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吴谢宇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我的亲弟弟今年年初杀了我们的父亲。我弟弟今年17岁,被捕后,警方主动带去做精神鉴定,确诊精神分裂。

我觉得我可以从我的家庭悲剧出发,来讲一下我的理解。

我家是姐弟组合,我比我弟弟大10岁,属于重男轻女家庭。我家因为家庭条件在小城市还可以,我的吃穿是不愁的,生活费零花钱在学校还算偏上的水平,但是家庭的关注程度,父母的期望值,以及大额的经济支持等都是远远不及弟弟的。我在家里是被忽视的那一个,但也正因为这一点,我比起我弟,没有被家庭迫害逼迫的那么严重。

我爸爸控制欲很强,对学习成绩要求很高,对子女的方方面面都要管控,一不合意就是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我因为是个女孩,而且被忽视,所以我爸爸对我没有什么期待,就是经常说养大了嫁出去就行,所以我的要求没有我弟弟苛刻和全面。但是我弟弟就不一样,成绩要求极高,即使他很努力考上了我们那里很好的私立高中,但是仍然在校门口同学面前被骂不是第一。我弟弟的方方面面都要做到我爸要求的最好,否则就是语言辱骂和肢体暴力,一点也不顾及孩子的尊严。

我妈妈的重男轻女比起我爸更严重,对待我弟弟的控制欲也更加病态。我从小是被我妈妈忽视的,连我上几年级都不知道。我妈妈舍不得让我弟弟离开她的眼一步,一直到高中周末出门都非得跟着,我弟弟在我的帮助下争取到的住校,我妈妈每天都得去学校看。她同样不在意我弟弟的尊严和意见,只在意自己的儿子可控,还常说我弟上大学要去学校旁边租房子给做饭。

我父母控制欲极强,不能接受自己在乎的人有任何不和自己心意的言行。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人前就是热情大方邻里关系很好,人后对子女苛刻非打即骂。他们还极其在意自己的面子,把自己的面子放在所有的事情前面,我弟弟初中确诊双相,因为好面子不给看医生不给复诊不给持续吃药,就是觉得家里有个精神病丢脸。

我过年因为疫情没有回家,接收到父亲死讯后回家才知道原因,亲戚和邻居知道我爸妈作风的都对我弟表示同情。

我高考后以绝食和跳楼威胁,让班主任和亲戚帮忙,才得以到北京上985,原本我爸就想让我读离家最近的一个普通一本。我读大学后基本就过年回家待三五天,疫情让我松了一口气,我可以有正当理由过年也不回家了。

我读大学走时我弟7岁,我爸爸去世后我问了邻居和家里亲戚,才知道我弟弟过得日子过得有多痛苦。我弟因为吵架反锁自己房间的门,父亲就用刀把门劈坏,母亲在门上糊上一张挂历,理由不是孩子的隐私,而是家里来客人不好看。这一幕让人想起闪灵里杰克狰狞的脸,恐怖片的镜头竟是现实。

每次回父母家的一分一秒都是折磨,要想舒坦就得把自己当做一个提线木偶,可人之为人,就是有自己的思想,怎能承受得了这么多年的操纵。这样的父母是自私的,是自恋的,是虚伪的。我初高中时期的目标就是离开家,再也不回来,我曾经劝我弟,我说你经历的我都经历过,我大学之前也没有朋友,就是个木偶。我说你坚持,熬到高考结束,就可以像我一样,再也不回来了,可惜他没熬到这一天。

可能是母亲常说大学要跟着他一起,让他没有了希望;可能是父亲对他的期待和关注远远大于我的,而又达不到要求,被长期的语言和肢体暴力虐待;可能是他7岁时我离开家后父母两个人的控制欲都在他身上,没有喘息的空间和时间;可能是一个个朋友都被父母骂走,形单影只,所有的痛苦终究淹没了自己。

父母窒息的控制欲,苛刻的要求,全方位的关注,都是枷锁。人终究是追求自由的,只不过我弟弟还有吴谢宇,为了自由,需要冲破枷锁和牢笼太过于厚重,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烈。

听说我父亲的死讯,有一种匿名才敢说的解脱感。我不怪我的弟弟,投胎遇到这样的父母是他的苦难。我也理解他,我初高中有无数次想弑父弑母,但还有离开家的希望让我可以忍耐。

我什至对我弟有愧疚,因为他的出生,他作为一个男生的出生,我才有一线生机能熬到今天。

世间事,一饮一啄,皆是因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防止男孩女性化”:性别气质、有毒男性气质与国家

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