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我看「山河令」

一年前寫的文章,一年以後,我問自己,感情有變嗎?有,我對那老溫只剩下臉上三條線,至於另外一方面…,應該是沒有的。


我所有的文章,都是一邊聽這首歌一邊寫的,我這首歌聽了一年以上了還在聽…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江湖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朋友不用多,珍在遇對人」

ーー僅以此文送給我親愛的隱藏版朋友ーー


在我親愛的朋友的推薦下,這是我第一部看完的中國古裝劇,看來我也搭上了流行的熱潮。


(文內有提及劇情內容,欲追劇者可跳至最後一段)


一個是對江湖絕望,自我放棄,自殘易容改面,決定與酒共渡殘生的原天窗(暗殺組織)首領、一個是身懷弒親血仇,憤世嫉俗,勢將江湖攪得天翻地覆的鬼谷谷主。


原先不打不相識的兩個人,從互相猜忌彼此懷疑,到敞開心扉坦白互誠,後來成為知己,一同浪跡天涯的故事。


兩個江湖高手,要傳達的不是絕世武功的奧妙,也不是首領與谷主的威風,我看到的是一段細膩又綿長的感情。


陸劇「山河令」這是BL走江湖的故事,照片取自網路,天窗首領周子舒,張哲瀚飾,他是一個很棒的演員。


論 友 情

所謂世間,必分善與惡,黑與白,貧賤與富貴。世間人被這方圓尺規限制羈絆,我們對他人的判斷與觀感,往往只是表面看到的膚淺。我們會對方才還談笑風生的朋友,因為發現他的背景和弱點,而選擇轉身離去。


利害關係、上位下等、社會賦予的價值觀,彼此像蜘蛛網般互相拉扯,沒有真正的朋友,沒有永恆的友情。


天窗首領周子舒早就發現,滿口胡言亂語自稱大善人的溫客行是惡貫滿盈的鬼谷谷主了。鬼谷谷主名聲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周子舒卻沒有和世人一樣選擇刀刃相向,反而設身處地為溫客行著想,試著了解他的悲痛和孤處,並用他柔情似水的情感慢慢化解溫客行內心對世間的怨恨。


而溫客行得知周子舒餘命三年且不想延命時,心碎的說出一句,「想留的人,來不及」。武俠世界江湖故事,要用奇招逼迫周子舒就範也不是不無可能,但他寧願心痛尊重周子舒的選擇。


真心關懷一個人,不會因為他的身分而改變,不會以愛為名將自己硬套在他的身上,這才是真正的友情吧。


論 愛 情

其實周子舒和溫客行的友情和愛情,是很難抽絲剝繭分東隔西的。互相安慰相知相惜,從知心好友昇華成只願一生與你相陪。


溫客行說、「我願為你粉身碎骨死而無憾。」這真是古代世間最無畏最深情的告白了吧!


溫客行從小顛沛流離、父母慘死,從小支持他在鬼谷殘存下去的力量就是兒時的美麗回憶,周子舒和阿狗一鍋。


所以溫客行對周子舒的愛是,從小在心中催化滋長的,佔滿整個心的,生存下去的力量。所以當他出鬼谷碰到疑似周子舒的人物時,便死纏爛打地一直跟著他,發現真是他日思夜念的周子舒時,心中的雀躍難掩於色。從那時,與阿絮(周子舒)共行天涯的平凡願望便在心裡萌芽。


而反觀周子舒,他ㄧ開始連自己兒時送給溫客行的阿狗一鍋的名字都忘了。他對溫客行的兒時記憶,只存在師父秦淮章的懊悔裡。秦淮章後悔自己當時沒帶上溫客行,能救的人卻沒救上,在小周子舒的面前想必常常提及這段傷心往事。


師父秦淮章的悔恨,經年刻印在周子舒的心上,所以當他發現溫客行就是當年的二師弟時,亡師的懊悔與心願,讓他升起想要照顧溫客行的心意,溫客行的身世與境遇,引發出周子舒內心最強大的溫柔。他用他強大的包容與柔情引導溫客行走向正軌。


兩個人的兒時記憶,促成了再相遇後的一段愛情。沒有你死我活慟哭斷腸的激烈火山,只有我只想與你共度天涯的長流細水。


溫客行為了救周子舒,不改說渾話的本性,編造謊言拐騙周子舒來修練六合神功,這周子舒也真單純,相信溫的說詞,仿若戀愛中的只信郎君的小姑娘。


周子舒以為,練功完再睜開眼時會是兩人重獲新生,萬沒想到溫客行抱著犧牲自己的決心,捨命救自己。再睜眼時,溫客行已是全身功力盡失、筋脈寸斷,只剩下滿眼茫然不知所已,抓不住溫客行逝去的手的周子舒。


