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4)

如果有一個做盡壞事的人死了,有人會找他嗎?有人會同情他嗎?有人會替他難過嗎?有人⋯會指責殺死他的人嗎?

外面突然下起大雷雨,我蹲在地上用鋪在地板上的塑料布將他層層捲起,我拿出了所有膠帶,不斷不斷的重複纏繞著整個塑料布裹,好確認沒人可以從外面看見裡面的東西,我在倉庫裡找到一個大紙箱,我用多餘的塑料布先往箱子內部鋪了兩層,但是,他真的太重了,花費了我好大的力氣才把他弄到箱子裡去,我在裡面丟滿了乾燥劑和泡綿,把上層的塑膠布蓋上,包好,再用膠帶重複黏貼,確認它不會鬆開。因為外面的大雷雨,我擔心紙箱很容易就濕了爛了,於是我又用塑料布將紙箱外層層層包住,也一樣用膠帶封住固定,花好了幾個小時,終於把他打包完成,我坐在模型室的沙發椅上看著面前的紙箱,我氣吁吁的用腳踢著箱子!

「他媽的!活著就是個麻煩人,死了更麻煩!」我不停的踢著箱子說。

「先把這裡打掃打掃!你就在這裡睡一晚!明天再處置你吧!」我用腳用力的把它移到牆邊後,便開始打掃模型室,然後把今天買的模型原料倒出來在桌上先做分類。

我拿出畫紙和畫筆,慢慢的架構出這次想要做的模型,大概規劃了一下內部構造,在旁邊備註需要加些什麼東西,並在記事本上寫下該買的模型材料。

「哈~~啊~~~」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眼眶有點眼淚。

「該回家了!」我邊收拾東西邊說。

「對了!差點忘了!」我回頭看著紙箱,想起它還在那裡。

「明天再來處理你吧!你就在這裡先委屈一晚吧!」我蹲在箱子前敲了敲,笑著說。

「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哼著歌,腳步輕盈地走出模型室,然後愉快的將門反鎖再上鎖。

一路上,聽著歌很快就到家了,只是回到家,忙碌的爸媽依然不在家,我走進自己的房間,放下包包,準備好好去洗個熱水澡,再泡個熱牛奶就可以喝完上床休息啦!

躺在床上的我心情快樂異常,不曉得為什麼,反正就是很開心,我抱著我的絨毛娃娃,馬上就入睡了,深深地,穩穩地,舒服地。

「還好明天是週末⋯可以睡晚一點⋯」我嘴裡含著這些字昏睡了過去。


「芸芸!遲芸芸!太陽都曬屁股了!妳還不起來!」門外傳來媽媽做飯的聲音及呼喊聲。

「好啦!起來了啦!」我緩慢起身,打著哈欠,抓著頭髮,放空了幾秒後下床準備洗漱。

「女孩子家的!妳看妳那什麼樣子!快去洗臉吃飯了!」媽媽搖頭著看著我說。

「知道了啦!」我像蝸牛一樣往廁所移動,花了一會兒功夫才準備好坐在餐桌上。

「妳今天有什麼計畫啊?!」媽媽問我。

「去買材料,然後就去模型室做模型吧!」我邊吃菜邊說。

「這次要做什麼啊!?有要參賽的嗎?」媽媽夾了一塊肉到我碗裡。

「嗯!要做房子的模型,但只要剖面圖就好,麻煩的就是家具那些都得做。」我夾起了肉配了一口白飯。

「那妳得專心做,拿個獎回來啊!」媽媽盛了碗湯喝著。

「哪一次沒給妳拿獎回來了!」我指著牆上和櫃子上的獎狀獎盃。

「這種多拿些,對妳未來進大學或找工作都是好的!」媽媽說。

「爸呢?」我看著電視問。

「還在睡呢!」媽媽無奈的說。

「叫他也拿點獎回來吧!別老是拿什麼全勤!」我夾了一塊肉到媽媽的碗裡。

「你爸啊!能保持現在這樣,我就感謝祖宗庇佑啦!」媽媽做出拜神的姿勢。

「好啦!我吃飽了!我要去模型室了!」我將吃完的碗筷拿進廚房後洗了個手說。

「妳東西記得帶啊!買材料的錢不夠就刷卡,知道嗎?記得帶點吃的喝的!」媽媽在廚房洗著碗叮嚀著。

「知道了媽!我走啦!」我穿好鞋就立馬出門了。

剛吃飽飯,我慢慢散步到材料行,在裡面仔細挑選需要的原料和模型,買完材料又在隔壁的咖啡店買了一杯冰拿鐵,簡直是完美!進到模型室,看到牆邊的紙箱才想起有個東西還沒處理,難怪一直覺得少做了什麼事,於是,我叫了輛計程車,請司機幫我把包裹搬到後車廂。

「不好意思!包裹有點重!因為我做模型的!有時候大小會影響重量!」我對司機抱歉地說著。

「不會啦!但是這個我們不搬的話,妳們這些小女生也搬不動的啦!」司機大哥滿頭是汗的說著。

「謝謝大哥!我們現在往象山去!」我對司機大哥說著。

「好的!啊!這個是給客人送貨喔!」司機大哥親切的問著。

「對啊!客人住在象山那裡的別墅。」我笑著說。

我拿出手機發了一條訊息後又撥了一通電話。

「喂~你有看到我的訊息喔!對!你帶著那些到那裡等我,我等等把位置發給你,你要是沒看到包裹再跟我說喔!謝啦!對了!只有我們知道,你沒告訴別人吧!嗯!那就好,我就相信你了!」我說完便掛掉電話。

