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蝗虫”与小强、香港民众的切身体验与愤怒、互称黑鬼的权利、《进击的巨人》与妖魔化

红楼梦里,林黛玉说刘姥姥是蝗虫,意思是刘相对贾府被伺候的一群人而言是异类。不过是言行上没有礼仪、书卷气罢了。但如果刘姥姥作为农妇还讲究气质、礼仪,也是无法生活的。如果讲气质,就不会到贾府打秋风,只能捱穷饿死。而且当时社会也不允许女人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及收入。

  香港人曾称大陆人为蝗虫,这的确是侮辱,但陳淨心_香港博客中说,这其实是民主派政客刻意营造的氛围。大陆客多买四包奶粉就被香港法官判罪,也是刻意制造两地的裂痕。香港新闻里也提过,买奶粉走私的其实以港人为主,为了赚零钱贴家用。经过占中与反送中以后,港人回头想,原来一切港人与内地的冲突,都是有人煽动出钱出力,扭曲法律规范,编排是非。

  当港台独派明星纷纷下架,天朝人称港人为一种虫子,并且询问艺人们政治立场时,单独来看,这些都涉嫌“居高临下”,家长作风。但称呼港独为虫子,要求港独台独艺人下架,原来是源自于香港民众的切身体验与愤怒。在占中、反送中期间,分裂派暴徒到处纵火、打人、盘问路人、妨碍商家营业、占领机场、放空公交车车胎瘫痪交通的行为,以及法官对暴徒轻判却对正直、无辜市民受害不顾,港人因占街者失业或害怕出门遇袭,这笔帐怎么算?种种郁卒,变作对乱港者的怨恨与诅咒。

  推源祸始,港人骂港独是虫子不过分。即使骂了也没有什么用,知道对方不会改变,而且也不会受到制裁,但骂骂可解气。

  港人要求港独台独艺人下架或是抵制港独台独企业也没错,自反送中以来,一切都到明面上来了,如果敌人的恶意并不想掩饰,正面迎击就是正当的做法。

  平时可以说求同存异,但已经受伤的人,向他的伤口上撒盐是不可原谅的,或者说既然受伤了,就必须要回击,否则敌人会得寸进尺。这是古人的明训。

  但是,港人可以称呼港独为虫子,不代表其它人可以这样说。

  正如黑人间可以互称黑鬼为戏,而白人不可以称呼黑人为黑鬼。

  我认为,港独或台独立场并非不可改变,正如人的性向也不是固定的。人与人会产生感情,爱情不过是感情中的一种,有些人强制别人“爱”他,或强制别人与他SEX,这比较可怕,也应该抵制(或予以法律上的惩罚)。若人们互不侵犯,彼此应该互相容忍。

  日本或韩国的创作者,如果有冒犯中国人的地方,也不应特别计较。因为全世界人都受到欧美媒体的蛊惑,特意批判部分中毒者,实无必要。真正要批判的是西方以东方为异类的政治立场。

  动漫《进击的巨人》中说,其它国家因为畏惧巨人国而团结起来,这种团结对他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团结即和平,和平有利经济发展),最后反过来,变成需要敌人一直邪恶下去。巨人国则因为几乎没有盟国,经济上山穷水尽。这也完全象是现实的镜子。

  如果没有共同敌人,那些国家会不会因为旧怨新仇而互相争斗呢?但巨人国的普通人只不过想安静地活下去而已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