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中国人一年吃约300万吨地沟油85%中国人每月都吃地沟油

“别人吃过的油,混着口水、细菌,再捞上来,人能吃得下去吗?”

火锅锅底是客人吃剩的“口水油”。

不到2年时间,小龙坎陕西一门店制造、销售地沟油超2吨


顾客用餐后,本该扔进垃圾桶的锅底,竟然被他们打捞出来,加工后制成地沟油,再重新卖给顾客。

门店老板被判有期徒刑2年4个月,罚款17万元。

小龙坎已做出紧急回应。


这不是小龙坎门店第一次曝出地沟油问题了。


2018年,小龙坎在吉林、哈尔滨、江西的3家门店,被曝后厨人员把残羹剩饭带回后厨。

从垃圾中分离出油,再重新搬回客人的餐桌。


有些火锅闻起来是香的,实际上,它们用的底油极有可能是这样的。


大铁桶变成炼油大灶,飞虫从油上飘过,底汤污浊不堪。

里面堆放着发霉、发臭、发黑的厨房垃圾,加上添加剂,在高温下就炼出了红油。

搬上客人餐桌的时候,以假乱真,它们就成了食用油的样子。

火锅行业也不止一次,曝出使用地沟油的丑闻。

2016年6月,温州大龙燚火锅,将火锅废弃油加工成地沟油,再卖给大龙燚火锅店。
2017年11月,贵州熊居林重庆老火锅店,废弃油脂再添加火锅汤料卖给顾客食用。
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四川古今天下火锅店,用废弃油脂熬制火锅底油。

作为消费者,尤其是火锅的爱好者,我和同事看到类似新闻止不住地愤怒,冒了一头冷汗。

而怒气散去,便是一阵阵作呕,无助感不由自主地蔓延开来。


不仅是小龙坎,也不仅是火锅行业,地沟油早已蔓延到食品行业的各个角落。

地沟油究竟有多脏?

网友亲戚在挖地沟油。

她身前是几个蓝色大桶,桶身已经发黑。


一个桶像粪池,几个白菜叶盖在上面。 一个桶里盛满红油,虫子在桶边爬,下面藏满了垃圾。

四面八方搜集来的厨房垃圾,就这样一车一车,被送到收集加工地沟油的工厂。


靠近锅的一面墙,发黑,沾满了油渍,地上有数不清的烟头。油锅生锈了,污水和油水完全混不清。


黑心老板却在这样不见天日的工厂里,生产着销往小饭馆和小餐馆的食用油。

这是2018年1月发生在郑州的一幕。


掀开井盖,臭气熏天,浑浊的黄色尿液和旧的下水道系统,装满了凝结的尿布、纸巾和油脂块。


两名男子谎称是市政人员通下水道,趴在某饭店门口的下水道旁,拿瓢挖地沟油,挖满了好几个油桶。

干一晚上,100元。

“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要犯恶心!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些由屠宰场的废弃物、腐烂的皮革、变质的动物内脏炼制成的地沟油最后竟能变成餐桌上的食品!”

一位民警忍不住呢喃。

这是昆明安宁市警方查获的地沟油生产黑作坊。


地上堆满了发霉甚至糜烂的动物内脏,苍蝇嗡嗡作响,在动物烂肉、地上,以及旁边的墙上飞来飞去。

窗帘挡不住飘进来的臭味,臭气逼退民警。


车间就像猪圈,又脏又乱。

近处的一只大锅里,黑油正咕噜咕噜地翻滚着,动物内脏放进去,就会加工炼制成“食用油”。



浑浊的油上,还漂浮着没清理干净的发霉物。

他们用成本区区几毛钱的腐烂动物内脏和劣质肉边角料做油,出厂价卖到7.3元/斤

主要卖给食品加工企业,用以制作饼干和火锅底料等。

而这个极度令人恶心的地沟油生产黑作坊,2个月销售额近50吨

成都某知名火锅连锁品牌,在两年内制售地沟油,涉案2吨。


据悉,涉案人员包括老板、采购员和厨师一共5人。

他们先是用水油分离器分离顾客吃剩的废弃油脂,

高温加热后,加入地沟油制作成红油,再将红油做成火锅锅底,卖给顾客。

针对这5个人,法院的判决结果是:

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到2年4个月不等,并处罚金2万到17万元。


要知道,2012年,北京对“非居民餐厨垃圾”征收的处理费是25元/吨;

2014年,上调到了100元/吨。

同样是“处理餐厨垃圾”,前者给餐馆100元,后者收餐馆100元。

显而易见,在这场“餐厨垃圾争夺战”中,“正规军”的成本相对较高。

而低成本的“游击队”,反而会是餐馆商家处理“垃圾”的第一选择。

“地沟油”的初级加工

那么,“游击队”收集的泔水去了哪里呢?

记者经过探访,发现这些泔水全都运往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

村子附近,大概有10家养猪户聚集。

整个面积有2个足球场那般大,外围还堆放各色垃圾,空气弥漫着浓浓的恶臭。

猪舍外有人在烧东西,记者走近一看,锅里熬着红黄相间的液体。

见有生人归来,对方马上挡住大锅。

“油什么价?”

