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小太陽的青春點播時間

一段在工廠打工的青春記憶,掀起關於點播的回憶,大家一起來點播歌曲送給最愛的自己或是喜歡的朋友聽吧!


在工廠聽到耳朵長繭,當年最流行的歌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高中的時候,有一個遠房親戚在一個電子零件廠當廠長,那時正是台灣電腦業生氣蓬勃的時代,他的工廠電腦基板三班制生產都來不及供貨,忙的一蹋糊塗。


有一天,他跑來問我,他工廠缺人缺得他頭快爆炸了,問我願不願意暑假去幫忙?我說,我是童工我可以嗎?賺零用錢好是好,我也是擔心會害到他,我那廠長親戚大手一揮說沒事,就說我是「建教合作」的就好了,我不去,他工廠沒人,貨交不出來才真的會有事!


這樣啊⋯既然他這麼說的話。


所謂「建教合作」就是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讀夜校的學生。


那親戚廠長一直嚷著,現在建教合作都招不到學生,缺人缺的一蹋糊塗。我想也是啊,都什麼時代了,大家都要唸普通高中,唸大學唸研究所,誰要去建教合作啊!


於是我就真的跑去廠區打工了。我的工作是「焊電池」,就是那個基板從生產線上流過來的時候,接下那基板,左手錫線,右手電焊槍,用電焊槍把錫線融化,把小電池牢牢地焊在基板上,那小電池的功用就是電腦裡面跑的時間啊等等。


焊好以後再放回生產線上,流給下一站的人做另一項加工。


工作內容不難,電焊槍拿習慣了也挺帥氣的,基本上是一個很有成就感的工作。


廠內不准看電視,只有廣播可以聽,我記得我聽了一個暑假的三點一刻「李季準時間」,還有一對男女主持人,叫什麼名字我也忘了,那時候的廣播節目很流行點歌,就是打電話去廣播電台,要求播放指定的歌曲給喜歡的人聽,比方說,追不到女生的無聊男子就點「對面的女孩看過來」,失意的男子就點任賢齊的「傷心太平洋」給自己聽,被兵變的就點伍佰的「浪人情歌」…,每天下午就在廠裡聽那些不認識的人點播歌,點過來點過去,聽得我把那幾年華語歌壇最流行的歌背得一清二楚。


我看其它單位都有很多建教合作的男學生,廠長他一定是故意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被分發的那條生產線都是老大哥老大姐,無所謂啦,反正是去賺零用錢,也不是去談戀愛的,老大哥老大姊們都很健談都很喜歡跟我哈拉,直到八月的有一天,來了一個新夥伴。


一個建教合作的男生,從別的單位調來支援的,從大陸來的比我大一點的男孩子,他的工作跟我一樣,是「焊電池」的。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觸到大陸人,也不要說他大陸人啦,他十五歲就到台灣,我不知道他對他自己的定位認知是什麼?就說,大陸…來・的・人好了。


我們一邊聽李季準廣播時間,一邊會聊天,他說,他的爺爺住在台灣,所以他來依親投靠他爺爺,台灣家裡只有他跟他爺爺兩個人。


有一次休息時間,我看他挺認真的在畫線,我說你在幹嘛呢?他居然說,他正在背英文字典!


蛤?什麼?背英文字典?英文字典是用來背的嗎?


他說,他想要學好英文,所以要把整本字典背下來,我跟他也不熟,只覺得這人真是奇葩了…。


又有一天,一起焊電池的老大姊請假沒來,「焊電池」那站就我跟他兩個人,生產線流放基板的速度一樣,就看一片片的基板我來不及拿的,一片片一直從我眼前流過,那男孩子只好一直截下來,沒多久,他的手肘旁就成了一片基板小山。


我連忙跟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焊的慢,都跑你那去了,我休息時間不休息了,我會負責把它焊完的!


他說,他是男生,多焊一點是應該的,雖然他口頭這麼說,但還是很質疑我是不是在混水摸魚?回頭問我,「為什麼剛剛那塊基板妳焊那麼久啊?」


我說,我把電池焊歪了,所以卸下重新焊,好死不死第二次又焊歪了,所以一直重焊一直重焊,越焊越歪,越歪越不滿意,花了很多時間。


他ㄧ臉納悶,「那一點點歪沒關係啊,只要電放的出來就好啦…」


「我不喜歡那歪歪的,一點點都不可以…。」十幾歲的我當時有一種奇怪的執著。


他覺得我很不可思議,看著堆的小山般的基板,似乎有點不爽,「妳很奇怪耶!而且還…蠻龜毛的!」


生平第一次被人說龜毛,聽得我都卯(毛)起來了,我不干示弱,「哇!你也知道龜毛這個字喔?」


他說,他來台灣這麼多年了,不知道才有鬼!


「你還不是一樣在背字典,更奇怪…!」我說。


「那你會寫「龜」這個字嗎?」他顯然很愛挑釁。


「廢話!當然會啊!我什麼不好,就國文最好,你你…筆拿來!」我對中文還挺有信心。


同一條線的老大哥老大姊都以為我們倆青春無敵兩小無猜,一定看對眼了,其實才不是,我們是在比賽寫「龜」字!


後來休息時間,他果然建教合作的老鳥,他跑去拜託班長,電不要關掉,我倆這裡一大堆沒焊的…。


因為那一次,培養了一點革命情感,後來開始亂聊一通,連你長得像爸爸還是媽媽這種無聊的事情都在講…,他說他像爸爸,我說我跟你相反,我長得像媽媽,他突然飛來一句,那你媽媽應該挺好看的…。


(啊…謝你啊,我媽是不醜啊…。雖然廠長是我親戚,但即使你這樣說,你焊不完的電池也不會減少的…)我心想。


他那時ㄧ定覺得很衰,為什麼跟我這個龜速又龜毛的配一組,害他有焊不完的電池…。


就這樣。我們無聊的對話一直持續到窗外的知了都聽不下去,紛紛從樹上摔下來,暑假結束了。


暑假結束,我就離開了,我只記得他說,他爺爺拿老兵退休俸沒多少錢,所以他要一直建教合作,中途跑去唸日間部普通高中科要賠公司錢。


那親戚只有火燒屁股的時候會來找我,後來都沒聯絡了,不知道那大陸來的男孩子後來怎麼樣了,英文字典背完了沒?是不是當廠長了呢?


想起當年的聽廣播的打工年代,我也來點首歌送給自己吧!


我很喜歡張宇的歌,張宇的歌陪伴我走過很多青春歲月,我覺得他太太十一郎寫的詞真是經典。



廣播:

「現在接到電話,聽眾小太陽的星與心要點播歌曲送給「一直很努力的自己」聽,我們現在就來欣賞聽眾小太陽點播給自己的同名歌曲「小小的太陽」」



送給自己的同名歌曲 小小的太陽


要期待別人的愛是奢求,不如自己愛自己最實在,大家都要成為自己的光,自己的太陽。


廣播:

「聽眾小太陽的星與心要點播歌曲,張宇的「奇蹟」給@Miracle|奇蹟放送所 聽。希望奇蹟放送所桑能夠聽到!點播原因,

發現ㄧ首跟妳同名的歌,謝謝妳的善良與美好,聽個歌放輕鬆一下吧!」


送給奇蹟妹妹的同名歌曲「奇蹟」


大家想要點歌給誰聽嗎?歡迎在留言處留言。

我不負責播放喔!哈哈。


想要點歌送人的朋友,請自行附上歌曲網址以及要送的人人名,並扣對方來聽喔,說一下為什麼要點這首歌也可以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