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未命名

鲁迅文:抗日的时候,有些学生或是年轻人听了一些演讲或是辩论后,就对革命产生了兴趣,领了些标语之类的拿回家。对他们来说,领了标语就算完了。没料到日本宪兵听到风声,到他们家里抄家,找到证据后就把他们关押起来了。

因为日本人是认真的,他们如果干革命是准备牺牲,所以日本宪兵以为中国人同样认真。鲁迅还说过,假使用日本政府那种扑灭日本国内革命种子的做法,中国的革命早就扼死于萌芽状态。而中国人(大部分)不过把这当游戏玩一玩罢了。临了呼天抢地,早知如此危险,他们就不玩了。 

中国人一旦成人,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有过童年,失去了童心。例如小时候含手指、出屁股的样子(照片)是绝不保留的。而鲁迅本人,虽然也有同样的幼稚照片,但并不以为耻,认为那是成长的一部分。他不会割裂自己的成长。

当时流行的一种照片,叫做“二我图”。就是把自己的两种情景叠加在同一张照片上。坐着的是老爷,得意尊贵,跪着的是奴才,谄媚卑屈。中国人以自己能在老爷和奴才间切换的才能为骄傲。而这张照片在心理学上,肯定是一种病态。你以自己的病为傲,是因为你觉得这种病态正好“适应你所存在的地方”。

鲁迅见三弟偷藏起风筝,他设法找到,并亲手在三弟面前扯碎,欣赏对方哭泣痛苦的样子。后来他受了教育后,意识到铸下大错,决意挽回。即使三弟不记得,也去买了风筝和三弟一起放了。两个中年男人放风筝很可笑吧?但这种不忘,才是做人的诚意和应有的补赎。

李敖也说过,童年的他,受到礼教影响,竟然禁止家里的男女佣人并桌而食,还不准他们身体靠近,一靠近就强行分开他们。他没有隐瞒这个黑历史,正因为他已经超越了“仪式感”和“他人观感”。

许多人都因为在千年流水席的排座顺序上前进一名而欢欣鼓舞,竭力加入上升的阶层而避免下滑,在烟火与爆竹声中是听不见别人呜咽的。他们认同了主流价值而杀死了心中的童真。一转身,就开始轻蔑起昨天的自己。“我现在是强者了,不再是弱者了。我只承认比我强的力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