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累鸡母鸡

文|费里尼


一个男人咯,因为和母鸡有关的事体,这几天去哪里了大家都母鸡。那件事,到底他鸡母鸡,我个人倾向于伊母鸡咯。看他那种人畜无害岁月静好的样子,大概率是真母鸡。他只是母鸡,很多时候的岁月静好只是别人觉得你不值得下套咯。


他现在鸡了。同时,原本很多母鸡的现在因此也鸡了。如果去哪里都母鸡算某种惩诫,但衍生出来的那许多的“鸡”算什么?副作用还是功德箱呢?


要问累鸡母鸡,我母鸡。


靠肉身一手或二手知道某些事情应该是荷马时代的特色。用国语+奥语+外语+沪语口口相传一件事更是。荷马故事讲到一半挂了,于是后边的事情大家都母鸡了。黑不提白不提一件事,于是大家后来母鸡了。人如何能拿衣服到这种地步?


我母鸡啊。


我至少鸡很多年前一个DJ是鸡的。那天他在电波中讲,今天我要放十首歌,分两段放咯。但伊分割的中线没有居中。他再也没出现在节目中。又过了很多年,我碰到他的前同事,也是一名DJ,和我讲:那年单位的奖金全部敲掉了,我当时很恨他,但现在觉得他是一个嘿若。


其实哪有什么嘿若。鸡一些事情并不怵让人鸡他鸡的鸡道分子,而已。已经很难得了,如果标准日益稀薄,没准还真成了嘿若。世上总不见大只佬,武大郎努力一下也能一唱雄鸡天下鸡咯。


明知道斗不过西门大官人,还勇敢地将炊饼当作匕首和投枪与之搏命的清河县蜜斯托武不是嘿若是咩 ?野史会永远记得他肩挑炊饼担子挡住西门狰狞身型的鸡血一幕。


如果这个片段被TVB编剧写进了水浒。多年后会有人因为叫卖武大郎纪念炊饼凭空消失无人鸡么?


要问累鸡母鸡,我母鸡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