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轮回
梦之轮回

科普写作者。

从预制菜到转基因

不论转基因食品本身再好,预制菜技术再安全,民众们都会出于朴素的自保意识、公平期待和对政府的不信任,反对它们的推广和应用,这正如反对者所认为的“他们可能不懂科学,但他们懂中国”。

预制菜,又称预制调理食品,一般指以农、畜、禽、水产品为原辅料,经预加工(如分切、搅拌、腌制、成型、调味等)和/或预烹调(如炒、炸、烤、煮、蒸等)完成的菜品,通常在冷链条件下储藏或运输,供消费者或餐饮加工者简单加热或烹饪后食用。

        虽然预制菜并非新生事物,其在欧美、日本早已形成较为成熟的以快餐食品、冷冻食品为代表的预制菜产业,但是预制菜在传入中国后由于冷链技术等相关配套条件的不成熟,行业整体发展一直较为缓慢。然而随着近年来外卖行业的兴起,特别是由于三年疫情封控的原因,居民外出行动受限,家庭预制菜需求急速增长,同时伴随着冷链技术的发展,中国的预制菜市场规模已经迅速膨胀。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显示,疫情期间90%以上的餐饮企业开始出售半成品和预包装食品,截至2022年底,中国共有预制菜企业7.2万家,一跃超过美国和日本,成为全球预制菜企业最多的国家。2022年中国的预制菜市场规模预估达4196亿元, 2026年则有望达到万亿水平。

        基于行业现状,2023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大力培育发展预制菜产业,然而此举却把过去由于有意无意降低热度而不被大众广泛讨论的问题摆上了桌面,在公众舆论中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特别是新学期开始后“预制菜进校园”的话题更是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教育部被迫于9月23日进行了回应:“鉴于当前预制菜还没有统一的标准体系、认证体系、追溯体系等有效监管机制,对“预制菜进校园”应持十分审慎态度,不宜推广进校园。”,自此,“预制菜进校园”的风波算是暂时告一段落,然而社会上对预制菜的质疑之声却并未停止,甚至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其实当我们仔细观察民众反对预制菜,特别是反对“预制菜进校园”的言论时,我们可以发现民众反对预制菜的原因和反对转基因的原因极为相似。在预制菜问题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和反对转基因食品时几乎一样的理由,比如:

1.       “请领导们先吃”,“请公务员们每天都吃预制菜”,“如果预制菜真有那么好,请先从机关食堂和省委市委幼儿园开始推广”。

2.       现在吃了安全不代表将来也安全,喜欢吃的请自己先吃三代以后再来说安全。

3.       预制菜是一个新事物,对人的健康影响尚未可知,“绝对不能在孩子们身上做实验”。

4.       我不是不相信预制菜本身,我是不相信中国的食品安全。

5.       不管预制菜是否安全,请给我知情权和选择权。

        这些朴素而直觉化的反对声音当然谈不上有什么科学证据和逻辑分析,但是从他们的表达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对预制菜和转基因的反对本质上都是源于对未知事物的本能恐惧和对中国食品安全的不信任。以方舟子和崔永元为正反方代表的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的全民讨论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十年,时过境迁,当年的讨论自然谈不上达成了什么共识,当事的双方也都失去了在国内公开发声的渠道,虽然我对转基因技术安全性的支持始终如一,并且依然不认可崔永元及其信徒对转基因食品的无脑反对,但是对处在复杂社会环境中的中国人却有了更多的共情态度。转基因食品也好,预制菜食品也罢,它们在科学规范的生产流程和细致完善的市场监管机制下,确实不会存在食品本身的安全性问题,只要这个政府和社会拥有良好的信誉和规范,那么民众就会出于对政府和法治的信任,接受这些产品进入市场,这正如转基因食品和预制菜在美国和日本的命运。但是当政府和企业不存在公认的信誉和口碑,还频频出现诸如“三鹿奶粉事件”、“苏丹红事件”、“鼠头鸭脖事件”为代表的食品安全危机;假酒、假牛肉、地沟油成为全民皆知的公开的秘密;民脂民膏供养的机关食堂和特供食品使得特权阶层宛如人民大众的太上皇,那么不论转基因食品本身再好,预制菜技术再安全,民众们都会出于朴素的自保意识、公平期待和对政府的不信任,反对它们的推广和应用,这正如反对者所认为的“他们可能不懂科学,但他们懂中国”。

        科研人员和科普人士们当然可以继续从科学和逻辑的角度普及转基因食品和预制菜的安全性,与那些妖魔化它们的声音作斗争,尽最大的努力让有关它们的讨论回归理性,这既可以说是他们的使命,也应该是他们自我实现的目标。但是中国民众当前最需要的“科普”,也许并不是科学知识和逻辑课程本身,而是对政府职能和责任厘定的认知和态度。

         民众也许需要明白,我们并不需要一个全知全能的政府,把一切权力都攥得密不透风,这往往导致专业人士的水平无法正常发挥,专业人士的意见无法得到尊重和采纳,科学进步的成果也就无法得到真实的转化。转基因也好,预制菜也好,它们原本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时代发展的必然使命,这些本应该由专业人士进行评估和鉴定,并交由专业的机构去批准和推广,而不是由外行的领导人进行拍板和决策,甚至横加干涉专业人士的判断。让专业人士去设计科学规范的生产流程,政府要做的只是建立并维护细致完善的市场监管机制,让转基因也好,预制菜也罢,都可以真正得到有效的监管,那么民众的疑虑自然也会逐渐地得到缓解。但是这一切在目前的中国基本是无从谈起,专业人士的意见在能决定一切的外行领导眼里只具备参考价值,一系列奇葩的操作也已经让现在的政府民心尽失,一地鸡毛的市场乱象也让民意根本无法接受存在巨大隐患的中国监管体系。

        民众也许需要明白,我们更不需要一个无法追责的政府,把一切责任都撇得一干二净,这只是在事实上滋生了一群尸位素餐、高高在上的官僚,它们不仅做不到建设一个民主法治、廉洁高效的政府,也无法建立起一个公开透明、规范运行的市场,它们甚至还要故意扰乱原本健康的市场秩序,人为地给民众制造认知困境,以达成其卑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近期发生的“核废水事件”,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操弄民意、煽动仇恨、制造恐慌,有意误导民众认为日本排放的是“核污水”,刻意打压理性的科普声音,煽动民众对日本的极端仇恨,并全面暂停进口日本水产品,这反而使得中国本土的海鲜产业遭遇严重打击,民众对食品安全的不信任态度进一步加剧。当中国政府在操弄民意攻击日本的“核污水”安全问题上获得巨大红利时,它们却并不明白同样的质疑“逻辑”也会被用在国内的“预制菜”问题上,因此中国政府在推广预制菜的过程中,也必然会付出同样巨大的甚至更大的代价。

 

2023.10.01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