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羅生門之軍事行動クーデター

北齊診所系列「準完結篇」。這一篇,當年我在探路客才發了三天,就自己親手把它封掉了,因為覺得太…寫實。探路客的人那麼少,得到四、五十顆心,奇蹟的一篇。我不貼這篇,沒辦法貼完結篇。請大家來看「準完結篇」,並期待完結篇,感謝對醫院系列的支持。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文字創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這是一個自轉兼公轉,萬有引力加自引力互相旋轉拉扯的漩渦。

風信子的花語是,嫉妒與悲傷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杉山跟我搞上了呢!」


我的新院長平常不說話則已,ㄧ開口就這麼勁爆,害我差點噴出來,有必要在開會的時候,講這種空穴來風的事情嗎!


我真的當場傻眼,原來這個莫名奇妙的傳聞,院長本人也知道!


這院長皇上,我ㄧ直以為他是姓劉咧(阿斗),沒想到先皇先后凋零以後,突然豹變,講話這麼直接犀利,著實嚇了我一跳。


皇上還意猶未盡繼續說著,

「杉山!那些老的(老員工)敢說妳怎樣,妳告訴我!我來公布新人事!要不然大家以為妳跟我搞上了呢!」


(廢話!你是院長,當然是你公布新人事啊!難不成你寄望我幫你公布嗎?說那什麼廢話!)我心想。


「知道是誰嗎?院長的女人!」第二天,我找了個我信賴的老姐姐,悄悄地問她。


老姐姐小小聲,好像怕被揍,

「不是杉山妳喔?大家都說是妳耶…。」


我妳的頭啦!雖然我長得一副小孩臉,好歹也是妳的上司,講那什麼屁話!


不過,既然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傳聞,有必要在幹部開會時挑明了說嗎?難不成……。


這裡面有・真・女・主?


一直在掩飾真相,散播我和院長謠言的真女主,吃・醋・了…?所以院長故意在開會時挑明了說嗎?


我看了一眼幹部們,不會吧?不是長得像男人婆就是⋯⋯。算了算了!新院長喜歡什麼環肥燕瘦,不干我的事。


既然這樣的話,我怎麼這麼笨呢!一直在生氣大家亂七八糟的傳言,我不如將計就計……。


大家還記得萬事包的小隊長我,在應徵新人嗎?結果屢尋不果之下,我的死對頭毛遂自薦,將她的好・朋・友,送進醫院來了。就在我按耐不住發了一頓暴龍脾氣,和死對頭大吵了一架以後。


其實我也沒吵什麼,就是醫護站的助手B突然跑來找碴,說我事務的老姐姐們這個不會那個也錯,一無是處,到處給他們醫護站惹麻煩!


助手B跑來嗆,「杉山!那群老傢伙,每天!總是!永遠!一直!沒有一個做對的!這些人怎麼用?!」


她的「每天・總是・永遠・一直」聽得我一肚子火!


幹什麼幹什麼!跑到我地盤上來撒野,講話用詞還這麼難聽,不想活了嗎!(暴龍瞬間上身)


「我告訴妳!人是互相的,妳打的處方籤多少錯誤,都是我默默幫妳改了才結帳的,妳以為妳都沒有錯最厲害?我只是沒有說而已喔!妳最好以後講話給我客氣一點!」


我不干示弱,吵架這種事,尤其當職場裡有B這種人時,真的很容易上手。


B果然怕壞人,剛開始還硬生生跟我吵了幾句,看我發飆越來越大聲,突然態度大轉變,親暱地拉起我的手臂,稱兄道弟起來,

「杉山,來來來,我有秘密要告訴妳!」眾目睽睽之下,把我拉到另一個房間。


「杉山啊!妳真的不用護那些老的,妳不在的時候,那些事務的老傢伙都在說妳的壞話呢……。」


(一直講一直講,好多好多我的壞話)


