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從日劇「失去名字的女神」看現實生活中的女神們ー幼稚園兒母親們的糾葛與心結

2011年我懷抱還是嬰兒的洋平,在家裡翹腳泡茶看日劇「失去名字的女神」,裡面一堆平日和樂融融,私底下卻勾心鬥角,甚至有撕毀別人小孩的入學申請書的這種可怕情節,看的我心驚膽顫,沒想到,若干年後,現實生活中的女神們真實上演…比電視連續劇都還還精彩………
日劇「失去名字的女神」描寫幼稚園媽媽們的愛恨情仇,照片取自網路

2011年由杏、涼、尾野真千子、木村佳乃等實力派女演員領銜主演的「名前をなくした女神」(中譯、失去名字的女神)熱播、引起社會一片討論之聲。


這是描述一群幼稚園兒母親平時和樂融融、但私底下勾心鬥角的故事。故事一開場、安達祐實飾演的母親就因為霸凌等問題被逼自殺未遂、另還有假藉好心幫忙寄信、卻撕毀對方孩子入學申請書等的可怕情節。


我當時抱著洋平、就只當做在看戲、覺得和我無關。沒想到數年後、我的身邊出現的人、都比連續劇裡還要精彩。


其實、我已經很多年沒有想起這些人了。今天、洋平一衝回家就問我、「媽!千葉風太要來家裡玩、可不可以?」


這是洋平第一次這樣問我、通常他要帶什麼朋友來家裡、他從來都不會報備的。顯然平時兒子都有在注意我的情緒與言動。

啊……、千葉風太嗎?

一陣子沒聽到這名字,我的心情像黑咖啡的漩渦一般絞個不停。

千葉風太這個名字將我的思緒拉回到數年前……。




洋平3歲半、每天早上幼稚園娃娃車會到大樓樓下接送。我們這一站、有4戶人家。

我、杉山家帶著小班的洋平。

木村家帶著大班的颯太。

千葉家帶著同樣小班的風太。

高野家帶著和洋平一樣年紀的美子。

每天忙碌的早上、四戶人家各種mail在手機裡響著、「今天出門時颯太要上大號…」、「今天起晚了來不及…」、「今天自己開車送去…」、、

「好、我會告訴娃娃車老師的!」

小小孩的情況無法掌握、每天不同、各種聯絡mail在空中交織飛梭著。

除了千葉太太和她的風太常常遲到、或者常常無故不搭以外、大家等著娃娃車時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沒有深刻的交集、但倒也相安無事。

有一天、整車娃娃和三個大人都在苦等千葉太太和他的風太、只見千葉太太牽著她的風太急急地跑過來了、「唉呀、不好意思、早上為了燙風太的襯衫和手帕、來晚了!」

我聽了很訝異、幼稚園的襯衫需要燙嗎?

小小孩的手帕也要燙?日本人媽媽是太閒了嗎?這對於我來說真是文化大衝擊啊!

但我裝了解、反正娃娃車平安開走就好了、其它都不干我的事、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

千葉家

每天把風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千葉太太,熱心教育、幼稚園的幹部等一定第一個舉手響應、對育兒更是心得一籮筐。

剛開始、總是和大家熱絡地聊著、分享她的「好誇張卡通便當」,和她親手縫製的園服裝飾品等等。她熱情又健談、我甚至感覺可以和她做很好的朋友。

直到有一天、小班開始還不到兩個月、她跑來指責我

「妳們家洋平在娃娃車裡對風太說、「八格野郎」、我家風太內心受到很・大・的・創・傷、現在都不敢搭娃娃車了!我已經要求老師換座位、並在幼稚園裡嚴密監控他們兩個的互動、保護風太……。

她滔滔不絕。

蛤?!我簡直不敢相信、懷疑我的耳朵、不知不覺脫口而出、「我沒有聽過洋平說過八格野郎這種話、他知道這個字嗎?」我真的滿頭問號。

千葉太太一聽、斜著頭給我個白眼、臉上寫著、(妳現在的意思是說我們家風太說謊嗎?)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啊⋯⋯。

但千葉太太很肯定、確定是洋平講的!我立馬問洋平、洋平說沒有、開始嚎啕大哭。兩個三歲半小小孩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沒有目擊者、沒有人知道!兩個小孩像鬼打牆一樣、各說各話!

