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川普、福音派(《旧约》)、《桔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李洪志

没想到,读《桔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会读出川普、福音派和李洪志(法轮功)的关联。

  自从川普上台,社交网络上频现福音派三个字,他们总是与伪善、蛊惑、骗钱脱不了关系。

  《圣经》分为新约与旧约,指神与人间的约定。福音派属于旧约派。两种约定截然不同。旧约的神是个暴烈,爱记恨的神。新约是个包容宽恕的神。《桔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的作者说,信奉那样一个难以打交道,难以讨好的神,难免会让信徒有所扭曲。这跟儒教的君臣父子信念有得一拼。如果愚忠愚孝也被视为美德,恶君与恶父就横行无忌了。更不用说女人如果愚忠于一个恶夫,要么助纣为虐,要么被利用欺负到惨不忍睹。

  名著《红字》里女主所处的社会环境也是以旧约信仰为主流。她因通奸怀孕而被勒令戴红字,在现代人看来,她应该带孩子一起离开那个折磨母女二人的环境,凭刺绣技能过好点的生活,她却偏偏要留下来茫然期待与恋人的未来(书中说她或许期待与那个背弃她的人偶然相遇。最后当恋人说受不了要离开此地时,她也对他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有人说李洪志已死。但不管怎么样,法轮功仍在打着他的旗帜。就算真的死了,也可硬说“那只是他化身之一”,精神长存之类。

  乙男博客说他母亲是李的信徒。

  1、当家里请客,她就会在做菜之余花一小时向客人传教。

  2、她如果断定某人善良,就会向此人传教。

  3、她认为生育不应该受到节制。

  4、反同性恋。

  5、在她“执行仪式”期间,任何人不能打断她与神或与新信徒的沟通。

  6、她不需要睡眠,因为有几个仪式是在正常人睡眠时间进行的。

  7、她总是用“魔鬼”形容她看不顺眼的人。

  再找下《桔子》中的对照物:

  1、她认为快乐意味着坏、错误、罪恶。或愚蠢至极。不快乐似乎与美德相连。我认为温特森太太害怕快乐。

  2、温特森太太唯一愿意应门的时候,是知道了摩门教徒会来访。那时她会等在门厅,在他们叩响门环之前猛地打开门,挥舞手里的圣经,警告说,他们将永堕地狱。

  3、经过殡仪馆和馅饼店——“他们共用一个炉子”。

  4、温特森太太的上帝是《旧约》中的上帝,他要求“儿女”绝对的爱,却满不在乎地淹死他们(挪亚方舟),试图杀掉激怒他的人(摩西),还容许撒旦毁灭最正直的人(约伯)的一切。

  5、有一回我耳朵听不见了,她不带我去看医生,因为她相信这要么是耶稣堵上我的双耳,以隔绝世事,要么就是撒旦耳语我的声音太大,穿破了我的耳膜。

  6、我母亲生来钟爱末日预言,听到任何灾祸或好运的消息,她都喜欢用这句话回应:“别问丧钟为谁而鸣……”当然直到我上了牛津大学,终于发现这是误引了约翰·邓恩的一篇文章。

  7、我们为许多事情吵过许多架,但我们之间的战斗其实是快乐与不快乐的战斗。

  8、每当选举季,在一个属工党阵营的镇子里,她会在窗上贴一张保守党候选人的照片。

  9、她从未听说过爱恨交织这种复杂的情绪。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她实则是那种和众多先知一起冲杀在前线的人物,每当该毁灭的事物没有得到相应的下场,她就会愠怒。

  10、假设从你做起,每人每年带领两个灵魂投靠上帝。根据那支测量表,整个世界仅需十年就能彻底虔诚化。对天生羞怯的人来说,这不啻为巨大的鼓舞。

  乙男说奇怪母亲为何对同性恋有巨大反感,在他们周围根本没有同性恋,原来那只是照着西方的福音派传过来的憎恶回响罢了。当然,艾滋病、性滥交也是,即使身边不存在,也足以作为反面教材。

  《桔子》里面的母亲彻夜不睡,灯光彻夜照明,而乙男的母亲给闹钟定时起来做仪式,表达虔诚。仪式比睡眠更重要,因为错过仪式会被神记过。仪式中也不容许干扰,因为会害自己达不到“完美”。

  《桔子》中对母亲而言,教友比家人重要得多。这也是一种融合感。最可怕的是,她要把女儿拉入自己的阵营。当女儿因为坚持母亲所灌输的思想惹怒老师后,她会带女儿看电影作为奖赏。直到女儿成为同性恋,成为被她告发的对象。

  乙男的母亲也一样,有一种只要神站在我这边,世俗的一切权威和规则都不在话下的气势。

  洋媒似乎有孔子学院等于文化入侵的想法,但《桔子》中的母亲的想法与行动在乙男母亲身上得以一一复制止,这也是文化入侵吧?

  用旧约信仰收割一群对现实不满的低教育者。

  有人说华人崇拜川普是因为华人喜欢独裁、专制的人,自带劣根性永远识不了好货。但李洪志是什么时候去美国的,从那时起,福音派就伪装成李的思想(他本来就一神棍,目的是钱)源源不断地传到大陆,难道不是要制造《桔子》的母亲那样的信徒吗?她只会毁灭身边的一切。

  天朝每到大会或敏感事件时屏蔽翻墙软件,法轮功也往往能一枝红杏出墙,也是因为背后的高科技技术支持。这种技术支持难道不是为了“把他们的思想弄乱”吗?的确,信法轮功的人可能全是落后时代的失意者,他们无法制造真正的革命,但他们至少可以散发负面能量。一个信徒就能毁灭一个家,一个家可以毁灭一个家族,这种从内部瓦解的机制也是“很赞”的。《桔子》的母亲就把她身边的人成功毁掉了。直到她死亡以前。或者说即使她死后,她仍然可以继续发挥影响。

  到底是天朝把精神上的“麻疯”传给美国,还是美国把“麻疯”传给中国,还真是难下定论。

  关于新冠,还有不少天朝年轻人坚持(洋媒首创)说是因为没有及时通报疫病,导致疫病由中国传到世界,中国应负最大责任。我再重复一下,新冠是在去年7月到9月间从欧洲开始的。而且疫病攻击某国,某国人绝对不应该负啥责任,他们是受害者。除非是某国自制一个病毒并准备灭世,然后独自存活。不少科学家已证明并非人为制造疫病病毒并有意扩散,所以这事就不存在什么应该追究的国家。每次洋媒抹黑天朝,就有一群天朝人自攻自受,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帮助消灭“异常的意识形态”,却忘了不可能只消灭意识而不消灭“人”。或者说他们不在乎人。只要自己和亲友没事就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