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开元妈宝丨费里尼故事新编

文|费里尼



今天讲一个唐代妈宝的故事。也可能这个妈宝面具之下,是一个没有肩胛的精致利己男人。故事很多年前就被唐人记载下来,不合逻辑之处,也只能读者自己思考了。


文言原文刊载于《玄怪录·卷二·崔书生》。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个书生,姓崔,住在东周逻谷口,平常欢喜种花种竹,房屋外面名花围绕。一到暮春,花草香气扑鼻,百步之外可闻。小崔每天早上起来洗刷刷之后,就坐了赏花。至于伊靠啥生活,作者没讲。


这天,小崔照牌头立了门口赏花,了么桑看到一个女人骑马从西边过来,身边还跟了不少青衣老少。女人样貌邪气漂亮,骑的马也挺刮。没等小崔细看,女的已经跑特了。


第二天,女的又来了。小崔多会轧苗头,晓得搿只女人昨天勿会得是偶然经过,今天老早准备好酒菜,铺好席子,摆了花间。小崔对了女人的团队讲:我平常欢喜花花草草,乃看到的侪是我种的,我发觉乃几趟从我门前经过,估计也蛮撒度了,所以斗胆准备了一点吃的么事,希望各位可以稍作休息。


女人不响,眼乌珠没抬。伊身后的青衣老阿姨对小崔讲:侬只管准备饭食,勿要担心阿拉屋里厢小姐勿来。


女人有点气,别转头和老阿姨讲:就侬闲话多。讲好,就跑特了。


第三天,小崔照旧准备吃的,算好女人差不多要来了,就出去迎接。女人真的来了。小崔笑嘻嘻再次邀请团队下马休息。上趟的老阿姨和女人讲:也的确撒度了,休息就休息伐。


大家就下马。


老阿姨寻到小崔讲:侬朋友谈了伐?老婆有伐?没我帮侬作媒哪能?


小崔哈开心,讲:我侪没额呀,十八只蹄髈侬勿要客气哦。


老阿姨讲:搿么搿桩事体就定了,过十五天就是良辰吉日,侬备好结婚酒席,小姐的阿姐生了点小毛病,阿拉去看看,顺便帮侬问问伊拉意见,婚期之前,肯定回转来。


过了几天,女人带了阿姐过来,大家就吃喜酒,大姨子也相当漂亮,同意阿妹嫁给小崔。


要讲妖也蛮妖的。小崔伊拉姆妈住了其他地方的旧房子里,居然勿晓得儿子结婚。小崔自己不去讲,让服侍姆妈的阿姨传话。


小崔姆妈差点厥倒,让小崔带新妇回去。见了面,新妇礼节周到,婆阿妈也挑不出啥刺。日子就搿能一天天过下去了。至于两个人日子靠啥过,小崔是不是软饭硬吃,原小说侪没讲。


了么桑一天,小崔觉得,姆妈哪能一记头老了介许多啦,就问姆妈。姆妈开始不响,几趟一问,就回小崔:我就侬一个儿子,自然希望侬活了长寿,但是姆妈觉得哦,侬讨的这个老婆,漂亮得不像人,比我看到过的任何女人侪好看。侬想过伐,侬何德何能可以讨迭能的老婆?姆妈邪气担心,伊是狐狸精之类的妖怪,侬图伊的利息,伊图侬的本金啊。


唐朝小说写到此地没写小崔的反应,场景马上跳到“崔生入室见女郎”,老婆听到婆阿妈的怀疑穷哭了,讲:本来想和侬过太平日子,乃姆妈搿能讲,再过下去就没啥味道了,明天我就跑。


小崔只赤佬,也跟了老婆一道哭。


第二天,女方娘家车队过来接女人回去。小崔跟了一道送,一送就跑进去逻谷三十里,看到山里厢修的房子比皇家宫殿还豪华。几百个穿青衣裳的人出来接小崔老婆,带头的搓小崔:哟,迭能没腔调的男人也来了啊。


小崔只好不响。迎接的队伍将老婆迎进去,只留下小崔。过了一歇,有人出来传大姨子的话:既然乃姆妈怀疑阿拉阿妹,搿桩事体也就结束了,我阿妹服侍了侬一段辰光,侬受点委屈也是应当的。拎小崔进去,大姨子乱骂伊。小崔不敢回嘴,只好认错。


骂了一歇,大姨子气消了,拉小崔一道吃饭。吃好,继续吃老酒,还让仆人奏乐跳舞,比当初小崔的婚礼还闹猛。白相好,大姨子对小崔老婆讲:伊好回去了,侬准备分手礼物了伐?


女人拿出一只白玉盒头送给小崔。小崔也留了纪念品,哭了一歇,就回去了。


走了几步路,小崔回头,啥也看不到了,只有山岗石头(搿只桥段我也是写得快要吐了)。


过了一腔,有个外国和尚上门化缘。小崔开门招待,和尚讲:侬有一件宝贝,我晓得的,给我看看好伐?小崔讲:瞎讲有啥讲,不存在的。和尚勿肯放过伊:不是一般人给你的,我从侬房子外头的气看出来的,气侬总归晓得的咯,就是chi。


小崔拿出白玉盒头。外国和尚看了讲:老卵的,我出一百万买。


钞票结清,和尚就要跑。小崔屏不牢问:搿女人到底是啥人?和尚讲:侬的老婆,现在是前妻了哦,是西王母的第三个女儿。可惜乃相处辰光太短,只要屏牢超过一年,全家都可以成仙。


后头据说小崔隔段辰光就要请自家吃几只耳光,勿晓得是后悔失去了仙女老婆还是仙界的事业编制。


费里尼曰:这是我看过的逻辑漏洞最多的一篇唐人笔记小说,整个故事里,小崔彻底沦为说故事者的“工具人”,而完全不具备成年人的思维能力,即便是妈宝,也不至于如此。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小崔只是仙界女子的“工具人”,西王母三女儿吃小崔卖相,于是不惜下嫁,双方的感情基础也就那样,一旦有波澜,小崔毫不珍惜,仙女也就顺势“卷精逃亡”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