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比求职难更糟的,是被招聘套路了

硬盘戆卵总爱cos成功人士:硬盘男:贷款买车,夜店高消; 硬盘女:买包,买奢侈品,高级场所高消; 硬盘网友:开书单,假装精神富足。爱炫爱比较爱嘲讽爱讥笑,更爱阴阳怪气

 


今年,找工作的难度系数增加了不少。


这不仅体现在的金三银四”招聘季似乎消失了,在知乎上以“2022 求职”为关键词检索,会跳出数百条问题与回答,其中的绝大多数,都在讲述着答主今年“春招”季找工作的坎坷。


伴随着众多企业一轮又一轮传来的裁员、缩编、撤并业务线的消息,是全球经济下行,就业环境严峻,本应人声鼎沸的就业市场变得萎靡不振。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5月16-24岁的青年失业率为18.4%,创下历史新高,更达到城镇总体5.9%失业率的3倍之多。


但其实,“找工作难”或者说“找不到工作”不会对求职者造成损失,反而是在一些愈发成为热门工作选项的行业中,潜伏着更大的“坑”。


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们的套路贷


中专毕业后,沈杰一直没有做过什么稳定的工作,因为疫情,去年被帮厨的餐馆炒了鱿鱼,在漫无目的地浏览同城招聘平台时,看到了一份外卖骑手招聘工作。


“不收任何押金、不拖欠工资、每月轻松收入7000、多劳多得、上不封顶”,在这样报酬优渥的广告词诱惑下,他投递了简历,并很快被通知去面试。


面试地点在一个繁华商圈的写字楼里面,也正因此,他对公司的第一印象是“感觉还挺正规的”,面试官只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漫不经心的说到,“你有电动车吗?公司不提供的,你需要买一辆或者租一辆。”


他们还承诺说,“送外卖是有交通补贴的,一个月五百多块钱,你租车或者买车这个钱就还上了,根本就不用花钱。”


沈杰一想也对,没有车也送不来外卖,但是随便买一台车要好几千吧,自己手头一时可能拿不出来,于是就在招聘公司的推荐下,被带去签下了一份租车合同,12期按月还款。


这样一份条例繁杂精细的合同,沈杰很难字斟句酌的看透,又得到了公司“租车随时可退”的信誓旦旦保证,就在公司的催促下草草签了字,很快提车,办好健康证,注册一系列账号,成为了一名众包配送骑手。


 


在这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沈杰发现自己入职时,公司承诺的所谓“每个月安排至少8000元工资的外卖订单量”远远不达标。


他询问了另一个被招聘进来的哥们,才知道对方已经跑了快3个月,每天风吹日晒,却还一分钱都没拿到。


慌了的沈杰直接找到公司,表示自己不干了,要辞职退车,招聘专员直接变了脸色,“你自己看看合同,这个租车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不能退租。”


 


在沈杰一番据理力争之后,招聘公司的人否认了当初的说辞,表示车是在车行租的,合同也是和沈杰个人和车行签的,想退车就去找车行协商吧。


然而车行却说,自己只负责把车交给沈杰,合同是沈杰和租车公司签的,租金也是要付给租车公司,不给的话就要上征信如何如何。


就这样,沈杰被招聘公司、车行与租车公司三方推诿踢皮球,他还发现,自己总计要付款6000多元的那台电动车,网上售价不过2000元。如今不仅工作没得做,还要每月偿还远超实际成本的租车贷。


沈杰的遭遇并非个例。


近两年,在中介鼓动、车行合作、平台借款等一系列花式操作的诱导下,应聘外卖骑手而不幸掉入这种套路贷陷阱的人不在少数。


比如去年7月,合肥市瑶海警方破获了一起“兼职送外卖却被人通过购买电动车套路钱财”的骗局,在4个月的时间里,仅合肥一地就有超过200人受骗,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 合肥警方破案返赃现场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相关套路贷的投诉也已密集出现,绝大多数投诉者都是为了应聘外卖骑手,却遭遇了被中介推荐进行贷款买车或租车的“套路”。


 


事实上,这一“套路贷”不只存在于外卖骑手行业,也被搬运到了网约车行业。


黑心中介成立汽车租赁公司,以超低成本、高收入为幌子招揽司机来租车营运,不仅在每辆车上收取高额的押金和月租金,还通过绑定冷门小众平台、设置陷阱条款等方式,以司机达不到每天平台流水下限的合同条款为由,强行收回车辆,吞掉押金后再将车辆租给其他司机循环牟利。


仅今年1月,上海警方就在历时2个月的集中打击行动中,摧毁了19个“套路租车”诈骗团伙,抓获涉案嫌疑人190多人,涉案金额超1500万元。


 


高薪应聘保安,只会倒贴培训费


有人会认为,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这些属于灵活用工,可能没保障,我进厂当个保安总没问题吧?


但在“进厂打工”这个被越来越多年轻人用以相互调侃的网络热词背后,同样潜伏着很多人都不了解的骗局。


去年7月,王开在某招聘网站上看到了一则北京高薪招聘保安的招聘启事,冲着上面“转正后月薪8000;有五险;包吃住;加班费按小时计算”等优渥条件,他联系到了对方。


对方很热情,不仅详细介绍了这份保安工作的优渥福利待遇,还在给出公司地位和招聘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后,承诺报销王开从河北进京面试的路费。


面试的过程也非常简单,在一通七拐八绕的说辞后,面试官把话题引到了“安保证”上。


王开当然是没有这个证的,面试官直言,公司合作的有培训基地,培训半个月就能拿到安保证,如果不想培训,公司有渠道,可以找人代考。


总之是方方面面都替他想到位了,只需要配合,就可以安心持证上岗,拿到这份高薪工作。


来都来了,既抱着侥幸心理,也不想白跑一趟,公司高管周总直接就把合同拍在了面前,怎么能就这么放弃?


