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寻找儿子跳楼原因的八个月

中华文化代代相传,几千年一脉相承,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中华文化的跪族血统!你要反对你就不是中国人!中国人非常擅长文字游戏,他们可以想出一百种方法辱骂政府,但是如果叫他们像台湾人香港人一样上街抗议,他们宁可把自己的两条腿打断也不敢这样做。

采写/ 曹宇悦

编辑/ 石爱华



去年暑假,宽宽一家三口去了草原、沙漠和海边


“走吧,儿子,我们快点出发,去海鲜市场,看看有没有渔民刚打来的海鲜……”这是去年暑假,汪蓓蕾一家三口去日照旅游时拍下的一段对话。视频里,11岁的宽宽挽起裤管,站在浅浅的海里不肯上岸,还把海水和沙子撩向妈妈,画面之外,是汪蓓蕾开怀的笑声。


2022年7月,宽宽离开后的第一个暑假,汪蓓蕾把视频发在朋友圈悼念儿子。过去八个月,她和丈夫每一天都在搜寻证据,希望找到宽宽放学后直接跳楼自杀的原因。


几个月来,他们获得了事发当天及前十天的教室监控视频,并根据视频内容和其他家长的举报,多次向九江市教育局提供宽宽班主任邹某讥讽、歧视学生,收受贿赂的线索。今年六月底,在事件推进缓慢的情况下,他们实名举报,将获得的证据在多个网络平台公开,希望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追究邹某责任。


实名举报的视频让“11岁男孩跳楼自杀,留遗书指认班主任使用暴力”的事情重回大众视野。2022年7月10日,九江市教育局通报称邹某存在收受礼金等违反师德的问题。但针对宽宽之死,当地公安表示,尚未发现邹某违法犯罪事实。


对于这个结果,宽宽父母称将会“继续战斗”,通过刑事自诉方式去追责。在对整个事件进行推理复盘的过程中,汪蓓蕾和丈夫不得不反复谈起失去宽宽的那一天。



宽宽的遗书(翻拍扫描件)



宽宽的遗书


每次想起2021年11月9日这天,汪蓓蕾都“撕心裂肺”。那天是宽宽姥爷的生日,中午回家吃饭时宽宽很兴奋,说晚上要帮忙生火、穿羊肉串,让妈妈一定等他回来。但下午放学后,宽宽却留下遗书,从一幢楼的24层跳了下去,再也没能回家。


宽宽就读的双峰小学离家仅隔一条马路。那天,汪蓓蕾发现宽宽比平时晚5分钟还没回家,于是骑上了“小电驴”去学校接他。


在校门口,汪蓓蕾看到了宽宽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邹某,老师告诉她“宽宽可能要跳楼”。汪蓓蕾完全不相信,拜托老师回学校查一查监控,认为宽宽或许根本没有出校门。


汪蓓蕾很快想到,可以给120打电话查询出车记录,以此确认宽宽是否跳楼。当接线员告诉她,双峰小学对面有个小男孩跳楼时,她当场崩溃,“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她想尽快赶到事发小区(也是宽宽家所在小区)去确认,但她已经无法骑车,只能推着车穿过马路。


汪蓓蕾和丈夫张定杰相差两分钟赶到现场,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但都很安静。汪蓓蕾不敢走近去看,当她听到丈夫在远处喊出一声“我的天”时,她也在角落里崩溃大喊。


在事发后的最初三天里,宽宽全家沉浸在悲痛中,不仅无法处理任何事情,连饥饿都感觉不到。一手带大宽宽的姥姥、姥爷分别患有心绞痛和高血压,他们的健康状态也令汪蓓蕾担心,“生怕又要出大事”。


事发第三天的下午3点半,政法委、教育局、公安局和学校方面的人员与宽宽家属开了一场长达13小时的协调会,主要内容是对宽宽的死亡做出责任认定。开会前,汪蓓蕾只有一个模糊的感觉,认为孩子从学校放学后直接跳楼,肯定是在学校受到了什么刺激。在协调会上,他们第一次知道宽宽身上留有遗书,遗书上写着:“本人的死亡不与父母、家长、社会、国家有关,只和邹某有关,她使用暴力的手段。”


