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7 articlesIn total 88221 words

铁屋与呐喊

科学探求者

鲁迅曾在他的《<呐喊>·自序》里提出过一个经典的铁屋子比喻: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

中国向何处去

科学探求者

当担子来到习近平肩上的时候,一切却改变了模样,大家只能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动态清零和反美反日的战狼思维洗脑下,做千年大计、共同富裕、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是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成了痴人说梦,反而还要在21世纪迎来一位新皇帝的登基。这一幕的滑稽与荒诞的程度,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力。

丛林社会里的中国人

科学探求者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中国人已经逐渐失去了对这个国家未来的希望。我们曾经拥有的对这个世界的道德感,正在逐渐丧失,近些年来,我们的道德底线已被一再突破。曾经热爱和平的我们,开始为俄罗斯这样的侵略者叫好;曾经向往自由的我们,开始认为对自由的渴望本身就是一种犯罪;...

民族主义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科学探求者

我们应该继续不断吸收其他民族文化的养料,尊重每一个个体的文化选择,不再囿于门户之见、华夷之辨,融合自己民族之外的优秀思想文化、价值观念与发展成果为本民族所用,这样我们才能建成一个真正强大、充满自信的现代国家。

鲁迅活在今天会怎样?

科学探求者

鲁迅其实也和现在的那些“公知”、“恨国党”一样被当时的爱国人士和对手所嘲讽、奚落和憎恨,直到鲁迅去世,他的文学地位与历史地位才算真正盖棺论定,对他的各种谩骂与攻击才算逐渐减少,直到后来大家开始恭维他是先知先觉的“民族魂”,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这一切正如鲁迅自己在《文艺与政治的歧途》中所预言的那样。

中医“黑”组织到底在哪儿?

科学探求者

随着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浪潮的不断发酵,最近中文网络里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从美帝制造新冠病毒到美帝发动气象武器不一而足。其中有个典型的阴谋论也是越炒越热,那就是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专门从事“抹黑”中医的秘密组织,该阴谋论认为,在中文网络上批评中医的人其实都是某些外国政府部门所雇佣的特工...

知识分子的困境

科学探求者

根据历史的经验,人类社会总体上是在逐渐走向文明与开放的,哪怕在某些阶段存在一些停滞与倒退,但是我们不妨保持这样的信念:那些倒霉的年头总是会过去的。

到底是民主还是民粹

科学探求者

虽然民主制度建立的初衷是为了避免独裁统治和寡头政治,这相比于君主专制制度和军事独裁制度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但它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即民主制度本身很容易受民粹主义绑架选出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甚至是别有用心的阴谋家。

觉醒后的中医学生出路在哪

科学探求者

在我文章的评论区或者是收到的私信当中,偶尔会有一些网友问我中医学生的出路在哪。这部分网友大多已经是有所醒悟的中医专业的学生,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所学的中医内容与真正的医学和科学相去甚远,也已经开始着手逃离中医这个看不见底的深坑,寻觅自己真正的出路,但是他们往往苦于中医专业出身的束缚,在职业方向的转型上会走得异常艰难。

世故三昧

科学探求者

鲁迅曾在《世故三昧》一文中这样写道: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固然不是好话,但说他“深于世故”也不是好话。“世故”似乎也像“革命之不可不革,而亦不可太革”一样,不可不通,而亦不可太通的。然而据我的经验,得到“深于世故”的恶谥者,却还是因为“不通世故”的缘故。

科普的真正对象

科学探求者

在观察网络上千奇百怪的言论时,在看到我写的科普文章被人破口大骂时,在体会到这个荒诞的世界已越来越反智时,我时常会陷入一种矛盾心态的循环之中:科普没用,无论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什么,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你科普再多也是枉然,你自以为是你的科普改变了别人,但其实你只是找到...

当科普遭遇民粹与反智

科学探求者

在我发表在微信公众号或B站的文章的评论或私信中,经常能看到有人把我骂作汉奸、卖国贼、五毛、美分、数典忘祖、网络蛀虫等等。即便我所做的不过是无偿做点科普工作,让大众了解一些科学的最新进展,揭示一些谣言的真相,提倡一下科学精神,也丝毫不能幸免。

为什么逻辑上是“证有不证无”

科学探求者

我曾在我的专栏文章:《针灸到底有没有用》一文中已经分析过,为什么“无”是没办法证明的:逻辑学上只能证明某种事物存在,而不能证明不存在,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主张某种事物存在的人天然存在着举证义务。比如主张上帝存在的人应该自己举出上帝存在的证据,而不是让认为上帝不存在的人举出上帝不存在的证据,因为这是不具备可操作性的。

穿山甲的“药效”没有科学依据

科学探求者

6月5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了关于穿山甲调整保护级别的公告(2020年第12号):为加强穿山甲保护,经国务院批准,将穿山甲属所有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调整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而在最新出版的2020年版《中国药典》(一部)中,穿山甲、马兜铃、天仙藤、黄连羊肝丸等四个品种也未被继续收载。

同性恋并非是一种病

科学探求者

最近和网友们聊起了关于同性恋的话题,发现即便是在一群以科普为爱好的朋友当中,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疾病、同性恋是否是一种不正常的性关系,都还存在着巨大的争议。这其实并不奇怪,同性恋的逐渐非罪化、非病化,并且逐渐被这个社会所包容与接受,也不过是最近几十年的事,并且直到如今同性恋者们依...

