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suhua

音乐迷

同志、女权

同性恋和直男可以成为朋友吗?可以。只要他不试图把直男拉入自己阵营。所谓拉入阵营,不是要把直男变弯,而是想让直男理解和同情自己的处境,并且帮助自己。

也就是,一个同性恋,不要强化自己的特殊之处,也是可以跟直男交友的。他应该强调他与直男的共同点,然后以直男与直男的方式相处。可以做到吗?可以的。只要他是一个心态平和,拥有各种快乐来源,健康的人,就能做到。也就是,只要他不受到歧视,不痛感觅偶,或是与恋人公开之难,与恋人同时被家庭与社会接受之难,他不会因为身为同性恋而无法幸福,不曾被目为怪胎,那么他就可以与直男以平静心态相处。也就是当个普通朋友。如果深交,必然想倾诉。但如果只倾诉普通人的幸福点和痛苦点,也不至于被厌恶排斥。但他如果经常遇到直男不会遇到的尴尬和为难,而他又不够坚强,不能一个人挺过去,他想要跟某个亲近的朋友诉说,就会出现问题了。

如果社会较包容,他可以随时排遣烦恼,他也可以象一个愉快的同性恋一样,不给人添麻烦,而且象吉祥物一样,作为一个略怪胎的人而存在,他的家庭、交友、恋爱、工作都正常的话,就不会积攒一大堆痛苦,只想找某个人诉说,最后因为“倾诉量和负面情绪”太大,反而把对方吓走了。

有次看某同事的婚纱照,大家啧啧称赞照得太美了,而我对“主体”存疑。光是从照片来看,觉得人物构图和人物动作、性格十分生硬,也就是说照片反映出的人际关系、人情呼应,非常不自然。这位女子在生活中与丈夫是一个平等关系,但在照片中,她对他是一种依附关系,这么说吧,象大人和小孩、人类和宠物,也许在某些人看来情侣就必须如此表现才正常,但我觉得“互怜”、“互宠”是可以的,一起变幼稚也可以,女性要踮起脚尖来扮演某个角色,或是蹲下身子放弃自己的份量、主张,以一种不舒服的姿态假装舒适地配合某人的“自恋”,倾斜地向他靠近,暗示我很服从很乐意如此,是一种恶趣味。

认为同性恋也应享有各种权利的社会,同性恋不需要突出自己,可以正常地解决各种问题,他就不会特别渴望友谊,不会成为普通直男的负担。当同性恋与直男的权利义务没什么区别,他就能以自然形态存在,快乐生活。女权者也一样,如果不存在特别痛苦,也不用大声疾呼,也能跟普通人和谐共处。也不会被叫做“AAA”,如果有少数人坚持叫她们“AAA”,只会被目为社会的破坏者,就象种族歧视一样,歧视女性成为一种耻辱,谁也不理会他们。

但在我国正好不是这样。

直男根本不想去理解和包容同性恋。他们拒绝同性恋进入生活圈。如果亲友圈子出现同性恋,就会将其视为病态(病理)或精神疾病,如不能治好,就算是一种“自甘堕落,祖宗脸上无光”。公司里出现同性恋,大家也会自动将其隔绝。也难免有人会出于好奇来挑衅,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同性恋,如果发生桃色纠纷,他们更加不见容于世,除非一技傍身,生存都成了难题。

女权者被视为婚姻和家庭的反叛者。虽然她们只是追求平权,但因为“平权婚姻平权家庭”在历史上从未实现过,或是只有极少数成功,世人认为“依附”更合理,更伟大崇高,那她们就成了“愚蠢的狂热分子”。除非她们放弃自己的主张,否则她们就是“危险可疑的女人”。即使她们因挫折而终于放弃女权主张,进入婚姻和新家,也会被怀疑“哪天又女权了”,始终被投以“我在监视你听不听话”的猜忌目光。

真正光鲜亮丽地宣称我是女权者,大家来追随我吧,是少数成功人士。既然是名人、成功者,拥有一定地位和份量,就算说自己是女权,大家也不会抓住“女权”二字不放,而是说:你好有个性。

同性恋和女权者应该互相帮助,因为有共同敌人或称为共同障碍,即使不扶持,至少不反对对方。可是被豆瓣同志曝光,男同很敌视女性。这算是宿命吗?弱者互斗都来不及,只有在共同被强者践踏时,才会有同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