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主动的人格、被动的人格、个体的感受与感情、孤独、“让政府管一管”

1、美国的骄傲游行(彩虹游行)中,有两个SM爱好者加入其中,两个男人互相鞭打,看得路边小孩子很头大。

  10几年前看到香港的同志游行,新闻里说得十分热闹。即使港片里看到刘青云演同志,也不会因此觉得“好棒”。

  几年前国内某个年年举办的盛大同志游行被迫取消。

  我不觉得SM的游戏在公众场合上演是有必要的。也不认为盛大的游行是一个好的宣传方式。游行目的是得到支持,如果你所做的并不能加强支持......很多人愿意看BL和百合,愿意通过购书或观影、网络平台讨论表示对同志的支持。

  2、河北唐山烧烤店女客被黑社会暴揍事件,有年轻人表示不获老人同情。嗯,她其实应该感谢老人们没当作大事,如果老人们都为此焦虑,他们的行动绝对出乎年轻人的意料。老人们遇到“哗众事件”的第一反应,就是“现代社会虽繁荣,却根本不安全。古人都是良民,今人都无法无天。”他们会利用自己在家里的权威,重建一个小型的封闭社会。或者他们加入邪教、买鬼神护符,大义凛然地祈求末日审判来临:“好人得救,坏人伏诛。”

  3、几年前,洋媒有一个对日本的批评,意思是日本与西方不同的地方,在于国民没有独立性。在遇到大的变迁、社会弊病的时候,日本人寄望于政府管一管,而不是自己组成一个民间组织,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执行自己的想法(欧美公民就会这样做)。西方公民对政府的效率、能力是不满意的(有待提升、应精益求精),所以会自己制定方案再推动政府按照民间组织的方案来做,或者配合民间来做。而且民间组织也会收到社会各界的热心捐款。

  我们一直以为日本已经达到西方的自动化程度,但原来人的惰性是不易变的,照猫画虎敷衍了事,好过自己去思考、解决问题并承担责任。

  社交平台上老说“华人喜欢独裁的暴君”,但是“麻烦事就让政府管一管,与我无关”,也是一回事。

  换言之,西方人有一种主动人格,而东方人有一种被动人格。

  当然这不是天生的。

  东方人并不是生来就被动,而是一生下来,就发现权力都被某些人占有,自己无从发挥,久而久之,习惯了不再自己发挥,连自己可以发挥什么也忘记了。等到平地一声雷,他们除了逃跑,又能拿出什么来解决问题?

  4、社会没有共识是很可怕的。年轻人的感受,老人不明白。年轻人的感情,是从感受出发的。老人愈加不明白。可是钱权都在老人手里。类似的,女人虽可苟安,钱权都在男人手里。如果问一下你的敌国是谁,答案也不会统一。敌国,未必是生造的敌人(为建立自我),而是对你抱有恶意的国家。美剧里就有,新兵只想避免冲突,却被恶军官当作自己权威的敌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