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香港反送中与占中,社会各界观点碰撞

以下为网搜

  一、普通人的视角

  1、即使这样我还是会觉得,无法站在勇武派这边,无法认同港独的观点。

  他们不断说没有给他们表达的机会,但是他们已经用行动「表达」了这么多次,还是让人感觉空洞。

  我甚至都能想象解放军用枪指着他们的一天:「放下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我是香港人的话,大概会是浅蓝阵营吧。

  香港的年轻人缺乏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他们标签化地解读所谓的「五毛」、「粉红」,也过于简化地看待这个政党和它所建立的这套体制。

  我甚至稍微能从对香港反修例历程的学习中理解我们当年六四的局面了。

  自下而上的改革诉求并非铁板一块,民意在传达的过程中被扭曲和误读,冲锋者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就在冲锋,温和派想要见好就收却再无刹车可能。当这辆列车足够庞大的时候它既撞碎别人也撞碎自己。过犹不及,过犹不及。

  2、每次和hk的亲戚对话,我就这个态度:说我们制度垃圾是吧,那你说说有什么好的替代方案?你的所谓替代方案的bug可以避开吗?别特么像某些程序员,天天更新、天天打补丁,要起码耐用五到十年才能算数。政治体系本身优劣比较毫无意义,执行效果才是重点。阿富汗也是民主,看看什么破样。阿拉伯之春之后中东民主如何了呀。

  一群人拿着西欧和北美当参考样本就是自我欺骗。西欧和北美要不是发了战争财,要不就是前殖民宗主国,吸多少人血来繁荣自身啊

  3、L君: 门小雷那张图是在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最危险我的家乡最惨最痛的时候发的,将心比心,高贵的自由派能不能拿出声讨Floyd挑战的博爱精神,认认真真承人这张图的性质,别转头来一句“她的政治立场我不支持但她画得好”。<br>ta的挑战内容你不支持但ta的姿势摆的好啊。<br>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和香港站在一起,因为香港不仅不想和我站在一起,还落井下石得非常开心。</p>是啊,为什么要和香港人站一起,人家不需要也不想要呀。

  [备注:L是指武汉被指为新冠首发地(并非首发地)时,洋人与内乱分子不遗余力地攻击、丑化武汉人、华人。 ]

  4、隔壁村拖拖拉拉做全民检测也罢了,林郑说好了自愿的。居然有医疗系统的人出来叫人不要去检测。那为啥叫人下个月开关,忘记了深圳那个案例是和隔壁村高度同源?隔壁村现在搞到我省一通感冒药都要实名登记购买,好怕哪天别省当我们疫区。隔壁村你控制一下自己的疫情会死吗?控制不了你至少认真检测,认真过吗?

  5、反对派真是好笑,当初政府注资国泰,他们说政府干预,变相收购,之后只安排观察员,不干预经营活动。现在国泰要裁员了,他们又说政府有注资,那就有责任干预。嗯,interest ing

  二、文人视角:

  1、香港之前的游行真的是为了自由、民主的“独立”吗?

  背后的原因是香港本地的年轻人没有机会,已经非常悬殊的贫富差距、阶级固化和年轻人面对的巨大的生活成本。是普通的大众vs精英的分歧,这是民粹主义。同时,因为政府没有处理这方面经验(可以看看我之前写六四的那篇文章,有讲到),政府的不智慧的做法导致香港形成了我族VS他族的认同,这是民族主义。

  当然抗议的大众没这个认知,作为香港的“后浪”们,他们要和全世界优秀的人才竞争,生活成本又特别高,受原生家庭限制这辈子也很难完成阶级跃升。没有别的办法,正巧有“送中”法案这事,尽管他们相对民主,可是后浪们唯一能做就是示威、游行,这种方式等同于对政府的punishment(学术名次,翻译成“惩罚”也算对)

  2、張炳良是少有不斷向港府諫言的人。過去一年他持續筆耕,勸說政府撤回《逃犯條例》[备注:印象中,原文好象说在反送中最高潮的时候,有些香港的中间派试图到北京去进言,以图缓和香港与大陆紧张的局势。一方面是想保护香港人,另一方面也是想跟大陆政府妥协]

  2012年美国挑起中日钓鱼岛之争,就是如此,结果两个国家在涉及主权的问题上不可能会让步,因为这就是民族矛盾、历史矛盾,因此最终愈演愈烈,明知道是美国挖的陷阱,但还是跳了下去,结果导致东亚自贸区、亚元成为泡影,而这原本是挑战美国和美元的

  3、@纽约北大飞

  前几届区议会建制赢下的时候没见爱国吠青抱怨hk选举不公平。hk区级选举地区算是fptp里面划得很好的,非要抱怨的话也就是每个区划得太细太小,区议员能做的事情有限。hk选举真正不公平的地方在立法会一级的功能界别、行政长官非直选而且权力过大(特首提案不需分组点票