風太大聲尖叫、洋平嚎啕大哭、我這個新手媽媽對千葉太太單方面的強勢指控、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一直跟千葉太太鞠躬・道歉・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千葉太太明明看來很不爽、假惺惺地說、「沒關係啦、小孩嘛!」

「其實、我看風太跟媽媽感情很好、風太他很喜歡媽媽載他去幼稚園呢!」我為了打圓場,盡量想話來說。

(平常不是根本就不搭車的嗎。)我心裡想。

我只是想緩和僵局、稱讚他們母子一下而已、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結果、千葉太太突然神經斷裂、

「妳的意思是說、風太不想坐娃娃車、故意汚賴妳們洋平嗎?」

啊⋯⋯不會吧?怎麼會想成這樣?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大人!冤枉啊⋯⋯!

我趕忙跟她解釋、請她不要誤會。她最後也笑笑地說、「沒事啦、小孩嘛!」

後來、就在我都快忘了這件事時、在大樓走廊上偶遇她、我跟她打招呼、「こんにちはconhichiwa〜!」

很奇怪、她看天看地,就是沒看到我!是我聲音太小了嗎?我又大喊一聲、「こんにちはconhichiwa〜!」她面無表情的和我擦身而過。

…………………………。我在原地愣住了。

我第一次感覺到事態嚴重、日劇「失去名字的女神」的女主角・出・現・了!就在我身邊!

千葉太太很會做人、大家一起等巴士的時候、她會熱絡地跟我笑著笑著、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她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家爸爸也很納悶地問我、「為什麼千葉太太跟她打招呼都沒反應啊?」

原來不只我、她連我家爸爸也不理。

後來我都在躲她、不想跟她坐同一班電梯、不想跟她一道走回大樓、也不是因為怕她、而是我不想再看到那張臉那種眼神。

每看到一次、我的心就會斷裂一次、折成兩半。

〜〜〜〜〜〜〜〜〜〜〜〜〜〜〜〜〜〜〜〜〜

高野家

高野太太她結婚以前是護士、我還曾經想要介紹她到我工作的醫院上班、但不知為何、她有生不完的孩子。

她有四個女兒一個兒子。第一次見到她、她手抱著老五小男嬰、牽著老四美子、美子大概就是台灣的招弟了吧。

和平的接送日子過了兩個月後、有天下午接到高野太太的mail。又不是早上娃娃車時間、怎麼了嗎?

我打開mail一看、裏面斗大的字寫著、

「剛、我愛你!」

底下還有一些肉麻加噁心的字眼。

………???

我看得滿頭問號。這應該是送錯人了吧?

誰是「剛」啊?

我不是好事的人、反正不是給我的、我立馬刪了那郵件。但老實說、再怎樣正直的人大概都會好奇的想知道高野爸爸到底叫什麼名字吧。

但這牽扯到個人隱私、我無從而知。我也不想問。

高野太太有時會來我家拿洋平穿不下的衣服、說要給老五男孩穿。大家都上小學後的某一天、她來拿洋平的舊衣服、我一開門、驚見她又隆起的小腹、不會吧?第六個?我雖然驚訝、但我是成熟的大人、要顧及對方感受、不能大聲嚷嚷。

但她顯然讀出我眼裡的訝異、自己主動解釋著、

「這老六是男孩、給老五作伴、如果是女孩就不要了…。」

「啊⋯這樣啊、那…那我以後要多收集點洋平的衣服、以後給老六穿、哈哈哈。」我說。

其實她不需要跟我解釋什麼的、我也尷尬的笑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不管是老六還是衣服、明明都是美事一樁、但不為何、我倆一直尷尬的笑著、奇異的氛圍漂游在我們之間。

因為那封奇怪的mail一直梗在我們之間、雖然她人也不錯挺聊得來、但我倆都明白、我們永遠沒辦法成為真正的朋友。

我雖然很努力在收集衣服要給老六、但後來等不到交給高野太太這一天。

小二的時候吧、高野太太和她的六個孩子突然失去了蹤影、大樓裡只剩下高野爸爸,每天一副大家欠他幾百萬的臉。

這不是玫瑰瞳鈴眼、也不是彰化二水事件、我半開玩笑地問洋平、「你同學老四招弟(美子)呢?」

洋平說、「不知道啊、有一天就沒來學校了、老師說、美子跟她媽媽回鹿兒島了。」

高野太太帶著六個孩子回鹿兒島娘家了。有時在大樓走廊偶遇高野爸爸、不但不理人還擺臭臉。

我看著他的背影、連他是不是叫「剛」、我都沒興趣了、反正他們夫妻都分開了、到底誰是剛、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過了幾個月、高野爸爸因為積欠大樓數年管理費、屢催未繳、名字被公布在大樓公布欄上。

