处置组人员名单。名单显示,在几家村镇银行曝出无法提现三天前,河南省的有关部门就在禹州、上蔡、柘城以及开封的几家村镇银行设立了工作组,工作组成员包括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副书记、副主任、主任助理以及许昌农商行的党委副书记等。

 

深一度记者联系到其中一位现场协调负责人,他表示,基本已经确定新财富集团涉嫌违法犯罪,但至于怎么定性,还要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调查结果还要报送公安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

 

据财新传媒报道,新财富集团不仅控制了多家村镇银行,还控制了多家农商行,涉及多个省份。2021年时,新财富集团已经进入河南银保监局的视野,并要求新财富集团退出其持股的村镇银行和农商行。

 

深一度记者从当地银行系统的一位内部人员处获悉,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新财富集团涉嫌非法集资,其中还牵扯到一些个人储户。他表示,有些金额特别大,像几百万元这样的,“算是金额比较小的” 。

 

该内部人员还提到,除了非法集资外,此次事件还涉及网络诈骗。银行关闭提现入口,也是因为无法鉴别非法资金与合法资金,所以采取了应急措施。

 

对于部分储户收到“账户不存在”的回复,他解释,这是因为电子账户不是在柜台开的,柜台查不到,但是系统里是有保留的。他说,此次事件仅涉及外地存储客户,本地客户一直都是正常存取的。据他透露,公安机关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区分非法资金与合法资金,但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周期会比较长。对于什么时候能够提现,他也不确定。

 


陈之虹转入村镇银行的最后一笔存款



村镇银行的尴尬困境

 

回想起来,陈之虹觉得是“自己太贪心了”。他在开户之前看到过这家村镇银行有很多金融纠纷,但还是被高利息吸引。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解释,村镇银行由于品牌影响力弱,往往需要通过较高的利率来吸收存款,资金成本比较高。另一方面,村镇银行服务对象非常下沉,在实际经营中的信贷风险也相对更高。

 

面对层出不穷的坏消息,陈之虹决定实地去银行看看。4月19日清晨,天刚亮,陈之虹就从几百公里之外的地方来到了禹州新民生银行门口,这时已经有二三十个线下的储户等待着排号取钱。陈之虹说,当时的说法是先排号,等到4月30日可以提现,但到了第二天,线下的提现已经排到了5月10日,“可能是听到消息比较恐慌,很多本地的储户也来取钱了。”

 

更让陈之虹感到沮丧的是,对于他们这些线上存款的外地储户,仍然没有明确的可以取款的时间。一位工作人员解释,“新民生是区域性银行,按照道理是不允许经营禹州以外的存款贷款业务”。

 

针对这位员工的解释,董希淼告诉深一度记者,2021年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的确非常严厉,不仅将银行互联网定期存款业务严格限定于自营网络平台,也要求地方性银行开展互联网存款业务应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但目前只有一个例外,董希淼说,商业银行与非自营网络平台进行合作,通过开立Ⅱ类账户充值并不受此限制。

 

对于储户来说,这样的解释他们也不能接受。一位存了53万元的储户说,自己也曾在银行工作,他在线上开过的区域性银行账户有近20家,其中就包括在上述几家村镇银行的官方app、小程序开设的二类卡。这位储户说,业务既然存在,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就会觉得是合理的。

 

此次几家村镇银行无法提现背后,也暴露出村镇银行的发展困境。我国村镇银行建设的开端可以追溯到2007年3月,四川省成立了第一家村镇银行。

 

截至2021年12月,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村镇银行1651家,在银行法人机构数量上占比约35.8%。从2007到现在,发展十几年的村镇银行数量已经超过历史长达数十年的农商行。董希淼说,在未经深入调研和系统论证的情况下,短期内数量增长过快,偏离了农村金融市场实际需求。在政策鼓励下,部分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设立了一批村镇银行,但后续管理服务难以跟上。2017年、2018年,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分别将旗下的15家、27家村镇银行打包转让给了中国银行。

 

中国社科院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中国村镇银行发展报告》显示,只有80%的村镇银行是盈利的,另外有部分持平,还有200多家村镇银行是不盈利的。早在2019年,时任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的祝树民就曾指出,村镇银行在快速培育发展的同时,也存在少数机构偏离定位离农脱小、主发起行履职缺位、外部人控制等问题。

 

2021年1月,中国银保监会在《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到,村镇银行资本充足率15.7%,虽然总体具备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但是少数村镇银行近年来受各种因素影响,风险水平快速上升,相关问题较为突出。

 

此次河南、安徽几家村镇银行的提现难问题出现以后,4月30日,中国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高度关注河南等地个别村镇银行涉嫌违法,以及银行线上服务渠道关闭的问题,并称,已配合相关部门开展调查核实。该负责人同时也提到,凡依法合规办理的业务均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陈之虹还不敢和父母透露这件事,父亲早年检查出肝癌,原本计划今年动手术,但事情一天不解决,做手术的钱就没有着落,现在,他取出了套在股市的几万元维持家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漫山遍野的反诈骗

猖獗的柬埔寨诈骗地带!

诈骗大陆人是个好生意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