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卖鸡这件事,傻东、川老鼠、白完打起来了】德州扒鸡要上市了,一时间,沪市主板含“鸡”量陡增。加上此前已发布招股书的老乡鸡、紫燕百味鸡,未来一段时间,或有“三只鸡”登陆A股

硬盘集体来沪要饭啦~~~


德州扒鸡要上市了,一时间,沪市主板含“鸡”量陡增。

加上此前已发布招股书的老乡鸡、紫燕百味鸡,未来一段时间,或有“三只鸡”登陆A股。

7月5日,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在沪市主板IPO申请获得受理;7月7日,紫燕百味鸡所属的公司——上海紫燕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在沪市主板首发过会。此前,安徽的“老乡鸡”也在5月19日发布了招股书,拟在沪市主板上市。

有人说“没有一只鸡能活着离开德州”,如今恐怕没有一只鸡敢进上海,因为聚集了三家“做鸡”的上市公司。

其中,德州扒鸡历史最为悠久,源起于清康熙年间,是山东传统名吃、鲁菜经典,曾被誉为“天下第一鸡”。

紫燕百味鸡是川菜百味鸡的一种,最早也可以追溯到清光绪年间。紫燕百味鸡的第一代创始人钟春发夫妇是四川乐山人,1989年从乐山到江苏徐州打拼。

老乡鸡是诞生于安徽的一个中式快餐品牌,2012年正式起步,比前两者要年轻太多。老乡鸡也将鸡肉作为主打菜品,品牌创始人束从轩做餐饮之前,曾是安徽当地的养鸡大户。

在做鸡这件事上,山东人、四川人,甚至安徽人,终于要在资本市场上一较高下,见个真章。


三只鸡的启程

扒鸡作为一道名菜,在中国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所谓“扒”,即大火煮、小火焖,火候先武后文。这是一次意外造就的美味。

1692年,即康熙三十一年,有一烧鸡铺掌柜有急事外出,嘱咐小二压好火。哪知小二不一会儿就在灶前睡着了,一觉醒来一锅鸡早就煮过火了。无奈之下,掌柜只能把过了火的鸡拿来售卖。本以为注定失败,没想到客人评价意外得好。事后掌柜潜心研究,改进技艺,这便是德州扒鸡的原型。

起于清初,盛于民国。扒鸡的兴盛,多亏了铁路的铺设。

20世纪初,津浦铁路和石德铁路全线通车,德州成了当时华北地区重要的铁路枢纽。德州站是出京南下的必经之路,于是越来越多的扒鸡跟着旅人脚步,北上南下,成为“四大铁路鸡”之一。那个时候,一切火车食物都会在德州扒鸡面前黯然失色:吃火烧的、嗑瓜子的,没人能逃过油亮扒鸡对嗅觉和味蕾的刺激。

“30年前去北京出差,那时坐着回家有几元钱的津贴可以拿,所以一般都不舍得睡卧铺。唯独看见德州扒鸡,那是一定很大方地买,然后带回上海,全家当大餐的呀!”有食客这样回忆着。



和很多老字号一样,德州扒鸡的发展随着时代的车轮一起向前。如今,国营食品公司已经脱胎换骨,成为山东德州扒鸡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公司现任董事长崔贵海,出生于1963年,进入德州扒鸡公司工作之前,他曾在德州从政,历任商业局财务科科员、基建科科员、副科级审计师等职务。有媒体报道,2008年接手掌门职务时,崔贵海曾有上百个不愿意:“因为这个企业是个老企业,负担太重了。”


图为崔贵海


就在轰隆隆的绿皮车将德州扒鸡带往全国的同时,1989年,餐馆老板钟春发和妻子为了谋生,从四川乐山来到江苏徐州。

单纯将川味照搬过来肯定是不行的。正巧家乡有道名菜甜皮鸭,而徐州人爱吃鸭子,于是,这对夫妇决定将老手艺和徐州本地相融合,推出了“钟记油烫鸭”。四川人的确会吃又会做,夫妇二人从四川老家请来了卤菜师傅镇店。很快,“钟记油烫鸭”开遍徐州。

在地级市的生意如火如荼,如果能成功南下,打入省会,那该多好?

