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上)

上醫院,人人有本難唸的經。有愁眉苦臉的、有自我調侃愛說笑的。身為櫃台的我們盡量去理解每個人的情緒。本來就不奢求病人歡歡喜喜,蹦蹦跳跳的來。但是,偶而會遇到炸彈客……。櫃台的老姐姐確認健保卡時,中年男士突然爆跳如雷,好大聲地喊著,「跟妳說沒有就是沒有!妳是聽不懂是不是啊?!死・老・太・婆!!」


上醫院,人人有本難唸的經。


有愁眉苦臉的、有自我調侃愛說笑的。身為櫃台的我們盡量去理解每個人的情緒。本來就不奢求病人歡歡喜喜,蹦蹦跳跳的來。


但是,偶而會遇到炸彈客。

在醫院,也是有張牙舞爪的人

掛號時、通常我們會請病人把掛號證與健保卡放在掛號盒子內,櫃台再逐一拿出受理並輸入電腦。


有一天,老姐姐發現其中一位中年男士病患沒有拿健保卡出來,掛號證也是手寫時代的古董。於是,老姐姐大聲地叫著他的名字,「請問你的健保卡呢?」


中年男士不耐煩地說,「沒有!」


老姐姐必須詳加確認,「請問你的沒有是這,沒有帶來?還是沒有健保卡?」


這兩種情況雖然只差一個字,但處理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中年男士突然爆跳如雷,好大聲地喊著,「跟妳說沒有就是沒有!妳是聽不懂是不是啊?!死・老・太・婆!!」


他此話一出,全醫院的目光都聚焦在櫃台。大家驚訝之情難掩於色。


整棟診所建築物好像地鰻鑽洞大震動了一下。連護士站的人都跑出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不止老姐姐聽不懂,在後面拿病歷的我也聽不懂啊。到底是忘記帶還是沒有健保卡?就算啊他叫的那麼大聲。


老姐姐不虧是身經百戰,「先生!如果你未持有健保卡的話,今日看診全額自費,你可以接受嗎?」


在這裡看病沒有健保,出人意料的貴。就有幾個外國人在櫃台付不出錢,隔天才來付清的。


這位病人顯然吞了炸藥,「自費就自費!妳以為老子我沒有錢嗎!!」


雖然老姐姐也不是這個意思,她只是盡說明的責任而已。


就在我慶幸好加在剛剛坐在櫃台的不是我時,這位爆彈病人看完診,病歷傳過來事務室了。


另一個老姐姐對我說,「小杉!結帳妳上!」她很顯然地不想被罵死老太婆。


雖然我也不是全醫院最年輕的。但老姐姐是打工的,我是常勤,常勤上是應該的。


我ㄧ看這收據天價的金額。唉〜〜,深呼吸,裝可愛,使出渾身解數。抱著會被罵臭女人的覺悟。


超級溫柔地喊那人來結帳,聲音高八度酥到我自己都想吐。


沒・想・到,那人比我還柔軟,他好像對剛才掛號時引爆火藥庫的行為感到萬分抱歉,但他又嘴硬不肯說,於是表現在行為上,客客氣氣地結完帳,輕手輕腳地走出醫院了。


老姐姐ㄧ付,唉呀小杉果然還是妳行!的樣子。


其實我自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剛剛應該讓早上被罵死老太婆的老姐姐來結帳的。我想,他是想要跟她道歉的。


也許是我有祖靈僻護,總是能夠化險為宜。你要這麼想就錯了。


炸彈也在我頭上炸開花過。


有一次替一位女士預約健診。


我說,「9月的健診從8月1號開始預約了,現在9月幾乎都滿了,我們可以約……。」


我話都還沒講完,她就尖銳地打斷我的的話,「妳上次不是說9月的健診9月1號開始約嗎!!妳看吧!現在都沒有了!該怎麼辦!妳要怎麼賠償我!」


9月的健診從9月1號開始預約的話,那請問我們醫院9月1號是要檢查誰啊這??小姐你說話以前可以先用大腦想一下嗎?


一口咬定是我給她錯誤的情報。我還在想這位女士的芳名我還是第一次看過呢。


小姐啊,請問我見過妳嗎?(無奈)


我心裡想想,沒說出來。她看我一臉狐疑的看著她,她又開始氣急敗壞地,

「唉呀!我管妳,是妳還是誰講的啊?!妳、妳、妳要給我負責,約一個好時間!」要不我跟妳沒完沒了的表情。


我不能把我心裡的國罵講出來,戴著面具說,「我們醫院說明不足,讓妳誤會了不好意思,我盡量幫妳找最快能健診的時間。」


我在醫院練就了一身,說假話不變臉,滿臉假笑超級自然,假假笑堆滿臉,魚尾紋可以夾死蚊子。


後來差強人意的約了一個9月底的時間。她雖然不甚滿意、但總比10月以後好。


後來她來健診時,在候診室碰到,她滿臉微笑向我點頭致意,該不會是發現自己聽錯了還是記錯了還是弄錯了吧。但我沒有表情。


人非聖賢、大家都是有情緒的。


同一天、那預約的女人走了以後,雖然有點沮喪、,還是打起精神替下一位預約。總不能被罵了就把進行一半的工作丟出去給別人。


這次是位男士。


那位男士跟我說,「剛剛那個女人,妳不要理她!」原來他都看到了。


預約完後,還跟我說,「要加油喔!」「妳幾歲啦?20幾?」他問我年齡大概是,想要以長者身分鼓勵我的意思。


可惜我辜負他的期望。我心虛的比起我的「好」幾根手指頭,「我是……(這樣啊)」

還在口罩前比個噓……「秘密!別告訴別人啊⋯⋯」


善心的男士,我是戴著口罩你看不出我滿臉的皺紋而已。


他居然也配合我,跟我ㄧ起比噓…。「好好好!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現在想起來,整個畫面ㄧ定滑稽又好笑。但這畫面背後充滿了人的溫暖與陽光。


話說炸彈客今天也有來。但被生氣的不是老姐姐,也不是我。


一位男病人在櫃台填寫資料,另一位男病人從他身後越過他,伸長了手想把他的東西放到櫃台。


這個動作踩到了正在櫃台填資料的男士的地雷。站在櫃台的男士大吼一聲,「幹什麼!你懂不懂順序啊?!滾開啦!」


身後的男士自知理虧,摸摸鼻子沈默的去後面排隊。但還是忍不住從後面給前面那位爆彈男士一個,(先來幾秒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眼神。


男人們啊!要讓男人們主動開口說對不起、大概是件困難的事。


還好,他們沒有互炸,要不事情就大條了。


我們櫃台從不奢望病人嘻嘻哈哈蹦蹦跳跳地來。但至少希望大家禮尚往來,和氣生財。


醫療界應該發明,給控制不了自己情緒的炸彈客服用的新藥才對。


除了炸彈客以外,還有來醫院搭訕的無聊男子。

我的北齊診所ー我在櫃台的日子……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3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