半推半就中,王开签下了一份上岗实习合同,交了1500元的培训费,被一辆大巴车送到了北京郊区的实习基地,等待所谓的培训考核完成。

 


所谓实习基地,就是荒郊野岭的几座房子。实习工资,名义上也只有2000元,至于食宿条件,那更是苦不堪言。


王开说,“每天吃的不说馒头咸菜,那也差不了多少,豆芽白菜土豆带点油星,见不到几块肉。”

 


幸运的是,王开在实习一周后就因为始终按不下那股“不对劲”的感觉,连此前招聘公司承诺的“报销路费”也没要,匆忙跑路了。


不幸的是,不少和王开一起被送过去“实习”的兄弟头铁,坚持的时间越久,被坑的就越惨。


在后续的联系中,王开得知,15天就能拿到安保证?没戏。


有兄弟实习了2个月,再开始问起来,实习基地负责人会说,帮忙催过了,这件事也不好意思一直催吧;过段时间再问,就开始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眼看1个月过去了,说辞变成了“这件事不归我管,你还是得找周总”……

 


就这么推着推着,实习结束眼看遥遥无期,有人辞职,心想总要拿到实习工资,不能白干吧。


可无论实习基地,还是签约公司,对要工资的回复永远是出奇一致的搪塞——一切要按公司规定走,“公司规定工资要先发在职的再发离职的”、“公司统一发工资的时间是下个月XX号”。


在反复几次沟通后,对方干脆拉黑联系方式了事。

 


更有甚者,还会以“实习合同中约定了不做满一个月,要赔付公司违约金”为由,反过来再讹诈一笔。


在这个套路中,所谓的招聘公司其实就是黑中介,所谓的实习基地才是保安公司,中介把人骗过去,送到保安公司做廉价劳动力。


维权也远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来像王开这样的受骗者都不会是当地人,而是来自全国各地年轻人,王开说,和他同一批去“实习”的15个人里,年龄最大的也是95后,还有很多00后,他们本身就没经历过什么事,到了大城市人生地不熟,再被黑中介、黑公司一通吓唬,不少人只会默默吃下这个亏。


二来无论是实习期不缴五险,还是工资被扣押拖欠,这些看上去属于劳资纠纷的问题都不属于警察的管辖范围,而是要找劳动局仲裁。但这些黑中介可能连公司名字、营业执照都是造假,仲裁无从谈起。


真正有效的办法是去法院起诉,但雇佣律师的支出、等待法院审理的时间、出庭的时间物质成本等等加起来,早已远远超出了这一两个月、几千元工资的回报。

 


所以在这个套路下,每个受害者看似被骗的都不是大钱,这些黑中介、黑企业也像割韭菜一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一茬又一茬的年轻人前赴后继掉进了坑里。

 


王开说:“后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不止是工厂保安,还有陵园、水库、景区、机场、殡仪馆、太平间等等很多,打着高薪旗号招保安的,都是骗子。”


上船出海,零门槛工作背后的骗局


如果说像王开这样的人够机灵也算幸运,进厂被骗还有提桶跑路这么一条最后的退路,那么还有一类坑是受害者连退路都没有的——上船出海。


船员工资高是个公认的事实,但有不少招聘网站推送的“高薪招聘海员”都是骗局。


今年2月,上海警方破获了一起“海员招募”诈骗案,黑中介同样是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发布招聘海员信息。


在招聘启事中,月薪8000起、工作半月休息半月、不需要出海工作经验等优渥条件,成为了诱人上当的钩子。

 


与“高薪招聘保安”骗局相仿,求职者在联系后,会被所谓的劳务公司告知,船舶工作需要办理海员证。


而在缴纳了一笔2000元~8000元不等的办证费、保证金,并签订劳务合同之后,求职者会被送到沿海城市,在团伙成员的安排下,在渔船或码头从事搬运工等苦力工种。


一旦上了船,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受到任何不公平待遇都不难想象。


而上船之前,他们的手机就已经被没收,在海上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比如船上负责人说上船了就别想走,不干也得干,否则连饭都不给吃吗,甚至扬言想让他们在海上呆上半年一年都没问题。


其中一位受害者在船上呆了28天,瘦了15斤,在2天不到的时间里,后背就被晒脱皮,即使如此,他还经常被要求24小时不间断工作。


他把这28天形容为“像做噩梦一样”。

 


等上岸后,受害者被告知工资由“总公司”——其实就是招聘他们的黑中介结算,可等他们回到上海,所谓的“总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事实上,海员职业对从业人员具有相当高的职业素养要求,海员不仅需要强健的体魄、娴熟的专业技能,还要具备良好的专业素质、较强的环境适应能力。


据了解,海员的招收、录取工作等方面,国家相关部门有严格规定。仅办理海员证就无需向任何劳务中介缴纳办证费、保证金,犯了这一条就已经存在诈骗嫌疑。


写在最后


其实,大学毕业回家乡考公务员、事业编,或者留在大城市当白领,这些我们在网络上司空见惯的,却并非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


被上述种种套路坑骗的受害者还有很多。


之所以鲜少听到这些人的故事,是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文化水平不高,每天忙于生计,并不掌握社交网络的话语权。


根据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2020年,全国拥有高中以上学历的人口占比34%,初中及以下学历占比66%。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者达2亿,其中有约1300万名外卖骑手,已经占全国人口基数的近1%。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