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让我来好好的拷打一下蜀国人,欢迎大家来补充!

最终中国其实还是世袭皇权那一套罢了,只不过换了个幌子,古代也是允许寒门出贵子的,但是甭管寒门还是贵门,都严禁女人碰核心权力,放到今天也一样的。真正的爹权,人家就是宁可让寒门贵子碰一碰,也不会给女红二代的,只有男的才能当上真爹。连我个女屁民都看透了,你以为中国高女看不透这一套吗?林毛毛

Left-Contribution-54

蜀国人是真的不行,我自己就是成都市五城区的人,以下内容是生为蜀国人的一些反思:


现在在国外呆久了,回想起成都话口音是真的做作,特别是男的讲成都话让人感觉很娘娘腔。

整个成都没什么让人值得骄傲的。现在蜀国年轻男女整天玩些农逼说唱(特别是higher brother),乐队,穿着所谓的“名牌”,装成瓦房店特色LGBT并引以为豪。平均身高在全国末尾的成都蝈蝻嗯穿着肥大的aj在ifs排队买鞋已成为一大特色街景。前几个月争先恐后的打卡所谓刚刚建成的环城绿道,殊不知这里面转移了多少财政支出,违规侵占了多少农民的地。所谓的母亲河(府南河和锦江)就是两条臭水沟,夏天臭味尤其严重。酒吧夜店周围都是尿骚味。一天到晚标榜自己是新一线,政府带头在网上买热搜买排名吹嘘自己,极端热爱川A的蜀国人在网上输出,拳打杭州,脚踩武汉、重庆,结果根本拿不出像样的产业。蜀国人以麻辣为荣,认为用老油(潲水油)火锅才地道。几天不吃辣就跟蝈蝻犯了p瘾一样想吃辣。

成都平均月薪低,崩哥崩姐一天到晚不思进取,得过且过,好逸恶劳,企业级高仿烂大街。特别是老城区所谓的国企家庭。老城区人的自我感觉良好,根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看不起所谓的外地人(特别是川内的)。

成都人素质低劣。黄赌毒产业丰富,只要给够钱什么下三滥的事都做得出,西部索多玛。马路上随时都能看见狗屎,人的排泄物。

我再来讲讲成都吸血。成都自从你共建立后就开始吸血,大吃饱的时候成都人屁事没有,但整个四川却饿死了很多人。二共时期利用中央财政转移大修特修,从一环路,二环路修到现在六环路,学谁不好非得学北京摊大饼。四环路之外的车流量有多少你心里没有点逼数吗?地铁也是疯狂修建,客流量却相较于其他城市少,修这么多地铁线隔着打肿脸充胖子呢?再说说所谓的天府新区,充分发扬了成都人爱炒作的特点,全川的人都来炒房价,鬼不鬼城你心里清楚,你成都何德何能能吸这么多人来给你当韭菜?打开招聘软件一看全是销售客服,这些工作完美契合整个城市的炒作灵魂,未来可期!

总而言之,希望蜀国下一代少做一些蜀犬吠日的事,早日逃离道德盆地。

成都,一座崩哥崩姐来就是嗯耍的城市!

16 年出的国,那哈儿流行的还不是黑怕,还是摇滚乐和民谣从地下浮上来。草莓音乐节、芳草、万象城... 这些地头硬是有点气气儿就要按起切。

那哈儿年轻人流行的也不是耍啥子飞盘和歪露营(顺便吐槽下现在国内中产小资的所谓‘露营’,大多是找个草坝去 picnic 拍两张照,露的是个什么卵营),还是夜跑正兴的时候。那阵我参加了 RID 跑团,每周三就在兰桂坊那儿集合,抱到河边上刚好 5 公里跑一转,跑完了切吃碗蹄花儿喝碗冰粉儿。

那哈儿身边耍的好,对生活、社交、运动、共同兴趣积极的,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当然有绷处的也有耿直的。几年没回切了,可能现在转切朋友三四都没的话说了,他们现在流行的、吃的耍的、消遣的娱乐的,我都喊看不懂。这么子也好,在回忆最好的时候离开了,免得让尴尬再参杂进来。

可能是这五六年大环境是在变撇,也可能是五六年前二十四五的我的确有一段好时光,这哈儿个人回忆起成都,愉悦的情绪还是占多数。

在成都住了五年,一,成都人素质是真的低,上到50岁老汉,下到小学生,脏话不离口,男人们把粗俗当阳刚。 二,府南河和锦江是真的臭,尤其是府南河,学校里面的同学把府南河当成臭水沟的代名词。 三,成都青年人确实喜欢穿“潮牌”,很多学生的潮牌都是企业级盗版,但同时又最瞧不起穿盗版鞋的人。越穷的人虚荣心越强。 四,根据身边统计学,感觉成都的富二代多多少少都有军队里的关系,可能跟成都军区有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