在这次协调会上,汪蓓蕾开始从悲痛中清醒过来,她意识到宽宽留下了很多“作业”,等着爸爸妈妈去完成。


协调会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几个小时后他们前往殡仪馆,为宽宽举办葬礼。此前几天他们没有对外说一句话,以至于在当地,有关宽宽的事谣言很多。在去葬礼的路上,汪蓓蕾把宽宽的遗书发到了朋友圈,“我们必须发声”。


在殡仪馆的水晶棺里,汪蓓蕾看到了她心爱的宝贝。事发后,汪蓓蕾一直不敢看宽宽,她难以想象可爱的儿子从24楼摔下来的样子。后来很多亲戚朋友告诉她,你的宽宽很漂亮,像个胖娃娃一样睡在那里,脸上甚至连一点擦伤都没有,汪蓓蕾这才鼓起勇气,去见了儿子最后一面。宽宽和大家描述的一样,透过水晶棺的弧度看过去,宽宽的嘴角好像在笑。


汪蓓蕾和张定杰在葬礼现场对宽宽承诺,一定要调查出宽宽死亡的原因。



在案发前十天的视频里,宽宽家属发现班主任邹某曾多次在课堂上用言语讥讽宽宽,也曾用书本敲打宽宽头部



“骗子、欠债大王、鬼”


在八个月的走访、调查和艰难取证的过程中,宽宽家属获得了事发当天及前十天的教室监控录像,这也是最关键的证据之一。


出事后,宽宽家属多次要求查看教室视频,但被告知,视频声音无法恢复,只有影像资料。直到11月17日,张定杰才亲自带着技术人员,将视频声音恢复。当听到班主任邹某对宽宽大声斥责,说宽宽是“骗子”、“欠债大王”时,张定杰愤怒得“简直想把电脑砸了”。


案发58天后,宽宽家属获准用两整天时间去观看10月26日至11月9日的教室监控录像。


除去周末和宽宽不在学校的时间,这段视频有效的天数共11天,有效时长约90小时。两天看完所有视频,时间非常紧张。


早上,派出所八点上班,他们怕堵车,总是提前一个小时到达。观看视频时,他们一天连续十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午饭和晚饭也在三五分钟内搞定。


宽宽年事已高的姥爷也来帮忙,中途看累了就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打个盹,然后让宽宽的爸爸顶上。两天里,汪蓓蕾除了去上厕所,没错过一分钟的视频内容,她要保证每一段视频都至少有两位家属观看,以防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他们在案发前十天的视频里发现,邹某多次把张宽叫到办公室,此外还有肢体接触、罚站、调换座位和多次批评。如11月2日上午9点40分的视频显示,邹某在检查了一位同学和张宽的作业后,先是用手推前者的头,后用书本挥向宽宽的头部说:“张宽,你原来不是很老实的人吗?现在变鬼了是吧。”


事发当天,邹某对张宽的批评也比之前家长了解到的3次更多。那天,邹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张宽:“张宽是欠债大王!小册小册不过关!试卷试卷不过关!作文作文还欠债!”、“我做梦都没想到宽宽是我们班的骗子,言而无信”。


从视频里还可以看到,邹老师还曾询问宽宽能否按时上交一张试卷,宽宽说次日上交,这时邹老师对宽宽说:“你明天肯定不会交!你明天又要请假不来了……明天不来叫你爸把作业送过来……别又忽悠我,说什么老师我不舒服。”


汪蓓蕾后来根据案发前十天的监控视频分析,那张试卷是邹某在11月7日中午发给留校学生,让大家修改并上交的,而张宽中午回家吃饭,他可能并不知道有那张试卷。


在批评另一位学生时,邹某的话锋也指向宽宽:“你要和张宽一样吗?你懂自尊自爱吗?言而无信的人最没有意思……没有信誉度的人,走到哪里都干不成事……你要和张宽一样是吧……他(张宽)总是躲,躲不过就请假,你准备学他是吧……这就是好鼓不用重锤,破鼓再锤都没有用!”