原为教师的钟怀军,即钟春发的儿子,接下了这个重担,徐氏店铺从此开始走出徐州。

江苏省省会南京,是个“没有一只鸭子能活着离开”的地方。外地人在这里拼卖鸭子,费力不讨好。于是,钟怀军改换策略,不再主力卖鸭,而是创立新品牌“紫燕”,推出了百味鸡、夫妻肺片等川式卤味。

2000年,“紫燕百味鸡”开始向全国市场辐射渗透,或沿江而上,或南北扩散。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更多的卤味品牌开始出现,如1993年创立的煌上煌,1995年的周黑鸭,以及2005年的绝味。卤味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

与德州扒鸡和紫燕百味鸡都有自己的招牌菜不同,5月19日发布招股书的老乡鸡属于中式快餐。品牌创始人束从轩20岁结束军旅生涯回到老家养鸡。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快餐行业,于是决心大转身。2003年,第一家“肥西老母鸡”中式快餐店在合肥舒城路正式开业,这正是老乡鸡的前身。

19年时间,老乡鸡从合肥开到整个安徽,又从安徽扩张至全国,累计开出超千家门店,营收超30亿元,是妥妥的中式连锁餐饮巨无霸。上市前,老乡鸡的估值达到了180亿。


扒鸡、夫妻肺片,一道菜撑起一片天

每一条枝蔓都会延伸出不同的结果。

在产品线、地域、规模等方面,德州扒鸡和紫燕百味鸡走出了不尽相同的路线。

细谈两家企业之前,先看一组数据。

2020年,中国卤制食品行业市场规模约为2500亿元到3100亿元。佐餐卤味的市场规模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2799.32亿元,2020至2025年五年间,复合增长率预计是11.4%。 



也就是说,两家企业是随着卤味市场大发展的脚步选择上市。

截至目前,德州扒鸡公司主要有三大产品线:扒鸡类、肉副食品类及超市类产品。

没有意外,扒鸡类产品撑着这家老字号的半壁江山。数据显示,2019年到2021年三年,扒鸡类产品的业务收入分别为4.58亿元、4.38亿元、4.78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7.22%、64.66%、66.79%。



根据招股书,本次IPO,德州扒鸡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资净额约为7.58亿元。其中,超过一半的资金计划用于苏州公司的食品加工项目,余下的则计划用于营销与品牌升级,以及速冻扒鸡的生产线建设。 

三项计划对应未来发展的三个重点:拓展市场、品牌运营和拓展预制菜。

2019至2021年三年,公司华东地区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均超八成,即收入很大程度集中在华东地区。下一步,对应苏州工厂建设,德州扒鸡希望进军南方及更广泛地区。崔贵海也曾表示,要将德州扒鸡从地方品牌转变为全国品牌。



除了更广泛的市场,努力焕发新生也是当下很多老字号发展的头等大事。没有企业能只靠“老”这个特点,一直活下去。因此,德州扒鸡未来希望借多品牌战略和渠道拓展来获取年轻客群。

“其实上市的品牌宣传作用大于实际融资的需求”“老字号过去做得太不足了,现在大家觉得老字号稍稍有一些创新就非常期待。其实大可不必,品牌和产品本身就需要进行迭代创新。”公司副董事长崔宸在2021年4月这样表示。

崔宸,掌门崔贵海的儿子。这是一位1989年出生的80后,2014到2017年间,他曾在澳大利亚做会计师。“作为传统企业,我们没有抓住第一波互联网红利,我们作为老字号品牌应该站在第一梯队上。”


图为崔宸


截至本次招股书签署日,崔宸直接持有公司股份2000万股,占总股本22.22%。崔宸与其父崔贵海、母陈晓静三人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另外,关于“速冻扒鸡生产线建设”,这是为助力企业继续开拓预制菜市场。德州扒鸡看到了我国预制菜飞速增长的市场规模,希望从中分得一杯羹。

和扒鸡相似,紫燕的产品线目前也是佐餐为主、休闲为辅。这与早前上市的卤味品牌绝味、煌上煌、周黑鸭不同,这三者主打的是休闲卤味。所谓“佐餐卤味”,在家庭餐桌、酒店、餐厅等场景食用,作为凉菜用于佐餐的卤制食品;而“休闲卤味”,即正餐之间、社交、体育活动等场景作为零食享用。 