B果然天生長舌,唯恐天下不亂。


我看了B一眼,心想,說我壞話的是妳吧!我會理妳我就是智障了。


其實我明白的很,女人就是會東家去講兩句。西家去蹭熱度的動物,我知道老姐姐們會說我的壞話,沒錯啊!但是,我如果選擇支持A方,那我就必須認同A方到底,尤其這些還是我的部下,我不能去跟A講說的好,B講你好棒,這樣的話,死的最快的不是A也不是B,就是我了。


第二天,跟我剛吵完架的B,就跳過我這個人事主管,直接把她好友的履歷塞給了院長。


我當然舉雙手雙腳反對,她分明是故意的,要把她的人擺在我的下面,這樣不要說做事了,還有心情上班嗎?


我屢勸不果,皇上好像被洗腦了,當然除了對立利害關係以外,這傢伙送進醫院的刺客,是個原本在端餃子的50歲的歐巴桑!


我不是歧視!而是這些病名、藥名、所有的請錢作業、書面來往、電腦操作,這位餃子阿桑背得起來嗎?我真的很擔心耶。想當年我花了多少時間才做到現在行雲流水。


上天聽到我的煩惱,餃子阿桑來面試後的第二天,就出現ㄧ位非常優秀的人材,現在正在別的診所做同樣的工作!


ㄧ個餃子阿桑,ㄧ個醫療事務經驗者,就算腦袋糊到屎,不用思考也知道要聘請後者吧!


不料,劉阿斗又出現了!院長皇上又被禪帝纏住了。被醫護部(真女主?)那些人洗腦了,居然執意要請餃子店來做醫療窗口事務。


既然這樣的話,我只好出險棋了…。


「院長,目前的財務狀況,我們只能聘用ㄧ個人,如果您堅持要聘用餃子店的話,那您將收到我的辭呈。」這是我發給皇上的line。


平常沒事就都在睡覺,從來不看手機的皇上,這次倒是回得挺快的。


「杉山!我答應妳的條件,醫療事務經驗者,我同意讓她進來!但是,另一個餃子店的我也要,這兩個新人進來以後,我要妳把那些老的解決掉!那些我爸的人,我不要!」


「您是院長,您只要說一句,何必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方法?」


「反正那些老的,我不喜歡就對啦!新人進來以後,把那些老的出勤時間數弄少,那些老的自然就會知難而退了,妳是聽我的,還是聽死人(老院長)的?」


「……………」


「聽到了沒有?」

「還有,以後,不准再跟我提辭呈的事情,聽到了沒有?」


這個我沒有回,要不要提辭呈是我的事,你管不著。


剛拿著辭呈去換新人事的我,交涉失敗,鐵青著一張臉回來了。


我沒想到,皇上出這招,新人兩個都要。劇中劇最後的目的,是要那些老的走路。


「小杉,妳怎麼了?累了嗎?妳先去喝茶好了啦!我跟妳說,上次買那餅乾超好吃的…。」老姐姐熱絡的講個不停。


我不知道要跟老姐姐說什麼,

(我剛接到了新任務,是要請妳們走路。可惜了我保妳們這麼多年了…。)心中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我,「啟奏陛下,臣遵旨奉命訓練兩位新人,必當全力以付傾囊相授,唯獨臣有一願望,兩位新人能夠獨當一面之後,臣斗膽請皇上賜臣返回財務處,一樓事務處交給兩位新人與資深姐姐們發落!懇請准奏!若不准奏,請賜臣告老還鄉!」


我本來就是算帳的,我沒有必要跟這些人在這裡姓劉,搞搞纏(禪)。真女主既然要排除我,我不如順水推舟,一路把自己推回財務室。


皇上院長和真女主會有什麼反應呢?靜待三個月後分曉⋯⋯。


後記:其實也不用三個月後啦,我再一篇就完結篇了,敬請期待。


(完)

北齊診所系列,請查標籤「北齊診所」,我就不一一關聯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暴龍養成記(上)

暴龍養成記(下)

遺言和老院長的靈魂

5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