汪蓓蕾认为,邹某的这番话对一个孩子来说打击很大,直接否定了孩子的现在和未来。


邹某发现宽宽本子破了,再次批评宽宽:“看下你的本子,你是有多穷……要咬本子吃。”


看到这些内容时,汪蓓蕾忍不住哭,宽宽爸爸和姥爷经常愤怒、难过得看不下去,不得不到一边缓一会儿心绪再回来看,他们从未想到,孩子在班上会受到这样的“批评”。


后来在张宽的遗物中,他们发现了邹某口中那个“被张宽咬掉”的本子,仅仅是其中的一页纸破损了一个角。那页纸上,写着题目为《暖》的作文提纲,其中简略记录了三件令宽宽感到温暖的小事,都和妈妈有关。


在宽宽的遗物中,还有一只崭新的粉色毛绒小兔子挂件,汪蓓蕾从没见过。汪蓓蕾说,每次她过生日的时候,宽宽都会用自己的零花钱偷偷买礼物、给她惊喜。宽宽去世的第二天就是汪蓓蕾的生日,汪蓓蕾猜测,这只小兔子挂件,一定是宽宽给她准备的、还未送出的生日礼物。



宽宽的作业本上,有一篇题为《暖》的作文提纲,宽宽写下的几件小事儿都与妈妈有关



其他学生家长的举报


除了发现物证,八个月以来,张定杰和汪蓓蕾还陆续与多位学生家长取得了联系,也有邹某以前教过的学生通过视频平台主动找到他们,对方提供了邹某收受贿赂、讥讽歧视学生的更多线索。


第一个主动联系汪蓓蕾的学生家长是阳阳的爸爸。事发前,他们与阳阳爸爸并不相熟,对方之所以在事发后主动打来电话,与宽宽生前的一个小事有关。


宽宽家里养了狗、鱼、乌龟、仓鼠、小鸟,事发前几天,宽宽还在小区的花园捡到一只破了壳的蜗牛并把它带回家“养伤”。11月9日一早,宽宽发现小蜗牛口吐白沫,非常担心,他在网上查了资料,用温水泡着小蜗牛,还摘了一片小白菜叶给蜗牛吃,并把它安置在了一个透明的、有透气孔的小瓶子里带去了学校。


下午上课时,宽宽在班里写下了两封遗书,打算跳楼。在出学校之前,他还没忘记把蜗牛托付给同学阳阳,并一一交代了自己查到的注意事项。宽宽走后,阳阳把蜗牛带回了家。阳阳爸爸告诉汪蓓蕾:“我们教孩子给蜗牛换叶子,我和妻子在家哭了三天,太心疼宽宽这孩子了。关于邹某,我们也有话要说。”


阳阳爸爸向宽宽家人坦言,只有邹某停职,其他家长才敢说话。2021年12月,班上换了老师,家长们也逐渐透露了有关邹某的更多细节,主要涉及邹某“暴力对待学生”和“收受贿赂”两个方面。


有学生家长告诉汪蓓蕾,自己曾请邹某吃饭,并送过购物卡。有同学向汪蓓蕾证明,案发当天,邹某是捏着宽宽的脸让他站起来的。此外,还有一些同学对汪蓓蕾说,邹老师在学校会拿胶带贴学生的嘴,甚至用门挤学生。2021年11月22日,张宽班上有两名学生的家长联名签署了举报书,举报邹某有“暴力对待学生”的行为。


汪蓓蕾回忆,他们也曾安排过邹某全家出行。那是在2020年8月10日,邹某主动发微信联系宽宽家属,说看到庐山上酒店的房子很多都满了,自己想周五或周四上山,需要订两间房。第二天,邹某又发来一张房间照片,问他们“能不能帮忙订一下这个房间。”汪蓓蕾向北青深一度记者提供的发票显示,2020年8月14日,他们共交房费1600元,帮邹某安排了住宿。8月15、16日又分别向该民宿转账1000元和500元。


