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赤jio熊喵博客:掘井灌溉、东北的国营农场、交租院、诋毁

(附言:有句电影台词说,“这个世界,倒过来看就正常了”。豆瓣上曾推荐过一部热门电影,讲中国农场的,一个耍滑弄巧的干部当上了场长,而真正讲科技与公平公正的场长被逼走,得不到群众拥护,有人说,这是中国社会的真实缩影。现实中的中国农场是什么样的?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1、拉丁美洲切开的血管里记录的美洲xx 银行那堆美帝为首的金融机构对南美干的事(九出十三归,借支票还黄金,借款必须买它指定产品等等),春天中国也吃过

  2、掘井灌溉这段特别搞,wugong的公社为了对抗干旱建立了专门的掘井作业队伍专门打井,最后打了70多口,灌溉面积1000多亩,成功在干旱灾害下不靠天有充足的水灌溉。其他地方一看觉得nice,好,我也要掘井。于是wugong掘井队的劳模出去交流,和其他地方相互帮助。

  就这么好理解的一件事,硬被中特请来的美国专家切碎成了:打井这种事是无意义的苦役,没有用,是折磨人;打井的人是天真的傻逼工作狂被洗脑了;跑出去交流的打井经验的打井工作狂是不工作的投机分子;打井是国家支持的,让他们拥有了对抗旱灾的特权,在别人面对旱灾不能增产的时候,他们还在悠哉的灌溉增产,特权!

  3、退一万步说,中国工人上班时间讨论哲学,工厂免费提供夜校从外语到美术都教,工人不仅有权决定自己的物质待遇还有权捍卫政治权利的时候,农民有机会攀科技树搞机械化的时候,被你们这帮狗东西都拿什么话术污蔑?

  封建时代许多devil的起源就是农民起义领袖,而德国的封建主和他们的狗也把闵采尔叫做“叛逆妖精”,“可恶的托马斯”,再多的农民去荒野中哀悼他,也看起来没有流量,而农民其实并不买“叛逆妖精”那套说法的账,但是“叛逆妖精”说在德国封建统治下肯定是吼得比农民们响的,也是之前上海工人评曹的时候引用的那段“精神生产资料的占有”原理。

  4、(就是从小培养的意思韩丁真的很在意土地肥力和水土保持,农业的环保生产法…前面秸秆不能还田他就很痛心,不光是烧了本身污染环境,而是秸秆对土地有好处。这边提到大量化肥厂的建设,除了国家直接投入,许多农村大队和公社通过自己进行集体积累也修了自己的厂来升级生产。不过他还是花了很大的笔墨来详细讲更加环保和有机的实践,主要是机械化作业能把作物不要的部分直接一条龙还田。

  还提到long bow village使用煤灰肥田,作物增产翻倍,通过这个翻倍收益,再去升级自己村里的产业。“你们可以为了这个绞死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背叛自己的祖国,而且永远都不会背叛。只是我的祖国跟你们的不同。你们的祖国是地主贵族的,我的祖国是工人农民的!我深信,我的祖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工农大众的国家,而在我的这个祖国里,决不会有人说我是叛徒。”

  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这段话解释得很清楚。工农的祖国必定无产阶级专政,专各路剥削者的政,资产阶级的祖国也必定资产阶级专政,专受剥削的工农大众的政

  是真的不明白hinton明白的道理吗,不过是想通过制定和变换标准来垄断和窃取权力罢了。

  5、东北的国营农场也是从荒地开始。但是条件真好啊,hinton说那里的土好到你把一把土壤和水装在罐子里,封上拿起来摇,之后再看会发现水还是清澈的不会变浑,土壤还是黑土。这里没有土地肥沃问题,土壤没有碱性,没有日常洪水,也没有干旱的记录。当时零下40度,农场的大家没人在意,hinton说东北人是他见过的中国人当中most rugged and most vigorous

  那个ppls life m展示的完全是地主乡绅的日常生活,从大院子到家具到日用,hinton说,但是此外却一点也没有展示这样的生活是怎么维持的,没有任何内容展示这一点,没有展示土地所有制度,没有展示地租、利息、工钱、利润、阶级或阶级斗争。只有展示他们生活的精美文明,以这种东西代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明,以及land reform破坏了这种精美文明。hinton call back了一下前面的百万富翁爷爷和fairbank,他说上述这种展示乡绅精致文明生活,绝口不提其精致文明生活靠什么维持,并把交租院这种展示贫雇农被剥削、威慑、买卖、强奸等等情形的地方拆掉,而引导提示revolution毁了乡绅精致文明和中国文化的行为,把fairbank等人提出的已经死气沉沉的污蔑中国革命的风气又给复活了。

  6、hinton说到70年代,革命中国作为一个自立于世界之林并能对抗苏绣的存在,尽管遭受了欧米20多年的诋毁和丑化,但国家快速重建,工农业有大发展这些事实面前,外加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在欧米形象已经好了许多,至少好到了让fairbank在50年代提出的诋毁老一套已经没法作为什么重大打击革命中国的策略而被采用了。

  是中国的great reversal帮他们重新上马了这一策略

  (附注:按社交网络的说法,欧美国家以理性客观的态度在观望中国的发展,但是中国在变得富有以后,越来越专政极权,让他们感到格格不入,无法让中国融入他们的文明社会,果真如此吗?在中国改革之前,中国的文革和改革后的89年之变局,他们已经摇头不止了。但是他们真的有过接纳中国加入文明俱乐部的想法吗?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人?

  不要以为美国总统曾给予中国领袖最亲密的接待规格就算是当作自己人。)

备注:附言和附注为笔者所补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