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蘭因絮果(中)

若是真的散了,就回不去了

他父母和他是向著我的,因此他姐姐對我百般刁難,我為了他忍耐著,他為我也和他姐姐頂撞著,他姐姐最常說的就是

「一個外人就把你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以前很聽話的,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但現在你為了這個外人跟我生氣,我是你姐姐啊!」

不過那時候的他還算是神隊友,懂得去緩解我和他姐姐的問題,之後就再也沒什麼大衝突了,但是,一個坎過了就會又接著來一個坑,我的留學簽證到期了,我爸媽執意要我回台灣,他父親想要我去他們家公司上班,以後也可以在旁邊幫襯他,不過我還是回了台灣,分隔兩地幾個月後,我決定做了一個沒有人會想到的決定。

我留了一封信給我爸媽,然後就為愛走天涯了,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叛逆期,在大學畢業後才發病。

現在想想,真佩服自己年輕時的勇氣,可又後悔當時的魯莽,人生沒有後悔藥,所以我很拼命的過生活,想讓我爸媽知道,我和他在一起很幸福,不要擔心。

他們全家,包括親戚都很疼愛我,是真的把我當自己的孩子照顧(除了他姐姐),後來我就陪著他在公司裡學習,去工廠裡看廠,只是我沒想到他的第一天就陣亡了,接下來生孩子前一天,都是我在公司上班,當他父親的隨行翻譯,接待外國客戶,他父親也很誠實地告訴我,他很喜歡我是因為他兒子為了我做改變,而我又可以補上他兒子的不足,這樣他才放心交接公司,我沒有覺得被利用,反而覺得被看重了。

住久了也認識了他從小到大的玩伴,他們也都對我很好,有出去吃飯也會帶著我,絕對不會丟我一個人在家,我以為我們可以就這樣幸福的過下去,可是所有所有的一切就在三個月內全變了。

他:「我一定會好好對妳,不讓妳受委屈。」我:「你當然要對我好,我丟下了我的家人,一個人為了你來這裡生活,我在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你可以依靠了。」他:「我知道!一定的!」

懷孕後,他也一樣對我關愛備至,想吃什麼一定會買給我,無論多晚,無論多早,無論要吃的多奇怪,他都會想辦法買給我,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哇~原來這就是家的感覺啊!懷孕到4,5個月的時候,他要回加拿大一趟,因為移民監(永久居民要在5年內住滿3年才可以轉公民)還沒做完,所以他就飛去了溫哥華,就為了三個月移民監,一切都像失去引擎的飛機,急速墜下。我在中國等他三個月回家,他在溫哥華的家和他姐姐生活三個月,我的世界就此崩塌,而且塌的非常徹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蘭因絮果(上)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