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媽,妳在天上過的好嗎?

一篇文寫盡我與母親半生之中,糾纏不清的宿命與掙扎…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自從我的母親去世以後,我每次給她上香,第一句話不是請她保佑大家身體健康賺大錢,而是,

「媽,妳在天上過的好嗎?我在這裡很好,請不要擔心。」


很小的時候,我媽生了一場重病從此拄著拐杖行動不方便,也許是因為她太美了,我始終忘不了她生病前穿著長裙跟高跟鞋,走路裙擺搖搖,腳下彷彿踩著花兒的樣子。


小學三年級,我運命的一年,我深刻的記得剛轉學到一所新學校,開學第一天要測量身高體重,我從小就是個子很小永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兩歲的樣子,我一站上那體重計,體重計的指針大大的指著十八公斤,新老師以為秤壞了,叫我下來再秤一次,我下來又站上去,這次老師以為他眼花了,又叫我下來再量一次,我就在那裡上上下下上上下下,好像在跳階梯有氧一樣,幾次以後,老師終於確定他的眼睛跟秤都沒有壞,大大地喊了一聲「十八公斤」!


就在秤差點沒被我搞瘋,新學期剛開始沒幾天以後,我的母親就生病住院,她回來的時候,手腳不能動,身體總是不受控制左右怪異的擺動著,從此,我和我母親糾纏不清的宿命就此展開,而無形的看不到的恐懼與壓力也重重的壓在我十八公斤小小的肩膀上。


在新家附近沒有認識的朋友,只有幾個會來學我媽走路模樣的白癡孩子,還有明明已經擦身而過,還要很執拗地回頭多看你兩眼的,看我們奇怪的樣子不忘投來異樣的眼光,更有會開口訓誡開示的,「你們這就是前世作惡,所以才會這樣一殘一小,你們就要唸我們這個…(什麼偉大的經典)才能得到救贖…」這種情況,幾次以後,我都懷疑我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


害怕班上的同學也會學我媽走路,恐懼在新學校新班級會被排斥,我不敢去同學家玩,同學要來家裡玩,我的頭搖的像波浪鼓,萬萬不行!久了以後,與其被別人拒絕,不如我先拒絕別人,於是小小孩我自己發展出一套自我保護的方法,我不主動交友更不與人深交,結果成長的路上只剩下我的媽媽和我無盡的孤寂。


新老師是為位男老師,也許是他知道我家庭的情況,想要試著和我打成一片,我記得他把我圍在大腿間,從我耳後親暱地問我,「為什麼妳都不跟同學玩啊?」女同學們一堆都在旁邊鬧著起哄,「對啊!她都不跟我們玩…」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那時我很害怕男老師把我媽媽的情況在大家面前抖出來,我不敢掙脫他,怯生生地說,「沒有啊⋯我沒有不跟她們玩啊⋯」


也許那位男老師是好意,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蠻噁心的,讓我想到房思琪。


又有一次,男老師請一位男同學起來回答問題,男同學問題打完了準備坐下,男老師突然指著我,冷不防放一句,「你喜歡xx(我的名字)對吧?你喜歡她,下課記得要找她一起玩啊!」


那時年紀太小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旁邊一堆男生愛女生的起鬨聲聽得我腦袋一片空白。


我的交友狀況就是已經到了很窘困,老師會上課指名同學來找我玩的地步,當然我後來沒跟那男同學玩,因為我自己替自己挖了壕溝,不論男女都無法跨越。


男老師也許希望我多交些朋友,有一天他竟然在課堂上公布,「轉學生xx(我的名字)母親生病了,行動不方便,大家要多照顧她多跟她玩喔!」


(我要的不是同情!我只是想要跟大家ㄧ樣而已!我想要低調不顯眼不行嗎!)