“580块一桶,打电话收。”


在攀谈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一个信息。

对于小作坊来说,单纯“炼油”并不划算。

“你需要养一些猪或牛,炼出的油给人吃,剩下的渣给猪吃。

这样既赚了油钱,又省了饲料钱。”

一份原材料的支出,可以获得两份收益,果然“好头脑”。

另外,记者也在交谈的过程中得知:

炼制初级地沟油,基本没有技术门槛,而且只要你炼出来,就专门有人来收。

养猪是挣小钱,收油的才是赚大钱。


那么,炼制的初级地沟油,收购价是多少呢?

在当时的行情,一桶收购价为600元左右。

一个中等规模(80头)的养猪户,7天即可炼出一桶油。

按照一年来计算,收入可达3万元。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感到恐惧。

“商贩们”炼制的地沟油被人们吃到嘴里,这是第一大威胁;

将炼制剩下的油炸给猪牛吃,猪牛等肉类食品进到人们嘴里,又是一大威胁。

在地沟油的产业链下,我们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是多么不值钱?

“地沟油”的精炼以及售卖

地沟油经过“初级炼制”,又会被一个“中转站”收购。

据了解,按每桶油600元成本计算,“中转站”一年仅收购就要花费2000万。

之后,中转站又会把“地沟油”运送到河北的一个露天炼油区。

“这油能炒菜吗?”

“能,味香着呢。”

“倒进去的是不是饭店吃剩下的东西?”

“是。”


经过交谈,记者确定了炼油锅里的红黄油块是地沟油。

一个男子和记者交谈的过程,还透露了很多信息:

村东口好几家做这个的,一天40吨很轻松;

炼出来的油和水一样,很清,不然过不了要求;

他们自己不敢装瓶,都是卖给外面的大厂;

精炼后的地沟油,可以做日化,也可以做食用油……

精炼完成后,地沟油又会被专业油罐车运输,送达一个工厂里。

厂里生产出来的高熔点油品,会卖给一些食品企业。

而油品加工过程中的副产品,则会被内部加工成硬脂酸、皂隶、甘油等出售。

这就是地沟油从原始收购、倒卖到深加工的完整产业链。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过程,我觉得就是细思极恐。

作为一个消费者,或许我们从来没有想过:

自己丢弃的油脂,竟可以变废为“宝”。

我也没想到,地沟油背后的产业链养活了这么一大批人。

更令人害怕的是,我们无辜的普通人为此付出了危害健康的代价,却一无所知。

为什么他们敢于顶风作案?

为什么地沟油产业链屡禁不止?

我总结了几点原因如下:

高利润,让一些企业铤而走险

2012年,金华市公安部侦破了一起地沟油制贩事件。

据违法企业代表人称:

正规食用油的成本约为1.4万元/吨,每吨利润不足1000元;

而以劣质油脂生产“地沟油”,成本在7000多元/吨。

高达50%的暴利,就是一些企业铤而走险的原因。


根据警方介绍,在这些地沟油的利益链中,各个环节的利润都非常可观:

最底端的个体熬油户,卖出价5000多元/吨;

中间商收购后卖给企业,卖出价七八千每吨;

而企业经过加工卖出去的价格,1吨就已经过万了。

知情者曝内幕:三大帮派分割武汉地沟油市场

地沟油”在武汉到底有多严重?经记者连日调查,昨日与一位在汉从事16年地沟油收集和销售的梁新取得联系,他曝出了武汉“地沟油产业”内幕:500多名从业者、分8个区域运营,每个区的“老板”年赚一百多万。记者与他相约在街道口采访,见面时,梁新很谨慎,身材黑小的他操着一口安徽口音说,没办法,最近风声紧。为什么还做这行?望着窗外的大雨,他无奈地回答:“我也想过退出这一行,但我能做什么?一没文凭,二没技术。如果离开,生存都有问题,回农村干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年成不好,还得倒贴……”

“三帮派”掌控武汉地沟油市场

记者:你在这行做了16年,武汉大概有多少人做这行?地盘怎么分?

梁新:在这从事地沟油收集与销售的有500多人。主要来自三个地方,分别是安徽宿松县许岭镇、湖北黄梅县及江苏省宿迁市。我们大多以家乡为纽带,形成武汉地沟油三个帮派,其中安徽帮势力最大,占总人数一半。

这些人把武汉分成八个片区,安徽帮占据武昌与汉口,黄梅帮则是汉口与汉阳,江苏帮局限于汉阳。八个片区中,每个片区都有一至两名“老板”主持事务,负责与所在片区餐馆、酒店和食品厂联系,获取地沟油来源。大区还被他们分为若干小区,分别包给不同的小包头。

记者:是不是也会抢地盘?

梁新:肯定会抢,谁都希望自己的地盘越大越好,每月会打一两场架。根据行规,小包头每个月需向所在区大头头上交5000元左右的管理费和保护费。在“收油”过程中,遇到“外帮”,“老板”就会请社会上的闲杂人员来清理外来势力。

“一天最多可炼800吨食用油”

记者:酒店为什么愿意把地沟油给你们,武汉一天可炼多少?

