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探求者

科普写作者。

中国向何处去

当担子来到习近平肩上的时候,一切却改变了模样,大家只能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动态清零和反美反日的战狼思维洗脑下,做千年大计、共同富裕、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是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成了痴人说梦,反而还要在21世纪迎来一位新皇帝的登基。这一幕的滑稽与荒诞的程度,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力。

二十多年前,徐中约所著《中国近代史》在结尾处曾这样展望过中国的未来:当前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大部分是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他们将毫不犹豫地在21世纪将中国带入科学和资讯新时代。现在的中国人普遍对未来持有乐观的看法,相信自己的国家会成为经济强国,虽然向往其他文明国家居民那样的生活,但他们不主张暴力推翻现行体制,他们更希望通过微小的进步和改变建立起更自由的政治制度,一种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将应运而生。——是的,这曾经的确是有可能的,但前提是每一位继任的国家领导人都能这样想这样做,一旦有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并不打算这样做,或者他们其实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事态的发展都将彻底逆转、万劫不复,不幸的是,目前的现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不彻底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正是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问题的总根源。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在保持国有经济原有地位和行政主导大体不变的条件下,实行了一系列变通性制度安排。这虽然确实造就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但它们并没有及时地被更加正式的法治体系和市场机制所取代,而是逐渐固化为了一种国家主导型的重商主义体制。可以说,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步履维艰,结构失衡难以解决,寻租腐败日益猖獗,贫富差距急剧拉大,是这一体制的必然结果。在这之后,既得利益者们已经成为了继续改革的阻力,他们用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转移目标,把民众情绪引到了反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去。现在的政府已经用现代化、稳定、国家民族利益、民生、理想代替了现代性、自由、个人权利、民主、理性这些普世价值的核心和基础。我们可以断言,作为官方改革,这种单纯由政府自上而下的改革尝试已经是一条永远看不到希望的道路。

       在社会文化领域,当前的中国各级政府也已经坠入塔西佗陷阱难以自拔,特别是在新闻管制、言论审查和司法不公的今天,政府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让民众嗤之以鼻,政府的奇葩政策和弱智辟谣在民间的解读已经完全与官方解释相反,这完全归因于个人言论的不自由、新闻媒体的不自由、司法机关的不独立、行政程序的不透明、文化领域的反文明。群体性事件、官员贪污腐败、贫富差距过大、物价飞涨、教育、医疗、住房等各种民生问题、民主权利问题、出版及新闻管制问题、外交失败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等等,都是中国社会存在的不同于官方宣传的残酷现实。全能政府已经将一切收归国有,一切不利于政府的言论和新闻都不可能在报道之列,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思路使得底层民意和利益诉求被无视而不是被重视,甚至很多民间求助、上访民众和群体性事件都被当作不稳定的源头而遭到严厉打压,这更使得整个社会人心浮动、动荡不安、道德败坏,报复社会的暴力杀人事件越来越层出不穷。官员所代表的政府与民争利,在城市化的道路上踩着底层民众的头颅昂首前进,任何形式的抵抗在当政者看来都是大逆不道。

       中华民族是一个经历了多重苦难的民族,几千年传统专制文化的压迫和洗脑以及近代的百年国难让中国人成为了世界上最能吃苦的人群,任何“民主、自由、科学”这样高阶段的词汇和他们几乎绝缘,他们生存的唯一希望不过是获得基本的温饱和简单的声色之娱,更底层的民众往往挣扎在生死线上,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廉价劳动力群体的一分子。毛泽东的“大同”理想由于太过理想化已经被实践证明完全失败,并付出了数以千万计生命的代价;实用主义的邓小平的“小康”理想也许更接近现实一些,江泽民、胡锦涛继承了这一使命,努力建设市场经济与和谐社会,并准备毫不动摇地将中国引向更高层次的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然而当担子来到习近平肩上的时候,一切却都改变了模样,大家只能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动态清零和反美反日的战狼思维洗脑下,做千年大计、共同富裕、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是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成了痴人说梦,反而还要在21世纪迎来一位新皇帝的登基。这一幕的滑稽与荒诞的程度,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力。

       中国作为一个古老的国度,从黄河文明走到了商朝的奴隶社会,周朝的封建社会,经历了春秋战国时期之后,被秦国建立的帝国制度所取代,这种制度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直到孙中山建立了中华民国,然而短暂的中华民国只存在了38年便旋而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取代,最终是马克思主义在这片国土上被悉心实践,然而最后带来的却是中华民族从未有过的浩劫。时至今日的中国,到底该将走向何方?是回到少数人专制和大众贫困的旧体制,是走向被称之为“权贵资本主义”的暴力社会主义,还是走向现代文明所倡导的三权分立、民主宪政和多党制?“普世价值”和“中国模式”之争,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无法回避的一个方向性论争,走在十字路口的中国,目前显然已经走向了现代文明的反面。

       多年前的经验已经告诉我们,暴力革命已经成为一条代价过大的道路,拥有暴力机关的政府也绝不会容忍这样的苗头出现,因此这苦涩的恶果似乎正在被所有沉默应对甚至拥护独裁的中国人所集体吞下,他们大多已经习惯了在这种自欺欺人的环境下苟活,对任何敢于反抗的人都是冷眼旁观、冷嘲热讽、吹毛求疵、幸灾乐祸。是的,勇于反抗是很难做到的,反抗行为也往往以失败告终,但我们不应对反抗者冷嘲热讽,因为他们至少还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这正是他超过我们的地方;是的,勇于反抗是超越了求生本能的,反抗行为也往往会被打击报复,但我们不应对反抗者幸灾乐祸,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为大众的权利奋斗的觉悟,这更是他超过我们的地方。

       鲁迅说过,“自欺”并非是现在的新东西,现在只不过日见其明显,笼罩了一切罢了。然而,在这笼罩之下,我们有并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就像令人深感敬佩和鼓舞的义士彭立发那样,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这位义士的筋骨和脊梁。愿中国的青年们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他便是唯一的光。


                                                                                                                   2022.10.16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丛林社会里的中国人

启蒙现在还有必要吗?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