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南京金盛百货大火,商户能否获保险理赔仍未知


▲2022年10月29日,南京,金盛百货火灾现场 图/人民视觉



一开始被疏散的商户都以为是一场小事故,很快就能解决,没承想金盛百货大火从10月29日上午烧到次日凌晨方才扑灭,有商户损失高达数千万元。




小市娱乐城开在南京市鼓楼区中央北路的金盛百货商场里,这是一家面向老年人开办的歌舞厅,风格老派。推开门就是舞厅,跳交谊舞的舞池在中央,周围摆着桌椅板凳,还有一个小舞台,谁想唱歌就站上去。


10月29日上午10点半,歌舞厅早场散场后,工作人员正打扫卫生,突然看到空气中漂浮着几缕淡淡的青烟,他们以为店里线路烧坏了,循着烟的方向找过去,才发现同在商场二楼的美食城已经烟雾缭绕。


同一时间,在商场二楼的一家餐饮店的老板魏东(化名)接到物业的疏散通知,他感觉火势不大,十几分钟应该就能扑灭,只带上手机就出来了。当他站到对面的马路上,金盛百货楼前已经拉上了封锁线,他没想到,他再也没能回到他的店铺。


金盛百货的这场火灾,从29日上午一直烧到30日凌晨,整栋百货大楼变成一片废墟。




▲2022年10月29日,南京金盛百货发生火灾,消防人员在现场灭火救援 图/人民视觉



▲消防队员用管道从附近的玄武湖抽水,保障消防用水供应 图/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聂阳欣


根据南京消防发布的消息,29日10时12分南京消防接到报警,立刻调集消防救援力量赶赴现场处置,第一时间疏散全部人员。但因着火建筑体量大、火场荷载大、内部结构复杂,晚上20时05分依然在全力堵截火势。直到30日凌晨6时44分,南京消防再次发布消息称,明火已扑灭,正在开展火场清理和过火建筑消险等工作,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




“什么都没了”


金盛百货所在的中央门地区是南京的交通枢纽,百货大楼前的中央门立交桥1986年建成,是华东地区第一座立交桥,对面已经关闭的中央门汽车站曾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汽车站,围绕汽车站形成了以服装家居为主的批发零售商圈。金盛百货大楼建于2008年,主楼共5层,营业面积约6万平方米,有近千个中小企业商户入驻。


很多商户从汽车站批发生意开始打拼,最后得以在商场里攒下一间店铺,这场火灾烧掉了不少商户毕生的积蓄。


塔丽服饰老板江同(化名)在派出所登记受灾情况时,估算店里所有的设备、货物加起来大概有七八千万元。再过两天,销售量占全年近一半的“双11”活动就要开始了,为此,他们准备了一千多种款式的服装,因为走薄利多销的路线,备货量非常大。


江同的店铺是商场四楼最大的一家,面积大概有4000平方米,大部分是仓库。七八年前,江同从父亲手里接过生意,在金盛百货租下铺面,开始从批发向电商转型。“双11”是他们全年最重要的活动,往往提前几个月就开始备货,然后在活动前一个月开始预热。熟悉活动规律的老顾客,在活动前很少会下单购物。


江同的店铺平时每个月能有几百万的流水,最近都在为“双11”蓄势待发。现在,“什么都没了。”江同苦笑。已经打包好将要发出的货物也付之一炬,江同一边忙着给顾客退款、道歉,一边联系天猫下架网店的所有商品。


29日上午接到疏散通知时,江同只闻到了烟味,不见火光,对方说,“没事,你们先下去一下就行。”江同甚至来不及拿钱包和其他随身物品。他站在楼外等着,也只看到了烟雾,他七十多岁的父亲着急地想着对策。然而大火在下午两点后越烧越猛,他们眼睁睁地看见四楼烧成通红一片,燃烧的纺织物像火球一样从楼上不断地掉下来。



▲为了扑灭火灾,交警封锁了中央北路路段,往来市民被抽水水管挡住,排队等候,依次下车推行  图/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聂阳欣



▲2022年10月29日,南京鼓楼区金盛百货中央门店发生火灾,南京消防于1012接到火警电话,至晚间,楼内仍有明火 图/人民视觉


江同很少有时间迷茫,电商的节奏快、压力大,他只有春节快递停运的那几天才会休息,其他时候每天工作到半夜,但他现在不知道之后该怎么办。工厂那边还欠着上千万元货款,往年是“双11”过完后再结,但货已经没了;明年春夏的衣服快要做出来了,得找地方先囤着,但仓库已经没了;四五十个员工还在岗位,还要给他们发工资,但生意已经没了。


最让他心里没有着落的一点是,金盛集团和商场物业到现在也没有任何通知。“当时进驻金盛签合同的时候,物业说他们是统一买保险,我们没有产权不能买,保险公司也这么说,百货大楼不同于仓库,不能凭借租赁合同购买保险。”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商场究竟有没有投保,赔偿方案怎么算。


《南方人物周刊》就此致电与商户签租约的振东商品城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但电话未能接通。






说法


疫情以来,金盛百货几次提高租金,一些商户陆续出走,江同因为仓库体量大没有搬。小市娱乐城的李阿姨则因为装修投入大,也没有搬,尽管她并不喜欢金盛集团。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实际控制金盛百货商场的金盛置业投资集团陷入多起借贷合同纠纷,多名董事和高管被列为失信人或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并有多次被法院冻结股权的记录。


李阿姨不清楚这些,她只是凭个人感受觉得金盛“只认钱,不认人”。李阿姨从39岁开歌舞厅,到现在已经68岁了,歌舞厅原本在其他地方,2019年才搬到金盛百货,搬入后不久就赶上了疫情暴发。“只要南京有疫情,我们就得关门,商场没有同情我们,去减免租金,反而涨房租。”






歌舞厅开业多年,有一批忠实顾客,他们在这里花20块钱能跳4个小时的交谊舞。即便如此,在今年的经济形势下,李阿姨称“每天都要贴2000块钱”,但她不想停业。29日下午,她站在马路对面往楼里看。为了从外喷射高压水枪,消防队员用挖掘机将商场外墙扒开一个口子。李阿姨从缺口处看到了歌舞厅的立柱和彩灯,她当时想,“虽然火烧得一塌糊涂,但柱子还好好的,火灭了以后能不能再开业呢?” 


魏东没有这么乐观,他在这次火灾中损失了一间餐饮店和一家通信用品店,预估损失约两三百万元。“烧都烧光了,就算之后能进去,还剩下什么呢?”



▲伴随风势,金盛百货大楼火灾的烟雾在南京城上空缭绕不断,在长江对岸的浦口区依然看得分明 图/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聂阳欣


很多商户去找金盛集团总部,魏东没有去,但他也想要一个说法,“没有人在商户群里讲一讲政策和投保情况,没有任何安抚,只有一个楼层管理员说,可能涉事的餐饮店录过口供了。”


魏东心里有一个疑问,在商户之间转发的一段视频中,他看到人们从消防栓里拉出水带,但没有放出水,只有一个人拎着小灭火器往起火点跑,“消防设施到位的话,这场火灾是不是早就灭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