  看到一种奇怪的言论说香港选举不公平,存在gerrymandering,至于根据?为何民主派总票数赢了57%,总议席竟然能赢85%多?实际上这和选区划分对谁有利毫无联系,原因在于香港区议会选举实行的是单议席小选区制(每个选区得票最多者当选),而不是比例代表制(按总得票比例分配议席)。如果是后者,则按定义,你得了百分之几的总票数,就分到百分之几的议席。但按小选区制,则是你的人在百分之几的选区中领先,就拿到百分之几的议席。

  假定票数分布相对平均,且每个小选区有两名主要候选人(泛民,建制),而泛民拿到总票数的57%,则泛民在各个小选区拿到的票数将均在57%上下浮动,也就是说,只有很少数的选区泛民的得票率会在50%以下。

  可以做一道简单的概率题。假定有1000个球,其中600个是白的,400个是黑的,将其随机混合后再平均分为10堆,每堆有100个球,请问,平均来讲,会有多少堆中,白球数量多于黑球?答案是不是六堆?

  所以小选区单票制是非常接近“胜者全得”的,这不是哪一方在进行gerrymandering,是数学规律决定的

  4、虽然说理论上外国人在非中国领土发表支持香港独立言论后来到香港有被捕可能性,但本质上肯定不是针对推特发几条键盘政治推文或者戴黄丝带(还戴吗)还是组织者和出资人吧

  5、大国都发声表示不满,比如加拿大暂停和香港的引渡协议。最羞辱中共的是英国,它提供持有海外国民护照的港民入籍途径,打算把在国安法下可能受害者当作难民。意思是什么呢?既然你的国家立法迫害你,且让我们来搭救你,来当英国人吧!

  三、民主派、洋法官的表演

  1、香港高院法官:警方执法不显示身份证件违反人权法

  2、十二位被囚港人當中有十幾歲的中學生,也有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陳淨心_香港 的博客里说过,在反送中行动中,民主派会故意把女人和小孩推到前面,制造意外事故,借以诬陷警察]

  网友:右派的惯有话术,把一切问题归结为公权力的问题。

  [备注:当初反送中时,长毛象社区天天喊着公权力]

  图为去年前一天在中大校园内收集到的催泪弹弹壳。警察单日使用:1567发催泪弹,1312发橡胶子弹,380发布袋弹,126发海绵弹。有关催泪弹的介绍:(端傳媒)超過16000枚催淚彈,給香港留下了什麼?

  [备注:嗯,他们怎么不说暴徒常被香港的洋法官当庭释放,引来民众一片嘘声。以及港警连防御自身的装备都不够,香港平民自发组织捐赠?]

  有435名普通示威者面临被起诉,有17位记者仍在狱中。

  3、這是2014年9月29日晚上金鐘、中環一帶。因為9.28傍晚港警當街對民眾施放催淚彈引發眾怒,大批香港人湧上街頭,包括長期居住在香港的南亞人也上街聲援,全港最大規模的 於焉展開。[陳淨心_香港 的博客里说过,他们夸大数据,其实最大规模行动中,参与的人不过上千。但继占中后,反送中行动中,人数的确有增。但增加并不大]

  4、这篇文章有提到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和处理数据的分析方法,详细提到了伤者年龄、性别和受伤的时间、地点、来源、程度和身体部位,还提到几个具体个案。上文是我根据文章和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写的概括性介绍,如有错漏,请指正。

  [我想起鲁迅一篇文章,当时一位文人A主张自己受到了敌人的伤害,到处诉冤,并拍了张裸照,但他伤口太小,估计会被日本人疑为色情照片]

  5、去年今日 11.12是香港中文大學戰況最激烈的一天,整間大學變成了烽火台,數以千計的催淚彈落入校園內,隔岸都能見到山頭燃起的黑煙。當晚的二號橋更加是硝煙四起,火光熊熊,甚至有國際生向領事館求助,校長趕來現場與警方談判未果,校長也中催淚彈。事到如今,校園已經恢復原貌,但回想夏鼎基運動場上那些燒焦了的跳高墊、被搬出路中心的龍門架,經歷過這場戰役的人再也回不去了。時隔一年,回想起這一幕幕,仍然很難過,因為隨後的幾天,就是他自己學校遭難的日子,「理大圍城」

  四、结局

  1、6月21日反修例運動期間,大量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主席林朗彥和前成員周庭,被控涉嫌於621當日包圍警察總部,涉及多項罪名,案件今日早上在香港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裁判官決定三人即時還押,押後至12月2日判刑。

  2、当初就和朋友说泛民会留下的,他们舍不得10万每个月的薪水,还有议员的号召力,建制也好,泛民也好,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都是想争取各自的支持者,公义什么都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