我心裡吶喊著,心靈崩潰。


男老師也許是好意,但我自己騙自己的「我的家庭真美滿」,我的虛構世界裡面的「我的媽媽跟大家都一樣」的謊言硬撐著的小小天空瞬間崩塌,男老師的出發點也許是為我好,但他的情商低的可以,我那時因為他的愚蠢恨透了這個世界,從此我替自己挖了一個大洞,跳進去以後再也沒出來過。


母親還沒生病以前,我是會在頭上插著自己摘的花,前一所小學有個高大的男同學會抱著我轉圈圈,旁邊一堆朋友跑跳嬉鬧,藍天下孩子們的笑聲比陽光更燦爛。但那燦爛的陽光後來在我生命裡成為絕響。


長大了以後,我也習慣了,那些來模仿我媽走路的和來勸教的,都是無知的小孩和宗教狂,我選擇不在意,大學時,還拉著我媽和當時的朋友一起去逛夜市,果然人長大了,心靈也成熟了,我和我媽兩人五腳走過很多地方。


後來發生了一件改變我一生的大事。


二十幾歲時,我有一個論及婚嫁的男人,我們已經到了雙方家長飯局見面的地步。在飯店,他母親還沒到,他跟我說了一句話,當場我懷疑我耳朵是不是聾了。


他說,「妳等一下叫妳媽不要站起來,我媽看到你媽那樣會嚇一跳。」


我說,「你沒跟你媽說,我媽手腳不方便嗎?」我納悶到眼睛大得像那牛瞳鈴。


「有說啊,但是想像跟實際看到是不一樣的啊!我媽看到你媽行動那樣會嚇死,會心疼我,會反對我們結婚啊!」


會心疼你???我當場心斷成兩截。我都聽得到那決裂的聲音。


我沒說什麼,但心裡想的是,老娘我要站就站要坐就坐,干你屁事?!我怎麼可能去跟我媽說這種事,瘋子!


整個飯局,我媽始終滿臉微笑的坐著。她腳不良於行壓迫到神經,是需要常常去上廁所的人,但那天,不管我怎麼問她,她都搖頭說不用。


一定是他跑去跟我媽說,叫她不要站起來這件事了,我媽身體不方便,最痛苦的就是她自己,他還跑去跟她說這種話,這個死人!


後來我沒有跟這個男人結婚,雖然他媽並沒有說什麼,就在我們論及婚嫁,只差沒有去訂飯店時,我消失了,非常絕情地消失的無影無蹤,當然我們平常相處就有很多問題,這個事件是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不肯跟我媽說那男人當年說了什麼,聽說那男人哭著來我家拿行李,他跟我媽說了什麼,我媽也始終不肯告訴我,我媽只說了一句話,「妳不用管我了,妳去追求妳的幸福吧!」


我每次想到這件事就會秒掉淚,不是因為那個男人,是心痛我的母親。


我知道我永遠過不了這道坎,永遠會哭一輩子,我以前不願意面對,從小到大欺騙自己裝死,想我不承認不面對,我就永遠和大家一樣,不被外星人視,而我在母親最後的那幾年,我誠實面對自己了嗎?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最後,我不想說謊,我想是沒有的,要不然我也不會聽到她的話,「妳不用管我了,妳去追求妳的幸福吧!」就真的把她放在那裡,自己離開了。


我想我的母親很高興看到我最後得到幸福,所以她隱忍著失去我的寂寞,但如果人生能夠再來一次,我會選擇留在她身邊,她什麼都不會做什麼都不用做都可以,我只希望她留在我身邊,我很希望她告訴我,不管我是一個怎樣任性的小孩,她從來都沒有怪過我,我還很希望她告訴我,我在異國的一切努力奮鬥她都有看到,她以我為榮,但是她不會說話了…。


在一個冬夜裡,她的心臟大概累了,不想跳了,她在睡夢中逝去,那時身邊沒有半個人,我爸發現時都已經冷掉了。


現在的我,還很希望她從棺材板裡爬出來,看我的部落格,跟我說,「跟xxx(名作家)比起來,我覺得妳寫得比較好!」


哈哈哈哈,好好笑笑到我好想哭⋯,什麼時候還在搞笑?


我複製了我媽的容貌,卻沒有得到她的堅強與勇氣,所以註定孤獨


我複製了我媽的容貌,卻沒有得到她的堅強和勇氣,所以才會這樣常常一個人陷入痛苦之中,但我想我媽媽留給我一個寶物,那就是隨時隨地搞笑的能力,我因為有這種會搞笑的特異功能,所以在異國能活到現在。


感謝我的媽媽,不管她帶給我什麼樣的人生,其實最後都是自己的選擇,我對她,只有無比的感謝。


另感謝有位來自星星的少年,願意聽我說這些往事,並忍受我的淚崩洪水攻擊。我對他,也只有感謝兩個字,


謝謝…


是我唯一能跟你們說的這世上最完美的語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杯茶的故事

我不喜歡母親節,因為我沒有母親

1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