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赤jio熊喵博客:血吸虫病是如何斩草除根的(对照新冠疫情中的问题)

1、寒春阳早那本书里讲牛结核病的再起就是春天后有人贩卖病牛

  2、可能有人已经被h港的数据给撑开了(意识上),觉得700万每天死个200多个很正常或者稍多一点,已经失去正常衡量严重程度的坐标了。h港那个死法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一个新冠死亡就已经是日均正常总死亡人数的两倍多了…

  3、新西兰总人口在500万左右,之前一直采取清零,曾经一例封国过(但想想总人口好像也不是很夸张)。之前放开之后口碑很好,说是优秀,新增很低,基本没死亡。看了一下,这一轮顶峰日增2万多,现在下来了点,日增1万多。死亡每天十来个吧。但是他们居住环境很密集吗?

  4、“十要”,来自1974年的上海市上海县华漕公社。(这里面有一个“要”很值得关注,就是对后遗症患者的照顾。同样也能看到当时处理问题依托集体经济,对于后遗症患者的工作生活的保障就来自于此。

  5、【#苏州48小时改造建成两所方舱医院# 总床位近3000张】记者27日从江苏省苏州市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指挥部获悉,该市48小时内改造建成两所方舱医院,床位分别为2128张和800张。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和江苏省有关要求,苏州市根据相关规范标准,于48小时内在昆山市和姑苏区改造建成两所方舱医院,截至27日中午,已完成专家现场评估和人员培训。

  (苏州方舱是为了分担上海的疫情压力)

  6、这种大队建小水电也是当时集体农业一大特点。不过我没具体系统研究过,不知道后来维护如何。因为很多水利灌溉工程是只有集体能维护的,春天一分地很多都没法维护了,还会有些被人拆材料回自己家,相当于被蓄意破坏,导致不仅是灌溉倒退,很多灾害又回来

  7、各自为政,乱挖,钉螺扩散,病人增多,农田不保收。没有计划,时抓时停,今天搞,明天不搞,这里搞,那里不搞。冬季送瘟神,夏季接瘟神。下游送瘟神,上游留瘟神。

  8、说到这个粮食生产的变化,其它也有好几个地区有提及。不过我觉得血防改善粮食生产应该只是一个方面,看alley写的那些记录,有些地方的粮食生产改善的时间点和这个时间点是差不多的,应该还有水利搞上去了搞集体化的部分,不过很多地方血防和水利以及集体化是一体的。比较体现血防的是征兵体检,很多地方原来是一个都过不了体检,血防搞上去了人健康了

  9、实际上这两本工作汇编恰恰是专业课不教的,比如马鞍型问题???如果从解放后开始搞消灭血吸虫算起,到这些工作汇报被编纂出来的1973-1974年,和血吸虫病的战斗是反反复复20多年。也是20多年严峻的革命路线斗争的反映

  10、不仅防疫有工分,甚至去住院治病都给工分。高默波在《高家村》中提到“为了鼓励病人治疗血吸虫病,住在医院的病人除了花钱买食物外,其他的一分钱不用花。甚至为了鼓励穷人参与治疗,每天待在医院治疗能够得到和下地干活一样的工分”。

  11、血防算经济账的一个例子。不说这种总收支,当时血防能做下去的一个大底子是大队兜底,这个大队有争论的一个原因就是去防疫的人也拿工资(然后生产队觉得没把人力用在生产上划不来,因为支出是差不多的,那我想要直接积累。但生产积累的前提是低疾病风险,所以需要血防)。现在疫情一大问题不就是大量劳动力没任何兜底吗,拆掉集体,把个体扔到所有风险中,不是这风险就是那风险,才形成了疫情和开工的夹板。这种上手就把自己从无产者里摘出来,管无产者叫“他们”,自己站在高于群众的启蒙者角度的东西

  12、一个很典型的当年的想问题的思路和操作。为了血防不能打湖草,那不能打湖草而产生的问题要解决。不是不能打湖草就结束了,上下游全部问题都要搞定的

  13、下去跑去调研,不懂的去问人家一线的,去了解情况去学习,想不出办法多问多拉群众开会。

  这篇看完竟然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大概是全篇非常详尽的一个个在解释和解决问题,并且汇报了解决到了什么地步。

  备注:现代人可能不知道血吸虫病曾是对农村人威胁极大的传染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