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3)

「這是妳小時候的創傷,要妳忘掉是不可能的,但,妳要學會和它共生,這樣妳才會快樂。」心理醫生對我這麼說著。

「芸芸~芸芸啊~」我的耳邊響起了有人叫我的聲音。

「別吵呀!我想睡覺啦!」我不耐煩的含糊回答。

「芸芸,是我,我來看妳了,我是王叔叔呀!」半睡半醒間發現他的聲音似乎已經快到我的耳邊。

「王叔叔?!」我驚醒的從床上坐起,打開床頭檯燈,仔細的看著房間每一個角落。

「原來是惡夢啊⋯」房間裡沒有任何人,而我一直都習慣鎖著門睡覺,我擦了擦額頭冒出的冷汗,躺回被子裡,關上燈,準備繼續睡覺。

「芸芸~王叔叔很想妳啊!妳有想王叔叔嗎?」在我入睡沒多久,他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了。

「芸芸,妳忘了那天我們有多開心嗎?我每天都在回味那一天呢⋯嘿嘿嘿⋯」他的的笑聲令我感到反胃。

「這只是夢,睡自己的,睡著就好了,聽歌!對!聽歌!」我戴上耳機,想用音樂擋住那個噁心的聲音。

「芸芸,妳不來幫王叔叔開門嗎?」他繼續說著。

「芸芸~芸芸~」他不停的喊著我的名字。

「不要再煩我了!」我坐起身大聲的說著。房間依然沒有任何人,我就知道又是夢,煩死了,現在連睡覺都不讓我睡了嗎?

「芸芸~幫我開啊!」他的聲音又出現了,可是,我還醒著啊!難道⋯不是夢?

「芸芸~芸芸~那我就只好自己進去了喔!」他邊笑邊小聲的說著。我不停的在房間張望,房間只有我自己啊!門也沒有要被打開的感覺啊!

啪嗒!窗戶被打開了!王叔叔就站在窗戶外面盯著我看,帶著那個令人厭惡的笑容。

「芸芸,我馬上就進去陪妳,妳等等我啊!」他說完後便從窗戶爬了進來。

「你要幹嘛!!不要進來!你出去!我要叫人了!我爸媽都在家!我要報警了!!」我從床上跑到靠近門口,手裡拿著防狼噴霧。

「芸芸,別害怕,叔叔只是疼疼妳!」他已經進到我的房間,坐在了我的床上。

「我要報警了!」我低頭拿起手機準備撥號。

「妳不會的。」他快速地跑過來抓住了我的手,另一隻手摀住了我的嘴巴,他將我抱到床上,然後拿出膠帶貼住我的嘴巴和綑住我的手腳。

「妳看!乖乖的,不是很好嗎?」他用手摸著我的臉頰,我不停地掙扎,不停的流淚。

「叔叔好久沒疼妳了,妳一定也很想念吧!沒關係!今天叔叔會好好疼妳的!」他邊說邊試圖脫掉我的睡衣。

「哇⋯妳看看我的芸芸,長大了,是女人了!不過沒關係,叔叔一樣愛妳!」他用手輕碰著我的身體,一隻手拿著我的衣服聞著。

「真香!芸芸的味道還是這麼香!我再仔細聞聞!」他的臉靠近我的身軀,從我的頸脖開始嗅聞到我的胸前。

「芸芸⋯叔叔,忍不住了!妳是不是也等不及了?」他粗魯的脫下我的褲子,我邊哭邊用力地掙扎著。

「不要!!!!」我大聲的喊著,然後從床上驚坐起來,我緊張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著,窗戶還有房間內的一切。

「這是什麼恐怖的夢中夢啊⋯。」我全身的汗浸濕了睡衣,我決定去沖個澡,我確認了窗戶有安全鎖上,床底,衣櫃都沒有人,就去沖澡了。

「舒服多了!」洗完澡的我坐在床上,又再一次巡視一下房間內部和窗鎖及門鎖。

「拜託!讓我好好睡覺吧!」我閉上眼睛後,默默在心裡祈禱著。

鈴~鈴~鈴,我迷迷糊糊的按掉手機鬧鐘,看一看時間已經早上8點半了,怎麼覺得才睡一下下而已⋯我慢慢地坐起身,回想著昨天的夢境,實在太可怕了,可怕的太真實了,我用力的搖晃了我的頭,試圖想讓那個惡夢隨著擺動而散去,但,越是這樣,越是清晰。

「早啊!芸子!我的天啊!妳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我看看!眼睛裡還有血絲!」青清看著我的眼睛擔心的說著。

