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废品的报复


文|费里尼


有篇所谓特稿,大家应该都看见了。《联合早报》发的,标题颇幽怨:上海解封后不见“报复性消费”拖累经济复苏步伐。


新东方的董老师在直播间讲:这锅你得背。我说:这锅我不背,上海人也不会背。报复性消费?谁这么贱呢?


暂且不说这个解封成色如何。昨天看数据上海4例阳,但3000万的城市,马不跑舞不跳没得堂食影院关张地铁公交正常运行核酸队伍依然要求间隔两米,如此诡异拧巴drama,自称寰宇第二绝无人出来争第一。


做坯上海人大概还是做坯,这个有惯性的,不那么容易踏急刹车,但是,伊拉已经成了废品。


本文的标题很有点vintage,来自一部匈牙利老电影,中国尤其是上海的40-70后应该都有印象。说的是一个制衣厂纽扣工艾迪,工作极其潦草,经常偷工减料草草在衣服上绕几针了事,被领导批评还是我行我素。有天去赴约,特意买了一套新衣服,结果和女朋友跳舞时,不争气的纽扣一颗颗崩落,艾迪为了裤子不落下来左支右拙上串下跳,拖累了整个舞会的品质。事后投诉,结果调查显示,为这套衣服钉钮扣的就是艾迪本人。


这是什么?废品的报复。


其实,废品归废品,在摆废方面,伊拉心总是不齐的。我不是城市管理者,他们应该比我更懂——上海搿只做坯,说贱也是蛮贱的,只要给点阳光必定灿烂。当然生存压力是巨大的,我不装外宾。你看我小区群里的虎妈团长们都已归队复工,有这样的猛士,上海复其荣光指日可待。而且看她们封控期间团购88元一只西瓜的劲头,报复性消费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作孽啊,白白准备了那么多“报复性子弹”却一发也使不出去。怪谁?举个例子,如果有一天规定上海男人只要掏出幺鸡就会被咔嚓一剪没,同时是不是可以说:上海男人不见“报复性交配”拖累城市人口繁衍步伐?


讲真,上海鲜格格有钞票不记仇神兜兜的人不要太多,只要宣布各消费门店即日开门迎客,你看能不能拉一波大阳线。哦对的,伊拉怕就怕“阳”。触心境了。


《联合早报》的标题,后半段陈述的的确是事实,但成因分析有误。本埠作为共和国多年来勤勤恳恳的长子兼伏弟魔,他的账单的确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天下无贼》里引用的那句古诗怎么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和绕到山丘背后发觉无人等候的踏空感是一样一样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Nancy Pelosi訪台前後|記一位中年粉紅的反應

小县城的中年粉红:在混吃等死中研究世界局势

老师我没能耐给你洗脑:致一位偏执的小粉红大学生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