在紫燕的货架上,人们更多买到的是散装鲜食。招股书显示,紫燕公司的产品主要分为鲜货和预包装产品。其中夫妻肺片,即鲜货主打菜,近三年贡献收入约占主营业务收入30%,即一道菜顶住了企业三分之一个“天”。



和德州扒鸡类似,紫燕食品的布局有很强的地域性。2019年到2021年,公司在华东地区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均超过70%。紫燕公司计划募资近8亿元(净额),用于仓储基地建设和品牌推广等。 

不同于老字号革新的困难,紫燕被人诟病最多的是股权结构。

招股书显示,公司85.98%的股份由钟怀军、邓惠玲、钟勤沁、戈吴超、钟勤川等5人持有。且细看来,钟怀军、邓惠玲为夫妻关系,钟勤川、钟勤沁是钟怀军的儿子和女儿,戈吴超是钟勤沁的配偶。家族中多人在公司担任要职。

有业内人士表示,家族企业容易存在实控人控制不当风险,在决策上容易受到掣肘,股份过于集中也会导致管理层没有话语权。 


一边交锋,一边皱眉

这次IPO申请之前,德州扒鸡其实已经开始培育新的品牌。 

海归崔宸领衔品牌更新。相比父亲的老成持重,他的思路更加活跃,也更容易与时代接轨。此前在他的主推下,德州扒鸡先后进入了罗永浩等电商主播们的直播间。

2019年8月,德州扒鸡推出子品牌“鲁小吉”,主打休闲即食卤味,其中包括扒小鸡、蜜汁鸡腿、虎皮凤爪等。第二年,鲁小吉系列产品销售额为2000万元,占当年度公司总销售额的3%。




有媒体报道,崔宸曾计划“鲁小吉”在三年间实现5亿元规模。年轻化策略是否成功,看来还需更长的时间检验。

作为老字号,德州扒鸡还在被另一个天生特点困扰着。

据时代财经报道,因自带地理标识,近年有关“德州扒鸡”商标侵权官司已有数十起。虽然多数纠纷案是以商标持有人德州扒鸡的胜诉而告终,但被侵权的风险依然存在。有企业为规避风险,以“德州大扒鸡”“德州秘制扒鸡”命名。专家表示,这可能干扰消费者对正品牌的认知,进而降低品牌价值。

一边在资本市场上交锋,一边同样都有困境要面对。和崔贵海崔宸父子一样,钟怀军无法舒展自己的眉头。

据报道,2020年3月及2020年9月,紫燕食品实控人钟怀军与多个投资人签定对赌协议,约定特定情形下投资人的股权回购权、反稀释补偿、随售权等特殊权利条款。 

按协议规定,公司若本次未能按规定时间完成发行上市,将会触发实际控制人的股权回购义务,这将对其股权结构的稳定产生影响。

如今走在街上,能看到各种大大小小的卤味店。德州扒鸡和紫燕百味鸡都在招股书中写道,卤味市场进入门槛较低。其中紫燕食品和另三家已上市的卤味品牌,加起来的份额也未达20%。新玩家如雨后春笋,如走高价路线的王小卤、主打热卤的盛香亭、以及卤味+小酒馆/火锅等全新形式。

站在交易所门口的两家企业,前有狼后有虎,放松不得。

在冲刺IPO的道路上,老乡鸡也波折不断。今年5月曾因“近3年累计1.6万员工未缴纳社保”而登上微博热搜榜,随后董事长束从轩亲自出面道歉,称没能做到给全员购买社保,感到非常羞愧和自责。


图为老乡鸡北京一门店

另据企查查显示,6月6日,老乡鸡(上海)餐饮有限公司凯旋路店因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生产食品,被长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6273元、罚款8万元。 

此次被罚并非孤例,其招股书中显示,2019年至2021年,老乡鸡在食品安全、卫生、环保、消防等方面受到相关部门处罚,共有21起处罚金额在2000元(含)以上的行政处罚。

作为一家餐饮品牌,频频因食品安全等问题被罚,不得不说是其上市路上的一大隐忧。

德州扒鸡、紫燕百味鸡、老乡鸡,谁会第一个在沪市主板挂牌,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没正式敲钟之前都存在变数。

若三只鸡都能如愿上市,那A股将迎来一幕“三鸡争锋”盛景。

大幕刚刚开启,好戏还在后头。

作者|潮戈 编辑|江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有些土盘是不是和洋盘结成了反沪联盟

钢笔样子西伐光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