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2)

「大部分的人都因為童年快樂一生,但,有些人卻是用一生在治癒童年。」我用螢光筆將這個句子畫上記號。

「遲芸芸?」有個陌生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嗯?」我自然地回頭看了看是誰。

「真的是妳啊!芸芸!」一個男人帶著陌生又熟悉的聲音邊說話邊走向我。

「你⋯你是?」暗暗的街道,我站在一盞路燈下瞇著眼睛想仔細看清這個人。

「是我啊!妳王叔叔,妳忘記我了嗎?」就在他跟我有十步的距離時,暗黃的路燈照清楚了他的臉,他帶著詭異的笑容和以前的那種眼神看著我。

「王⋯王⋯叔叔⋯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驚恐的結巴問著,腳步不斷地往後退。

「我找了妳好久!妳知道我有多想妳嗎?關在裡面的每一天我都期待著和妳見面!今天終於找到妳了!」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我一步一步的往後退。

「你再過來我就要報警了!」我從包包拿出手機和防狼噴霧劑,我快速的撥通報警電話,將防狼噴霧對著他。

「王叔叔就是看看妳好不好?沒有別的意思!不需要報警!我走了,走了!」他舉起雙手示意他不會再靠近,要我不要報警,他要離開了。

但我還是站在一盞較亮的路燈下,持續這個動作,直到他離開我視線,我崩潰的跌坐在地上,立馬撥了電話給青清。

「妳說什麼?!他居然知道妳現在住哪裡了!?」青清激動的說著。

「怎麼辦青清,我好害怕!」我哭著跟青清說。

「要不妳最近都在我家住吧!」青清安慰著我說。

「可以嗎?會不會打擾你們?」我一直克制不住情緒。

「當然啊!明天我們先去報案吧!」青清幫我準備好換洗衣服,要我先去洗澡。


為什麼!?為什麼要找我?對我造成的傷害還不夠嗎?我坐在浴缸裡,蓮蓬頭的水不停的往身上沖,我覺得自己好髒,為什麼我好不容易才恢復原來的生活,又要這樣出現在我面前?我在浴室裡哭了好久好久。

接下來我在青清家留宿了好些日子,青清幾乎沒離開過我身邊,但我覺得這樣已經很麻煩青清了,於是,我決定搬回家住。

「妳確定嗎?」青清擔心的問我。

「嗯!我在妳這裡也打擾很久了!」我邊收拾行李邊說著。

「可是,那個姓王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啊!」青清快速地坐在床上對我說。

「我會先去我家附近的派出所備案再回家,這樣應該對他會做到一些警醒作用吧!」我苦笑的說。

「那我陪妳去派出所,送妳回家我才放心!」青清說。

「好。」我微笑的看著青清。

到達我家附近的派出所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即使路燈已經亮起,這裡的道路一樣不是很明亮,就連派出所的招牌燈和室內燈亮著,也一樣陰暗。

「您好,我們想要報案!」我和青清推開派出所的門後對著坐在前台的警察人員說著。

「請問是什麼樣的案件呢?」警員起身詢問著我們。

「嗯⋯性騷擾和跟蹤?!」我和青清都不曉得該怎麼說報案的是由,畢竟當年事情發生時,我的家人選擇沈默。

「性騷擾和跟蹤嗎?兩位請跟我往這裡走,這裡的這位警員會替妳們做筆錄。」警員對著我們說。

「妳好,請問要報案的是哪一位?」幫我們處理的是一位女警,她的聲音很溫柔。

「是我!」我小聲的說。

「那妳可以跟我描述一下事發經過嗎?」女警員問我。

「嗯⋯但是,可能有點長⋯」我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

「沒關係,妳慢慢說!不要害怕!知道嗎?我先去倒一杯熱茶給妳。」女警員拍拍我的肩膀和我說著。

「給妳!妳就慢慢說!這裡很安全!」女警員把茶遞給我後,坐在電腦前繼續對我說。

「前幾天,王叔叔找到我,他應該是才剛從牢裡放出來,我已經搬家很久了。」我的手有點發抖。

「妳說的這位王叔叔妳認識嗎?他是因為什麼坐牢呢?」女警員持續問著。

「他⋯他是我小時候的鄰居,後來我們搬家了,我們沒有告訴任何鄰居搬去哪裡,所以他突然出現在我家附近我很害怕⋯」我手抖得更厲害了,青清發現後立馬握住我的手。

「你們是為什麼搬家呢?妳還沒告訴我他是犯什麼罪才去坐牢。」女警此刻發現青清握著我的手,然後我的身子微微顫抖。

「妳還好嗎?怎麼了?」女警擔心的拍著我的背。

「妳叫遲芸芸對嗎?芸芸,妳聽姊姊說,妳慢慢說,不要害怕,姊姊在這裡,他不會再傷害妳了!」女警邊搓著我的手臂邊說。

「好⋯,呼~」我大大的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叫王崙貴,是我小時候樓上的鄰居,以前很照顧我,後來⋯他趁我父母不在家便性侵了我⋯」我慢慢的說出這幾句話。

「那當時你們有報警嗎?」女警問。

「沒有。爸媽覺得丟臉,所以我們很匆忙的就搬走了。後來聽說是他也對其他孩子做同樣的事,有人去報警,他才去坐牢⋯」我接著說。

「所以他最近出獄了?」女警心疼的看著我。

「也是前幾天我回家被他叫住,我才知道他出來了,但是他怎麼會知道我家?他還說了很多可怕的話,說他很想我⋯」我用手摀住耳朵,不想再去回想。

「妳放輕鬆,妳先把家裡地址告訴我們,還有妳在哪裡遇見他的,妳們都還是高中生吧!學校名字也跟我說,我會在這些區域請警員多加巡邏,我也會將報告呈交上去,畢竟他是有案底。」女警拍拍我的手要我別擔心!

離開警局後,我覺得如釋重負了,以前還小,只能順著父母,但現在我終於可以為自己站出來,做正確的事,保護自己的事了。

「青清,謝謝妳!妳也快回家吧!天都黑了!」我在家門口對青清說著。

「說什麼謝謝!妳等等快點洗澡睡覺,不要胡思亂想!明天早上我來等妳一起上學。」青清邊走邊大聲的向我說著。

「好!妳路上小心啊!」我也大聲的回覆著。


洗好澡,我躺在自己溫暖舒服的床上,抱著我最愛絨毛娃娃,沒多久就入睡了,可能是這些日子太累了,太緊繃了。

「明天下課得去模型室看看,該打掃一下了⋯。」睡著之前,我嘴裡呢喃著這句話,卻沒發現我窗外有個人影一直站在那裡。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蒐集是我的興趣(1)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