达克效应与认知的四个阶段

科学探求者

有人曾经总结过,一个人的认知过程一般要经历这么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二阶段:知道自己不知道; 第三阶段:知道自己知道; 第四阶段:不知道自己知道。这一认知过程,恰与Dunning-KrugerEffect(达克效应)的总结相类似:越是无知的人就越自信。

论偏执

科学探求者

无赖精神 鲁迅曾经在《娜拉走后怎样》里说过这样一段话:“世间有一种无赖精神,那要义就是韧性。听说拳匪乱后,天津的青皮,就是所谓无赖者很跋扈,譬如给人搬一件...

我们应该告诉下一代的是真相

科学探求者

孙杨暴力抗检事件,目前来说已经是走向完全相反的节奏了,《检察日报》全版刊出的三篇评论文章重新为这次事件的官方态度定了基调。这三篇文章不仅认同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孙杨禁赛八年的裁决,而且对孙杨不配合药检取样、把个人荣辱和国家捆绑的行为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

主动退出世界医学院校名录是中医发展的正确方向

科学探求者

近期有一则消息迅速引爆了大家的朋友圈和各种媒体平台,那就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等8所中医药大学突然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orld Directory of Medical Schools, WDOMS)给除名了。这8所被除名的中医药大学分别是:北京中医药大学、贵阳中...

从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谈起

科学探求者

一年前的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在各个媒体平台上出现了疯狂刷屏的现象。说来惭愧得很,在此之前我其实根本不知道翟天临是谁,又是干嘛的,只是看了新闻才隐约知道这位演员现在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又因为身披“学霸”光环,所以说话狂气一些,我们这些吃瓜群众自然应该表示充分理解。

野生动物是中医养生思维的牺牲品

科学探求者

华南农业大学网站2月7日发布消息 , 华南农大、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杨瑞馥研究员及广州动物园科研部陈武高级兽医师开展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批评中医的人到底在呼吁什么?

科学探求者

其实我的观点在我的专栏文章:《怎样才是科学的养生观》(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77638),《中药到底是“纯天然无毒”还是“是药三分毒”》(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914836),《驳中医之所谓“...

针灸到底有没有用?

科学探求者

一、什么是针灸 针灸是针法和灸法的合称。简单来说,中医学上的针法是指采用特定手法将针刺入人体穴位(腧穴),灸法一般是指用艾绒制成的艾条或艾炷温灼人体穴位,以此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尽管针灸一直被认为是中医的特色疗法,但事实上针灸的历史远比中医理论来得悠久,针灸疗法的起源最早...

“成功学”真的让您成功了吗?

科学探求者

本人在本科期间曾一度非常迷恋成功学,在大一至大三期间购买或阅读了大量成功学相关的书籍,如《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大学不知道》,李开复的《做最好的自己》、还有《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影响你一生的心态与细节》、《人性的弱点》、《人生策划》等等,主动或者被迫听过很多所谓的“成功学...

什么是科学

科学探求者

伽利略 一、什么是科学 现在的国际科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科学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且科学的诞生主要源于两个部分的结合: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与实证方法。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起源于古希腊,而实证方法则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把实证加到严谨的形式逻辑系统或纯粹的哲理思辨上之后就产生了科学。

批判性思维的觉醒

科学探求者

前段时间看到棒棒医生在《我的医学素养曾经这么差》一文中对自己曾经轻信中医药的“黑历史”进行了“无情揭露”与深刻剖析,也看到这些事被不少中医粉翻出来当作嘲笑棒棒医生的把柄,他们认为棒棒医生“用过中药注射剂就没有资格再批评中医药”,然而我在敬佩棒棒医生的开诚布公之余,不得不说句公道...

启蒙现在还有必要吗?

科学探求者

描述启蒙时期法国沙龙文化的画作“Une soirée chez Madame Geoffrin”我曾经在四年前的一篇文章中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以方舟子为代表的科普人士们对启蒙大众的不懈努力不仅仅是一场对中国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工程,更是一场从深层次改变浸淫在传统文化里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