梁新:地沟油的职业回收时间分别为上午6点至下午3点,晚8点至深夜11点。地沟油主要来自快餐店、酒店等知名快餐店、肯德基、麦当劳以及食品店。其中酒店和火锅店是大头。武汉三镇有规模不等的餐饮企业上万家,每天产出餐厨垃圾800-1000吨。每吨废油能够提取0.8吨食用油,一天最多就可炼800吨?

卖给我们时,有的酒店完全是当垃圾处理了,但也有酒店会收钱。

销路多为小餐馆火锅店

记者:这么多地沟油的销路在哪?

梁新:快餐店、街边中小餐馆、火锅店以及其他油炸摊点是主要销售对象。许多火锅店是连锁经营,涉及餐饮单位多,因此涉及消费人群特别广。特别是一些川味红油火锅用油量大、口味重,有的火锅店为节省成本,加重口味,甚至将“老油”反复使用。中小餐馆也是地沟油的重点客户。

其实我们之所以能大行其道,都是这些店老板渴望低成本,希望赚更多的钱,否则也没我们生存的市场。

记者:销售地沟油炼成的食用油价格是多少?

梁新:每天上午都会有人出去销售炼制出来的食用油,一般都是装在塑料桶或铁桶里,每桶容量在360斤左右,每桶的市场价为600元。你想想,1.7元一斤,与粮油店散装油相比,都是几倍的差距,谁不愿意买。再说我们现在炼制出来的食用油,一般人也看不出来。

“老板”们每年赚个一百多万,都不在话下;小包头们每年也能赚个二三十万。

市场上花生油掺有地沟油

记者:这些地沟油经炼制后都拿来做什么用?

梁新:有很多用处,食用油是第一。此外,地沟油还能做肥皂的原料,加工成肥皂用于人体和衣物清洁时,会对人体健康构成危害。

地沟油调些香精也能制成花生油,这种最为黑心了。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油标称纯正花生油,实际上是掺着廉价地沟油、大豆油、棕榈油的,这种劣质花生油有霉味、氧化味等刺鼻味。

记者:为什么你要跟我们说这些?

梁新:我干这行16年,地沟油确实害人。我一个老乡为省钱,他炒菜就用地沟油,因此患上肝硬化,22岁就去世。我家里用的油绝对是正宗品牌油或从老家带过来的作坊里榨的,平时绝不去小摊吃饭。

记者暗访

“收集车”连闯红灯逃脱

记者深夜跟踪被“甩”

地沟油多半由从业者从菜馆、下水道、垃圾箱收集好原料后炼制而成,作为链条上最基础的环节,这些工作是如何完成的?前日晚,记者根据市民线索,跟踪一辆“收集车”,全程记录“地沟油”原料收集过程。

十字路口停车“收油”

前晚9时30分,记者乘坐一辆白色本田车赶往青山区三弓路十字路口,在靠近苏杭食府一侧,一辆牌照为鄂AF2436的灰色面包车停靠在人行道上,尾门敞开,旁边放着两黑一白共三个大塑料桶。根据记者观察,该车内放着几个装满剩饭剩菜的黑桶,车外有三个空桶。6分钟后,一名平头男子出现,将空桶搬上面包车后,开车驶向红钢城方向,途经卓越大酒店、八大家,记者紧随其后。

9时41分,该车在红钢城好吃街一家名为“味味美”的小吃店前停靠,该男子下车戴上手套后,将小吃店门前一桶饭菜垃圾装进车内的黑桶内。9时46分该车离开好吃街驶进市政侧路后拐回和平大道,记者继续一路跟随。

专门收集餐馆剩饭菜

9时57分,记者跟随面包车行驶至建设一路华坤宾馆时,该车突然加速,记者紧跟。突然,该车直接闯红灯驶过十字路口。随后,该车在鸿锦酒店旁的十字路口再次闯过红灯。记者被迫停下,红灯过后,记者在靠近和平大世界家具城的大桥旁,再次追上该车。

10时10分,该车下桥后在滚滚车流中直接逆向左拐穿过人行斑马线,驶进左侧人行道。记者被迫继续前行,到前方允许左转的路口转向后,沿路慢慢搜寻该车。

10时16分,在和平大道联盟路路口深处一家名为“小四川酒店”的快餐店门口发现该车,该男子正将菜馆内的剩饭剩菜往车上的大桶内倒,另外还收集了附近四家饭馆的剩饭剩菜。10时22分,该车加速驶离联盟路。

和平大世界家具城旁的巷子是个热闹的夜市,主要经营烧烤,不少市民正在此消夜,该男子一直收到11时才开车离开。

11时10分,面包车再次突然加速,在奥山世纪城的路牌口闯红灯后,又在接下来两个路口闯了红灯。连闯三次红灯后,该车驶入工业路。记者驱车等交通灯转绿追至工业路上时,已经不见该车踪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中国蜜汁小汉堡🍔!中国人就要吃中国汉堡!

中國的歷史5:中國的形成

中國女孩只能被中國男孩保護!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