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夏夜少年》、理想落空、精神防御、道德

有部韩漫《夏夜少年》,落单孤儿A偷西瓜遇到了得抑郁症返乡下的乙男,乙男收留了他,相依为命。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有一天,前孤儿院的员工丙女来找A,即使没有谁追究她的责任,她仍然想成为A的母亲(永久监护人)。原以为A会拒绝,没想到却跟着丙女离开了。A说:“为什么现在才来?我等了那么久!”

  即使后来,A长大了,与乙男相见欢,但还是让读者觉得遗憾。我心里希望A的首选是乙男。

  2、韩剧里常见的台词:“这是什么地方,你居然敢来?”以及“还真是不一样呢,如果是我,就不会对陌生人家直接说(要吃什么)”

  李碧华小说里,妄想驻颜的阔太身上散发出可怕的血腥味,跑堂的不敢问。国内现实小说里,女主初潮,作者描写男子闻到却形容不出,她很窘迫。

  明丽版是这样的,女生告诉男同学大发现:“经血是红色,过不久,变成褐色了。”还有个博主形容,月经杯里的血如葡萄酒色。

  低自尊、脏污、臭,高自尊、美丽艳丽、无味。自觉有罪,自觉劣等的生物,既敏感又勇敢、果断的生物。你想成为哪一种?

  洋漫里有句经典台词,形容一位女主“整天带着男人的秽物走来走去”,意思是说她是妓女,她的工作就是收集这些“秽物”和肉欲。有部小说,讲一对夫妇发展不同步,妻子职位不断晋升,丈夫失业已久,他常常幻想妻子被另一个追求她的男子精液所包围,而且她会觉得很好闻。

  鲁迅说,如果女人扭手扭脚地不配合男人,男人会觉得不方便,于是,男人发明了妓院,女人不光要陪睡还有一整套的服侍大爷的礼仪规矩,这是人干得出来的么?

  可是,大多数的男人对此都很受用。

  富人与穷人的区别,不光是外在的体面,还有精神防御。

  例如那个把月经看作葡萄酒的博主,就不太可能会因为性别而自卑。

  你不自卑,会让别人感到惊恐和不方便。

  不自卑的女人越多,男人越会觉得紧张。

  3、有个博客说中老年人容易被爱国心洗脑,这真是大误会。

  举个例子,有个羊村子,突然来了饿狼来野食,而且来一波又一波,直到现在羊村子都无法有绝对制胜的法宝来保护自己,他们哪能安之若素?

  与其说爱国,不如说是恨与怕,恨对方的不能沟通(语言不通),不讲理,怕对方的强大。也恨村子里和家里所遭受的损失,哀叹人命的丧失、战争残废的人、被强奸的人。

  什么时候这些事算是过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受害者是有权不原谅的。不管事情过去多久,他们有权把这件事铭记于心。

  与其说是洗脑,不如说是警戒未除。

  若要一个人解除对敌人的警戒,难道骂她榆木脑袋会管用么?

  曾发生过的事,很容易在旧伤未愈时再添新伤。

  有人说刘晓波是“敢言”的勇者,可是刘说中国需要殖民三百年,相当于羊把狼请到村子里,学习狼那一套,但狼不是带着圣经来上课发糖,而是先烧杀掠夺强奸以后,再摆出一副先生的样子,你觉得被烧杀掠夺强奸过的人会相信么。

  新冠事件初,许多亚裔只因为长得象华人就被路人打,或者带口罩的华人就被打(你戴口罩就等于自认从瘟疫地来),由川普前总统带头骂武汉肺炎,这叫人怎么想?

  难道说忽略一切负面新闻,就能实现中西融合么?认为中国需要殖民三百年的,想必认为自己适应力强,可以在新制度中出人头地,而那些不适应的人应该怎么办?

  最近加拿大发现那么多印第安儿童的尸体,可以说这些是白人试图教化土著而未能成功的铁证。

  当然,人们心里的潜台词是华人本就多,死几个不妨。但是这种心态,不能说是把人当人,而是象纳粹一样,把人当成工具了吧?

  与其要死一大批同胞才能塑造一个美丽新世界,不如让羊村子过自己的日子。就算再怎么折腾,也不会象狼之类优越生物一样,觉得劣等羊死不足惜吧?

  在优越生物的眼里,你的月经,肯定不是葡萄酒色的,你不需要问就能猜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