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因為房思琪,想起幾個奇怪的男人

這個標題也許很怪,但我想不出更適合這個內容的標題了……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圖片取自網路,侵刪


小學一年級,住在一棟三層公寓的頂樓,一樓有個同班同學,家裡是做兒童成衣加工的,家裡總是堆滿了各種兒童成衣和童裝模特假人,我覺得那假人模特兒每天換著不同的服裝很有意思,所以很喜歡去她家玩。她的家裡都是女娃兒,也許是求子心切,她的父母給她取名叫「招弟」,招弟這名字真的神妙地招來弟弟,說也現實,招弟的弟弟出生以後,她的父母就幫她改了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兒名,不過我還是喜歡叫她招弟。


有一天,在招弟家滿坑滿谷的成衣布料山上跳上跳下,突然從房子角落裡走出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他二話不說一把抱住我,然後在我臉頰上重重的親了一下,為什麼說重重的,因為他那吻好像真空吸引機一樣,啵地一聲會發出聲音而且在我臉頰上留下滿臉口水的那種。


我嚇到了,整個人愣住了,招弟也看到了,但她沒說話,當時兩個六歲半的孩子傻愣愣的站著,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接下來的一秒,我直衝向門口,套上我的塑膠粉紅拖鞋,兩隻細細的鳥仔腳像鳥一樣狂奔,頭也不回地一路飛奔上樓回家,


一回家,我媽在煮飯,我沒回過神來一直傻傻的楮在她身旁,我媽覺得奇怪,「怎麼了嗎?」


我說,「沒…事,沒事…」我的沒事聽起來像小鳥叫,掩沒在我媽炒菜的菜鏟聲中。


回想起來,為什麼我會說沒事,為什麼我沒跟我媽說樓下一樓有個奇怪的男人?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人說性格決定命運,大概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電影「我的少女時代」裡,徐太宇說林真心,「女孩兒說沒事就是有事…」,我一直在想這句話的意思,對!沒錯,我不是沒事,我真的有事…。


如果那男人只是抱一下親兩下,那我不會到現在都記得他…。


後來好長一陣子我都不敢去招弟家玩,我不敢問招弟那個人是誰,招弟也從來都不提這件事。


結果,下一次再去招弟家時,那個男人又出現了,一個活生生到處亂親的人,這次變成一幅遺照掛在牆上。我心中的疑惑與震驚難以言表,去招弟家以前一直害怕出現的男人,這次變成遺照裡的一雙眼睛一直追著我看著我,我沒有害怕的感覺,好奇大過恐懼,上次一瞬間沒能注意看,這次我也一直盯著他看,是個長像十分端正好看的男人。


我還是沒問招弟那到底是誰,為什麼死了?後來聽我媽和街坊鄰居的閒聊中得知,那是招弟的叔叔,也就是招弟爸爸的弟弟,好像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死亡原因不清楚。


因為他後來變成一幅遺像,我沒能問他,親我幹嘛?但這玄妙的事情,讓我到現在都記得他的長相…。




小學三年級,換了所新學校,新級任是位男老師,我到了新環境,因為一些個人的事情,所以封閉自己沒朋友,這位男老師也許為我著想求好心切,很喜歡下課時把我叫去他身旁,他總是會說要事要問我,然後搖手叫我過去,我一靠近,他就伸出他長長的手把我圍住,像在圍籠中鳥一樣把我圍在他的大腿間,他總是親暱地在我耳後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數學聽得懂嗎?為什麼不跟同學玩?…」我那時害怕他在大庭廣眾之下問我家裡的事情,所以雖然覺得有異樣感有點害怕,但還是一一回答他的問題,乖乖地讓他摟著,直到上課鐘響,他的鳥籠手放開為止。


我不想坐在他大腿間,但有時候不小心還是會坐到,我那時不明白男老師為什麼對我有這種舉動,我解讀成我小小的樣子很可愛,他很喜歡我吧!


但我現在回想起這件事情,要是哪個老師,男的女的都好,誰敢把我家小男還孩這樣圍著,耳後亂親亂碰,我一定賞他兩巴掌,順帶一腳把他踢到外太空,這一腳,我是為我自己踢的。




中了中學,眼睛不好,成了千年近視龜,我媽愛省錢,幫我弄了一副塑膠框的非常難看的眼鏡,我戴上那深度近視的塑膠眼鏡以後,終於明白,為什麼女超人平常在報社工作,戴上眼鏡以後就沒有人知道她就是女超人,原來如此。青春期時變成醜小鴨沒什麼不好,至少好一陣子沒再見過那些奇怪的男人。


第一個鄰居的怪叔叔,我體諒他有心理問題,我選擇不在意,第二個愛亂摟的男老師,我替他著想他是為我好,所以我也選擇忘記,但這第三個怪傢伙,完完全全就是個變態。


高中的時候吧,一個人坐長途巴士,去哪兒我也忘了,好像是去高雄找個親戚,中途巴士經過休息站,放風下車上廁所。從巴士停靠處到女廁要經過一條長長的走廊,我往女廁走去,不知道為什麼,長長走廊的盡頭處另一端站著一個男人,背對著我,不曉得在幹嘛,我急著上廁所,也懶得多想,幾乎是小跑步的往長廊盡頭女廁跑去,就在我接近那男人距離不到三十公分處時,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轉過身來了,突然在我面前大筆直的伸出他長長的手,我明明看到他的手了,可是我卻煞不住車,居然一整個人連人帶「胸」撞到他故意張開的大手掌裡,好像那個網球沒過線,一股腦撞進網裡(他的大手裡),我往前跑的動力,加上他突然伸出手的手,像一睹牆,兩股力量啪地一聲,我好像活生生撞到電線桿一樣的,「痛!」悶哼一聲,真的有夠痛的,有夠衰,遇到這種襲胸變態,回頭惡狠狠瞪他一眼,看到他一臉怪笑,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回頭一看,長廊上只有我一個人,很害怕,嚇一跳以後廁所也不想上了,當然也很害怕那個變態跟著我進廁所,慌慌張張地一邊瞪他一邊跑得飛快跑回巴士。


為什麼我那時候沒有大聲尖叫?為什麼我事後沒有告訴任何人?為什麼我沒有報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我那時候自己覺得自己反應太差了,明明看到他的手了,還自己撞上去?自己覺得丟臉吧!


後來交了幾個男朋友,監督狂的很多,監督狂聽起來很煩人,但這表示他永遠站在妳旁邊,所以就再沒碰過這些奇怪的男人了。


啊有啦,有一個在我車旁邊自慰的,害我都不敢去拿車,唉……。


我覺得女生在碰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應該要怎樣處理,這個真的從小就要教育,總不能像我小時候那樣傻傻的,白白被抱被親被摟,回想起來也是幸運,沒有嚴重的後果發生,真的從幼稚園的時候就要教孩子們自我身體自我保護的觀念,還有怪人出現的時候,要很兇很兇,要當場拒絕,事後一定要告訴大人,再大一點,不管男女都要學防身術,這個世界已經人心不古,真的怪人太多了,自我保護真的很重要。


因為房思琪,想起這幾個奇怪的男人。於是,我最近想要去學武術了,最好是那種一拳可以把人打到外太空的那種,哈哈哈哈。探友Wintman會武術說要教我,不過我不是學武奇才,任督二脈也沒有打通,真的看不懂,我還是重新投胎才有辦法做滅絕師太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媽,妳在天上過的好嗎?

8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