「哎唷!沒事啦!就是做了個惡夢!」我乾笑著把青清手勾住,想轉移她的注意力。

「什麼惡夢?該不會是⋯」青清說著說著突然停下腳步看著我問。

「不是啦!就是夢到有鬼!哈哈哈哈!」我隨便掰了一個理由。

「那就好!」青清終於又開始往前走了。

「妳有什麼一定要說,不要什麼都悶在心底,知道嗎?」青清勾緊我的手說。

「知道啦!別擔心!我們去吃早餐吧!」我拍拍青清的手說。

一整天我完全無法集中精神,腦袋裡滿滿都是昨天夢裡的畫面,我從藥盒裡拿出了兩顆止痛藥吞下,大口大口喝著水,想用水來沖去夢魘,希望止痛藥能抑制腦袋裡的思想,過了一會兒,心境似乎平靜了,腦袋也沒那麼疼痛了,只是有些睏意湧了上來,我睡著了,可能是昨天晚上太緊繃了,沒有好好休息到的緣故,但是,青清怎麼一直喊著我的名字?其他人怎麼也跟著喊我的名字?我怎麼了?不管了,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芸子!芸子!妳醒了?!」青清輕聲的喊著。

「青清?怎麼了嗎?」我緩緩地張開眼睛,看見青清坐在旁邊擔心的看著我。

「妳好點了嗎?」青清的聲音充滿的擔心。

「這裡是哪裡?我怎麼在這裡?」我扶著頭慢慢的坐起。

「妳在保健室!妳突然昏倒了!嚇死我們了!」青清把旁邊的水杯遞給我。

「昏倒了?我只是很睏而已⋯」我小口喝著水說。

「妳真的沒事嗎?怎麼才回家一天就變這樣?」青清焦慮的問我。

「別擔心!我真的沒事!可能我自己太緊繃了!」我淺淺的笑著說。

「真的嗎?」青清不停地追問。

「真的!」我握著青清的手說。

「我就暫且相信妳!妳要再休息一下嗎?」青清撥了撥我的頭髮說。

「我沒事了!走吧!回教室了!」我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不用了啦!」青清笑笑的說。

「為什麼?」我轉頭問青清。

「已經放學啦!」青清兩手拎著書包大笑的說。

「天啊!我是睡了一天嗎?我的天啊!」我驚訝的摀著嘴巴說。

「妳覺得呢?走吧!」青清越笑越大聲。

「不準笑!丟臉死了!」我趕緊穿好鞋,從青清手裡接過書包。

「我要去吃蛋糕解解悶!!」我鬧脾氣的說著。

「是是是!睡美人~走吧!讓小的帶您去吃好吃的蛋糕。」青清擺出丫鬟的姿態對我說。

「妳還玩!討厭!」我嘟著嘴說。

吃完蛋糕後,我和青清便在捷運站分開了,因為我還得去模型室打掃,所以沒讓青清繼續陪著我。我去模型材料行買了些製作模型的原料,手裡提著袋子,一邊哼著歌,腦袋裡在思構著接下來要做的模型架構,模型室是在家裡附近的一個地下室,是隔壁的老太太原本用來當倉庫的,後來,我請求老太太讓我使用,當然她的東西還是放在裡面,只是空間還很大,所以老太太也就答應讓我在那裡做我的模型。

「芸芸~」那個人的聲音又突然響起,我下意識的東張西望,但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難道我幻聽了?!」我掏掏耳朵,繼續往前走。

「芸芸~」又來了,那個人的聲音又出現了,而且比剛剛離得更近了。

「芸芸啊~」我站在原地發抖不敢動,但聲音幾乎就在我的身後了。

「我的芸芸啊!我們又見面了!」他貼在我的耳朵旁,輕輕地吐出這些字。我快速的把腿就跑,完全不敢回頭看,他的步伐也跟著我跑了起來,而且是飛快的。

「加油!遲芸芸!馬上就到模型室了!再跑快一點!」我在心裡對自己這麼說著。我一手提著袋子,一手往包包裡尋找鑰匙,我回頭看了一眼,他離我還有點距離,開門躲進去是來得及的!於是我拿出鑰匙準備開門,也許是太緊張,我怎麼也對準不了鑰匙孔,我不敢回頭看他,但我聽見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芸芸!別跑了!」他喘息著說。

「你不要過來!」我大聲對他喊著,手裡依然不停的試圖要將門打開。

「芸芸,妳乖乖的聽話吧!」他的聲音幾乎就要到我身後了。

「你滾開!!!」我大聲嘶吼著,門終於被我打開了,我立馬跑進模型室,然後將門關上,可是,來不及了。

「芸芸,我說過,妳是屬於我的。」他的手卡進了門縫,我無法將門關上,他用力地推開門,而我也被他的力道推倒在門後,他就這樣進入了模型室。

「芸芸,妳知道我有多麼想妳嗎?」他關上門,然後將門反鎖,一步一步朝著對坐在地上的我前進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蒐集是我的興趣(1)

蒐集是我的興趣(2)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