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世相:新冠(二)

一、英国新冠

  为脱欧这破事已经至少耗费了£44亿。

  如果这44亿用于医疗,何至于目前近半数的确诊患者只能自行隔离?撒切尔主义开启的劫贫济富4 0年,卡梅伦10年来进一步福利紧缩,原以为首先遭遇的是脱欧后的经 济 危 机考验,没想到还能更糟。关了学校,就需要一位监护人在家照顾未成年学生,如果家长没有条件在家办公,那么停工就没有生活费。

  英国每天检测量递减,确诊数仍然激增。 德国采用的类似韩国的广泛测试,英国相较而言可以说直接放弃了。

  德国医疗兜底能力甩开英国太远了:

  ICU床位:英国4000多;德国28000

  呼吸机: 英5000台;德25000台,即将追加10000台;

  年均医‘保支出:英140亿欧;德380亿欧;

  药品产能:英药品2/3依赖进口,又处在脱欧后各种新双边协议未谈妥的尴尬过渡期,难以确保采购与流通顺畅;德药品出口额居欧盟第一。英国是不穷,但是英国的NHS已经快穷死了。本来是英国社会里的最重要的福利机构,在保守党的执政下连续十几年的减少资金减少人员,加上脱欧和移民问题又走了一大批劳务人员,每年冬天一个流感就能把NHS 逼到瓶颈。

  除了军队工程兵能迅速建仓收治病人,现在的医疗资源完全不够,需要总统下令军队救治;

  黑色幽默的部分是:该硬核右翼脱欧大臣的父亲,当年是躲避纳粹,逃来英国的捷克裔难民

  首相约翰逊固然有重大责任,但他毕竟不是科学家,两位最资深的科学顾问(首席医学官Witty 和首席科学顾问Vallance)在早就握有中国疫情数据的情况下居然还做出了明显的错误判断和建议,可能是最应该引咎辞职的。

  比如英国脱欧与极右基本盘,至今觉得当”局前期应对没问题,如果有错,全部是外国之错,如果有批评,全部是自由派吹毛求疵

  如果说欧美国家少数族裔Covid-19死亡率远超白人是因为少数族裔平均而言处于社会阶层的下层,那英国至今所有病亡的医生都是移民(且为少数族裔)也是因为医生里也有阶层,因为在抗疫前线的少数族裔医生更多。

  二、而北叙利亚的难民营也开始了病毒传播,那里的人们多少天都洗不上一个澡,你忍心告诉他们,疫情防护手册里要求“勤洗手”吗?

  三、乔姆斯基讲媒体报道手段中的worthy victim(“值得一提的受害者”,对己方及ally地区发生的灾难报道,相对于意识形态对立地区同类事件的报道,篇幅更短

  如乔姆斯基所言:“新自由主义试图让我们将对公众做出决定的权力移交给不负责任的私人暴政”。

  四、@言花慵志

  华尔街的脑路。可以试着这样理解:一、被烧的都是实体商业零售,反正已经没救了;二、再库存和重建有利于经济复苏;最后但不是最不重要的:每损失一美元的资产,联储会再印两美元。

  五、之所以德国没有那么多的死亡人数,也是因为德国的社会问题并不如其他欧洲国家和美国那样严重,而德国的医疗系统相较美国、法国、英国或意大利也好得多。但即使在德国,Covid-19也暴露了社会差异,社会弱势群体在德国同样更早的死亡,无法负担汽车的穷人正挤入满载的公交、电车和地铁。

  五、自疫情开始以来,加拿大经举报的600多起反东亚种族主义事件中,有26%发生在多伦多。

  六、美国禁止N95口罩出口加拿大 安省省长:我们关系那么好,我无法接受

  七、香港特区政府免费向市民发放“铜芯抗疫口罩”,目前已有大约260万市民在网上登记申领。这款口罩清洗后可以重复使用60次,若更换滤芯后则可以久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