我看了那佈告、訝異地微張了嘴、

啊⋯⋯高野爸爸的名字、不・是・剛…。」

〜〜〜〜〜〜〜〜〜〜〜〜〜〜〜〜〜〜〜〜〜

木村家

這三戶人家裡、木村太太是個性最大喇喇最好相處的一位。

她的個性粗枝大葉到了常常會忘了孩子們放學的時間、所以我常在走廊上撿到她家的哥哥們。

我帶他們回家安置、並發mail給她、

(妳的孩子在我這裡)怎麼好像恐嚇信?哈。

到了晚上木村太太會拿些布丁點心當做謝禮並接走她的孩子們。

木村太太有3個兒子、大班的颯太是老三、其實我很佩服她、因為她已經站在那巴士站等娃娃車等了9年了。但很可惜、她沒有拿到全勤獎、第9年她沒有站完。

因為有一天開始、帶著颯太來搭車的就變成木村爸爸了、我們也不好意思問他、你太太去哪裏了?

後來木村爸爸可能覺得和一群女人在巴士站等娃娃車很尷尬、不搭娃娃車了、每天自己開車送颯太去幼稚園。

颯太來家裡玩、我問他、「颯太、你媽媽呢?」颯太說、「在家啊!」

在你的頭!我住你家隔壁我會不知道嗎?明明就不在!果然是大班、鬼的很、套不出話來。

後來才聽颯太奶奶說、颯太爸媽離婚了、颯太媽媽搬出去了…。

〜〜〜〜〜〜〜〜〜〜〜〜〜〜〜〜〜〜〜〜〜

木村家的爸爸自己開車送颯太去幼稚園以後、娃娃巴士站剩下我、一大堆孩子的高野太太和我最不想見到的千葉太太。

我跟高野太太之間梗著那封奇妙的mail、我和千葉太太之間有那樁沒有真相的八格野郎事件、每天、等娃娃車的時間、如・坐・針・氈。

也許、上帝聽到了我內心的吶喊、送了一個新朋友給我。

上了中班的第一天、巴士站出現了新夥伴。一個來自南京的中國太太、帶著她小班的女兒。

她不太會說日文、不知道在怕什麼、總是站了個大老遠。我趕快把她拉過來、用中文跟她說話。

她一副很感激的樣子、要我多教教她。幼稚園的事我當然會教她、但我其實不希望她知道太多。

有時候人不要知道太多會比較好。

雖然中國太太一直感謝我、說我幫忙她很多、但其實我才感激她陪了我兩年呢。

這個娃娃車巴士站、木村太太離婚走了、高野太太帶著孩子們回鹿兒島了、兩年以後、中國太太為了讓女兒受更好的教育、搬去東京了。

而我、後來也在小學附近看中一棟房、搬出那個樓了。

最後、那個對我來說、十分可怕的巴士站、大家走的走、離開的離開、最後在那棟樓的、只剩下千葉太太。

千葉、日文發音「chi-ba」、類似台語的髒話。當然我不會去跟千葉太太講這種無聊的事。但是啊、這個千葉太太、真的人・如・其・名。

大家一定很好奇、結果千葉風太來我家玩了嗎?

風太和洋平現在兩個人玩得正開心呢!他們兩個好像完全不記得三歲半時發生的那件鳥事。

這兩個始作蛹者都不記得了、雙方家長的情緒真的不需要牽扯在孩子的交友中。幼稚園、主角是孩子,不是我們這些媽媽,所有的媽媽都把自己想的太嚴重了。我不喜歡的是千葉太太、不是風太。

偶爾我還會經過那個巴士站、看到兩個媽媽牽著孩子的手在聊天。

親愛的媽媽們〜歡迎光臨娃娃車大樓站。

(完)

2020.12發表於探路客

2021.10發表於痞客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