這是兩人感情描寫的最令人斷腸的一幕。想想周子舒對溫客行的話不疑有他,甚至是抱著期待未來的雀躍心情,卻不知他的愛人,早就策劃好犧牲自己在所不惜的計畫。相對於練功時對兩人未來的期盼,睜眼獲知真相的周子舒將仿若墜谷之人,先前的期待有多少,之後的痛苦就有多少,可憐其痛苦心境將隨者溫客行的逝去,永遠難已平復。


而抱著必死決心也要救周子舒的溫客行,雖然他說,「剩下的人的痛苦要留給周子舒了,抱歉。」但我想決定離開的人的心痛不會比周子舒少,溫客行不想死,他好不容易脫離鬼谷的束縛,他和周子舒的天涯美夢才正要開始,他就要含淚心痛與周子舒死別,但這是他唯一能為愛人做的事情,他如何痛徹心扉下此決定,他痛的不是自己的死,而是留下的人的難過。


生不逢時,空留遺憾,死不足惜,獨剩悲傷。


這一幕太虐心了,所以劇方後來又加了彩蛋,讓兩人甜蜜相守。


論 世 間

這部山河令裡面,除了安排周子舒和溫客行大談戀愛以外,有許多江湖事情交錯複雜,有好多條線的鋪陳構成這個吸引人的山河。但我這邊特別想提的是,趙敬與蠍兒。


這對義父子,義父趙敬深沉險惡,利用義子蠍兒對他的感情,慫恿蠍兒壞事做盡,幫他取得江山。


蠍兒從小缺乏親情,內心渴望家人的愛。他為義夫趙敬赴湯蹈火,只為得到義父趙敬關愛的眼神和讚賞的眼光,


相較於蠍兒的愚痴,趙敬對蠍兒完全是利用的心態,只不過把他當成一個棋子,用完即丟,毫不珍惜。


趙敬這個人,光是他我就可以寫一篇。這種人巧言令色,靠一張嘴說盡天下道理,誆騙世間眾人,表面上冠冕堂皇,私底下骯髒齷齪,為一己之私壞事做絕。這樣的人其實世間到處都是,讓多少無辜無謂的人辛苦受累。


最後趙敬被批鬥,宛若第一次武林大會時他慫恿群眾批鬥自己大哥高崇一樣。風水輪流轉,趙敬自己造的虐終於回到自己的身上。


義子蠍兒也看破趙敬的一切虛偽嘴臉,最後在趙敬眾人皆棄的時刻,賞給他一顆奪聲丸,讓他從此閉嘴不再開口妖言惑眾。


這一幕真是看得我心裡非常爽快,有些人就是只靠一張嘴,顛倒黑白,蠱惑人心,自古至今,多少誠實的人被這些只靠嘴砲的人搞得淒淒慘慘,這種只靠一張嘴在世間招搖撞騙禍害人間的人,都應該賞一顆奪聲丸給他,讓此等惡人體驗一下,有苦難言有怨難伸的痛苦。


最後,我多麼希望成為像周子舒那樣溫柔而強大的人。



僅把此文送給我的隱藏版朋友

一個我從來沒見過,但我很喜歡的人。

我有一個從沒聽過聲音、沒見過人,一直在網路上聊天的隱藏版朋友。我不知道他的住處、職業、年齡和長像。剛開始我們聊喜歡的明星,後來無所不聊。

他說我只翻譯文章太可惜了,應該自己出來寫寫,他鼓勵我把寫過的文章紀錄下來,還幫我找了探路客,於是我開始了部落格;他引薦我的文章到網路上刊登,於是我成了產量很少的,小小的客座專欄作家。

剛開始我看著網路的刊登,一直在找那個客座專欄作家到底是誰?後來才發現原來就是我。這下尷尬了,哭笑不得。

每次我提起他,總會被他私訊,要求拿掉。這次我不管,非放在這不可,我這次偏・不・拿・掉!

連我都不知道你是誰了,誰知道啊!你就讓我放吧!

就算是我一廂情願也好,我想要吿訴他,

「我〜好〜喜〜歡〜你」。

我也不怕嚇跑他啦,也許他會越洋朝著line大喊,「我沒這傾向!」

「放・心!,我也沒那傾向!」我會大聲回喊回去,兩個人會笑趴在地上吧!

不不,應該只有我一個人在笑,從頭到尾總是我一個人笑得像神經病一樣,我能透過line感覺他在翻白眼。

「江湖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朋友不用多,珍在遇對人」

我一直嚮往男人之間馳聘沙場的義氣與浪漫,現在這是屬於我的女人間的俠義。

「你要把身體養好,等我回去找你,知道嗎?!」

「與其說想見到那個喜歡的明星,我現在還比較想見到你。」

「不管怎樣,我也不要管你是什麼人做什麼的,有幾百個網友,現在喜不喜歡那個明星,什麼專欄不專欄,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這匹狼決定纏著你了,我親愛的隱藏版朋友!」

聽到了沒有??

如你所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武俠世界,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俠,我在心裡的俠義世界和現實生活的江湖裡遇見了你,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俠。

我真的,好・喜・歡・你。

(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