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普京、美国右翼谁疯了、确保彼此摧毁、圣诞老人的奇迹

三月初,乌克兰核电站起火。原因是普京下令轰炸。

  另一边,极右翼美国人叫嚣小规模核战争,两周后,纽约时报鼓吹核战争。美国军队使用的核武器升级换代能让利益集团赚大钱。

  一切都似曾相识。新闻报导过,智能的杀伤敌人设备,仿佛神仙一样点到即止,但它们承诺的统统是谎言,所谓精确打击,会有无数平民误伤。所谓的只剥夺敌人反抗能力,实际上会间接、延迟地导致敌方死亡。

  以色列一个个地精确消灭巴勒斯坦抵抗派领导人的场景,让人想到的不是以色列的绝对安全,而是杀死巴勒斯坦人下一代人的精神与灵魂。你想到的不是死寂般的和平前景,而是冤魂的泣诉与祷告。“神啊,求你救救我,神啊,请怜悯我的孩子”

  古巴导弹危机的时候,敌对双方政府的政客均做强硬的表演。冲突过后,有记者回忆说:“双方的高层都在比赛谁更会犯错。”没有人想按下休止符。他们想通过“只有我能保卫国家,只有我能威慑住对方”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后来美国总统订下和平协议,犹有政客唠叨说“美国过于软弱,这下谁也不怕我们了”。但如果按那位政客的意见执行下去,半个地球都会毁灭,或者,即使不毁灭,也会凄惨地为美苏陪葬。

  有部洋片,一少年发现母亲的新恋人A可能是个神棍,他对女友说“我没有疯,但我想(制造假相)让A觉得我疯了(疯得想杀了他),那么他可能会离开我母亲。”

  当一个人手里没有筹码时,可能会采取装疯的办法。

  三国时诸葛亮的《空城计》也是同理。

  记得我曾经很讨厌这个故事,因为我觉得诸葛不过是侥幸吓走敌军,如果敌军去而复返,他不就完了。当时诸葛手中没有将与兵,他怎么就不会先准备好实力再迎战呢。

  现在才明白,战争不是体育赛事,不论你有没有将兵,也会被攻击(不会让你准备好,趁其不备最好,兵不厌诈),而且受到攻击后,没办法索赔。打仗的双方,不讲武德,只讲以本伤人。战争罪是胜者来定的。战争的罪与罚并不公平。一路通吃的霸主才不信什么冤魂索命。

  日本神话里的神可以一天内杀一千多人,的确是很多,但比起核武器,又不算什么了。但是日本神话里对应杀生的神,也有一天内制造一千条生命的神。核武器只管毁灭,不管制造生命。而且制造生命是为了被人家屠杀么?想必孩子的父母们会犹豫。科幻片里动不动末日废墟世界,如果身临其境,人类就会知道不好玩了。

  李敖的《审判美国》里提到,为了让美国政府同意向日本投下原子弹,右翼官员伪造了美国打日本的计划伤亡数字,原数字是20几万,将此数乘以四倍,使得原子弹计划具备了说服力。这一内幕,过几周后,才被美国政府调查出来,木已成舟,历史无法改写。凭着伪造资料闯关,促成军事决议,进一步,成为了美国二战中的“英雄事迹”。原本负面的事,成为理直气壮,“我们拯救了全人类,结束了二战”。

  二战史如何书写也大有问题,俄国的功绩(大概还有中国与其它国家)一再被欧美等国抹煞。流过血的人,竟然成为记忆中的轻烟。审判日本战犯时中国派去的法官,竟然成为了民族英雄,可见这审讯有多么避重就轻。正邪之辨对于身受其苦的难民是一目了然,而对于不相干的洋人来说“你们干嘛那么恨他们,不如一笑泯恩仇”。

  古龙小说里的反派,常常让手下送死,自己站在安全处观赏。

  处于绝对安全位置的人是谁?

  有人曾说,喜欢清史,因为能找到大量的资料,可以尽情研究,并将其再现。

  近代史,我们拥有大量的资料,但不等于我们就了解了一切。反而因为各人心中的偏私,更加混淆真相。举个例子,我小学时一位同学,如果能继承祖上的财产,就拥有一座县城,何必苦苦读书,一辈子钱够用,他还没叹气,周围同学就纷纷替他不值了。

  希罗多德说自己无法复原历史,因为只能采访到各方族群的描述,并不能替代原始真相,只能引用“他们说”,想要有客观结论,还要自己推理。

  所以,看新闻媒体不等于了解一切,看史料也并非全都可采信。不能径自认为圣诞老人偏爱你,就会真的给你送来你所求之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