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海雯娜博客:对德国外长Baerbock视频采访发言(台海、新疆问题)的异议

以下网搜:

  一、7月22日

  今天德国外长Baerbock做了一个能让她蒙羞一生的视频采访。在这个采访中让我惊讶的不是她声称要中止德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而是她主张要通过联合国和国际法框架,防止中国入侵台湾。她声称我们不允许一个大国凭借自己的强大就可以吞并它的邻居。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一部国际法是能够管理一个国家的内战和统一的。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问题并不是主权国家之间的问题。这个世界上没有一部国际法或者任何国际组织能够决定中国人(包括大陆人和台湾人)想要以何种方式解决统一问题。这就是主权这个词的含义:主权意味着排除外人的管辖权威。大陆和台湾的统一恰恰是民主的体现,因为这是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这应该也是一个在双方各自政权的宪法下没有被明令禁止的方式(其实我不确定...)。

  我不会嘲笑她的个人政治观点,但是我真的忍不住想嘲笑她的学识和专业。德国外交部的外交顾问们没有教给过她台湾问题的本质吗?她的这种表态预示着两种可能: 1) 她明知台湾问题的本质,但是在借着任何可能的机会做政治宣传来为下一步同中国更深的对抗做社会动员; 2) 她根本不懂台湾问题的由来,也不接受外交部顾问们给她授课。

  但是,她是国际法专业毕业的。因此我觉得她这么说是基于前述的第一个理由: 就是故意的。

  她为什么要在德国同俄罗斯已经交恶的情况不断挑衅中国呢,主动为德国招惹更多的麻烦呢?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各位分享一下我对这类人士的心理观察。Baerbock这种人体现了一种在欧洲非常普遍的自由民主左派(liberal democratic)政客的思维方式。驱动他们发出一些言行和政策的,不是经济利益甚至不是选票,而是强烈的自我正义(self-righteousness)

  由于个人的缘故,我同德国绿党(Baerbock所在的政党)的很多人有私人联系。我对这些人的评价是: 他们不做对自己有利的事,他们只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

  在他们这个圈子内部存在一种近乎于邪教的正义观。他们对一些事情的对错看地非常绝对,并且不接受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存在灰色区域这种哲学。这些人对于个人利益有很强的免疫力(行贿对他们没用),因此他们完全可以接受苦行僧般的生活(就像他们经济部长说的一天洗澡只需要洗四个部位就行)。有些政策他们明知道(不得人心)会导致他们丢失选票,他们仍然非常乐于坚持并且以此为傲(这也导致了他们长期在野或者无法成为第一大党)。如果必须要找到一个参照对象的话,他们很像<权力的游戏>里面的大麻雀(high sparrow)。他们毫不畏惧强权,他们认为被打压是一种为了正义的殉道。

  所以当你们看德国在同俄罗斯的经济战中遭受了很多损失的时候,你们嘲笑德国的政客是傻瓜。但是他们觉得自己是反抗强权的英雄。可悲的是很多德国人也是这样的想法。因此在现在这个时候,愿意承受战争疼痛的德国民众其实是大多数。上述现象就是自我正义的结果。它与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绝缘(我发现中国和美国都非常实用主义),它不计后果。所以我对现在的德国现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们的教科书里是不教授政治理性主义和战略思维的。我跟很多德国人不同是因为我从小受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影响较多。我很早就知道自由民主是一种有局限性的政治观念,即便它是欧洲的主流思想。

  德国外长Baerbock这种人骨子里厌恶中国的。因为中国是威权的,是独裁的,是不自由的。这些就足以在她的价值观里宣判中国是一个恶劣国家。她不需要到中国去调查了解,因为她自己知道她不会修正自己的观点。恰恰相反,当事实越来越多地去表明她自己存在偏见的时候,她会越来越走向反华的极端。因为她这样正义的人有极高的自尊心,这种自尊心不允许让她在外人看来曾经犯过愚蠢的判断失误。所以这类政客顶多会在事实面前顾左右而言他,却很少正面承认自己的失误。这是一类能够将对世界的偏见带进坟墓里、并且对自己的顽固抱有荣誉感的政客。她也是在德国绿党内部通过很多的竞争达到这个位置上的。因此,她的一些思想其实反映了绿党内的普遍心理。而且在目前的情况下德国社会有点不理性,这种思潮存在有蔓延的趋势。

  我很难对德国的未来进行预测。因为我不知道德国社会对于疼痛的承受能力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俄罗斯那边的信息非常复杂,我无法判断真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德国目前的外交政策正在抽空德国半个世纪以来繁荣的基石: 先进制造业和人才。德国制造业的成本在提高,人才在欧元贬值的情况下更容易流向美国。我认为国家繁荣的优先级是所有政治议题中最高的。而政治,不应该有过多的道德层面的偏执在里面。因为纷争各方的当事人都认为自己是道德的,这会导致纷争的长期化无解。即便是要让自己的道德和价值观赢过对方,也应该是以繁荣为依托才能为这种争斗提供足够的弹药。但是德国政府现在的做法完全是像小孩子哭闹。我尤其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不能等到各方能源替代选项到位了之后再跟俄罗斯决裂? 如此缺乏策略性的政策,令人难以置信。

  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一部分政客心中的自我正义。或许正如伟大作家歌德所说的那样:

  Niemand ist hoffnungsloser versklavt als jene, die fälschlicherweise glauben, frei zu sein.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被奴役最深的那些人,是那些错误地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人)

  二、5月30日

  前天外交部长Baerbock的推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称新疆发生的事情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人权侵犯案例之一。什么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人权侵犯呢? 世界公认能称得上那种罪行的,应该是对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和种族灭绝。不论人们对新疆的管理有什么样的看法,一个我们公认的基本事实上新疆没有发生人员的死亡。迫害致死的人你一个也找不到。这怎么能归类到'最恶劣的人权侵犯'门类里。

  我无法理解外交部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冒犯中国群众能获得什么? 我身边就有很多中国民众讨厌德国政府对香港和新疆事务的评论。他们决定从此以后不再使用德国制造的商品。有的人变得甚至非常厌恶德国人民。这些结果都是源自于德国的外交表现。德国企业、工人和自二战以来建立的国家形象受到严重的伤害。

  先不论这种论点对于新疆的巨大抹黑,我认为她的这种措辞至少表明她对于德国历史上的犹太大屠杀和种族灭绝暴行缺乏严肃的态度,缺乏对受害者起码的尊敬。她把大屠杀摆在了一个可以与很多完全不能与之相比的议题上进行比较,其实是淡化了大屠杀的罪恶。这种情绪化的语言煽动让人觉得恶心。可喜的是,我在留言区看到不少德国人也十分反感她,对她报以嘲讽和蔑视

  请中国的朋友不要抵制德国在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像大众VW 和巴斯夫BASF这样在新疆有工厂和业务的德国企业。请听我耐心解释:

  如果让我总结过去几天德国媒体新疆报道的口径,他们的目的非常明显。逼迫大众和巴斯夫这样的企业撤出在中国的工厂和业务。就连总理朔尔茨在达沃斯论坛上都亲自谴责中国,要求德国企业在选择投资地的时候考虑人权状况,不能盲目只考虑经济利益。这次新疆新闻也让我确认了一件事。5月24日西方14家媒体同一时间发出对新疆的新指控。某一家媒体的一个记者亲自承认他是一个大团队中的一员。所以,该事件的新闻素材肯定早就已经在他们之中分享和传阅过了。如果不是隶属于同一组织或者机构,恐怕早就有新闻社提前发布出来吸引眼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