张定杰和汪蓓蕾将这些证据上交给相关部门。此外,他们还从其他家长处了解到,很多家长都有给邹某送卡、现金红包、托中间人送礼或在邹某住院时带着礼物看望的情况。


汪蓓蕾说,其实没有一个家长愿意主动把工资花在老师身上,但他们担心一旦自己的行为让邹老师不满意,老师会反过来为难孩子。比起向学校投诉老师,或者给孩子转学,答应老师明里暗里的要求是汪蓓蕾能想到的“解决问题”最快、最有效的方式。


就上述举报内容,深一度记者数次联系当事人邹某,均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宽宽的遗物中有一个小兔子挂件,汪蓓蕾猜测,那是儿子偷偷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



继续提起刑事自诉


6月28日之后,张定杰陆续在多个平台发布举报视频。视频中,张定杰手持身份证,要求调查邹某导致张宽非正常死亡一案,并追究邹某责任。张定杰说,走到实名举报这一步,实在是“万分无奈”,因为之前他向相关部门提出的“请求”,都没有得到令他满意的答复。


张定杰介绍,早在2021年12月初他们就向九江市濂溪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请求判定邹某犯侮辱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当月中旬,该案立案,但截至2022年6月,该案尚未开庭。


公安局方面,张宽家属于2022年4月20日向巡视组反映,请求九江市公安局濂溪区分局对“邹某导致张宽非正常死亡”事件启动立案侦查程序,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直到7月1日,在发布实名举报的视频三天后,张定杰收到了官方的书面文件回复,文件中说“邹某没有违法犯罪事实”。


视频发布之后,宽宽全家也等到了教育局的回复。7月10日教育局通报了对邹某的处理意见。通报指出邹某存在“违规收受服务对象红包礼金,接受服务对象宴请和接受庐山住宿安排等问题”、“多次对多名学生有讥讽、歧视行为等违反师德师风的问题”,给予邹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降低两个岗位等级处分和调离教学岗位处理。


对于邹某目前的处理结果,宽宽家属仍不能完全接受,他们认为,应该追究邹某致宽宽死亡的刑事责任,吊销邹某教师资格证,并让邹某公开致歉,“我们会继续为宽宽而战,也为有类似遭遇的孩子而战”。


张定杰录制实名举报视频时,他所在的地点是正在建设中的工作室,他们将工作室起名为“宽心青少年法律心理维权中心”。汪蓓蕾说,她早已获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并为很多青少年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今后,她打算和张定杰一起,无偿为青少年提供心理保护和法律维权。他们曾在宽宽遗体前承诺,要帮助这些孩子。


实名举报的视频发布后,有网友私信他们,问他们为什么之前不注意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汪蓓蕾解释,自己有心理方面的专业知识,每次在接宽宽回家的路上,她都会注意观察孩子的微表情,然后询问学校发生的事情、并开导宽宽。


汪蓓蕾记得宽宽曾经跟她说过,邹老师曾经在班上对一个女生说“你成绩这么差,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到对面小区找个高楼跳下去算了”。当时汪蓓蕾很震惊,她还给宽宽进行了心理疏导,告诉他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如果那个女孩子真的跳楼了,她的父母该有多难过。“没想到最后事情发生在我们自己孩子身上。”汪蓓蕾说。


汪蓓蕾还提到,宽宽曾经说要把老师在班上上课的样子录下来,拿回家给爸爸妈妈看。在宽宽的遗物中,的确有一个一立方厘米大小的摄像头,里面的视频有点模糊,但是能辨认出有课堂录像。汪蓓蕾表示,宽宽亲自录下的视频里,有部分可用的资料,他们会把它整理出来,在适当的时候通过“九江汪蓓蕾~宽儿最爱的妈妈”这个视频号将内容公开。


2022年的暑假已至,汪蓓蕾原本和宽宽约好,今年会带他去西藏看一看布达拉宫,如今却只能翻看旧照来悼念宽宽。


每次思念宽宽,汪蓓蕾就会闻一闻他的水杯,摸摸他的书包,翻翻他的课本。宽宽的书包是军绿色的,是去年暑假去延安玩时,宽宽自己选的。“从警察手里领回宽宽遗物那天,我们开着车,心情就像是去接一个旅游很久的孩子一样去接他的书包”,汪蓓蕾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語言暴力的傷害更甚於肢體暴力!

老師不只是老師

老师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