「司機大哥,等等到象山我會告訴你怎麼走,然後我看你後車廂有推車可以借我用嗎?」我對著司機大哥問。

「好,妳再告訴我怎麼走,當然可以啊!我剛剛還在想那麼重妳怎麼搬!」司機大哥親切的回答著。

「大哥,前面那邊就可以靠邊停了!然後你跟我一起把包裹搬到推車上,我送去給客人,你在這裡等我,我還坐你的車回去喔!」我對司機說。

「當然好啊!沒問題!不用我幫妳推進去嗎?」司機大哥擔心我推不動的問。

「沒事,我推就好了,客人不太喜歡不認識的人進出,不好意思捏!」我尷尬的對司機說著。

「也對!是我沒想那麼多!啊妳推的時候要小心一點耶,不要弄受傷蛤!」司機大哥關心的說完便回到車上等待。

我一個人吃力的推著包裹往房子後的樹林走去,不平穩的泥土地又有些碎石,推起來更加吃力,花了一段時間,終於推到了目的地,我將包裹用力推下,然後發送訊息後就留下包裹拉著推車回到路邊了,司機大哥下車幫我收好推車,然後載我離開現場,返回模型室。

「收到訊息了吧!包裹送到了!你看到了嗎?嗯!接下來就麻煩你了!好了再拍照給我!謝謝你!改天請你吃飯!」說完我便掛上電話。看著綠意盎然的山路,好久沒到山上了,也好久沒有呼吸到芬多精了,我打開一點點窗戶,吹著微風,聞著森林的味道,好香,好舒適。

「大哥,今天辛苦你了!」我把車錢遞到司機大哥手上,笑笑地和他說謝謝。

「不會啦!妳可是好客人!我今天很開心,妳不知道我每天遇到的客人都有多恐怖!哈哈哈哈!」司機大哥笑著回答。

「那再見了!辛苦了!」關上車門前我對司機大哥說。

看著車子駛離,我看了看今天的天空,藍藍的,一片白雲都沒有,是個好天氣,我轉身用鑰匙打開模型室的門,準備開始製作模型。

叮~叮~我的手機鈴聲響起

「青清怎麼啦?」我看著顯示來電是青清。

「芸子妳在哪裡兒啊~」青清在電話那頭問我。

「我還能在哪,當然是模型室。」我從冰箱拿出剛買的冰拿鐵喝了一口。

「那我可以去找妳嗎?我好無聊。」青清慵懶的說著。

「可以啊!但來了不許搗亂喔!我作品是要比賽不是自己玩的!」我先給青清打預防針,免得她到時候給我東拼西湊的。

「是!遵命!那妳有要吃啥喝啥嗎?」青清開心地問。

「多買些喝的,我還需要一杯冰咖啡,最大杯的,然後我想吃車輪餅,奶油口味。」我一點都不客氣的點單。

「好喔!」半小時後見!」青清說完立馬掛上電話。

叩叩叩!叩叩叩!

「芸子!是我,青清,會開門啊!」青清在門口喊著。

「天啊!妳來露營的是嗎?」我看著門外拎著大包小包的青清說著。

「哎呀~別擋路~先讓我進去放下。」青清把我擠到邊邊,然後將東西放在小桌上,隨即倒在沙發上吶喊喘氣。

「累死我了啊!!」青清吶喊著。

「李青清,妳這是餵豬還是還在發育啊⋯也⋯太多了吧!」我打開一包包的零食袋喝飲料袋。

「我可是為妳著想,妳接下來要比賽了,得把妳這裡的冰箱和零食櫃啥的裝滿,才不會倒時想吃還得跑出去買,外面那麼危險!我覺得這樣最好不過了!聰明吧!」青清用手拍拍胸脯後比了個大拇指。

「是是是!還是妳想的周到!會先把這些歸位吧!我得繼續做了!欸⋯我的車輪餅呢李青清!」我回到工作台對青清說。

「車輪餅在這兒!我的大小姐!請用!」青清又扮成丫鬟的樣子雙手捧著車輪餅給我。

「芸子,妳這次要做的模型是什麼啊?」青清邊排列食品邊問。

「這次是做房子,不過是一半的房子,就是剖面圖,可以看到裡面的擺設那種。」我在紙上繼續畫著,咬著我最愛的車輪餅。

「感覺好像很困難欸!」青清倒在沙發上開了一包零食吃了起來。

「是還好,就是小家具或廚具,比較麻煩就是了。」我依然低著頭繼續畫著。

叮鈴!我的手機簡訊鈴聲響了

「都已經完成了,圓滿結束。等妳請吃飯!」訊息裡這麼說著,還附上了兩張圖片,一張是包裹在土裡一半,一張是完全埋好。

「沒問題!等我時間!」我回覆訊息過去。

「呼~終於可以安心安穩地做我的模型了!」我呢喃的說著。

「什麼?芸子,妳剛和我說話嗎?」青清一邊吃著餅乾一邊玩著手機問我。

「沒有啦,我在自言自語。」我笑笑的說。


「哇⋯呼~架構算是出來了!」我將畫舉起來看看有沒有哪裡需要修改。

「我看我看!」青清從沙發上跳起來。

「哇噻⋯芸子妳也太厲害了!」青清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我。

「哪有!這只是架構,要做完才知道!」我對著青清說。

「拜託!我又不是沒看過妳作品,妳手巧的跟什麼一樣,基本上架構出來,成品絕對差不到哪裏去,只會更好看而已。」青清越說越奉承。

「妳太抬舉我了!我可不敢當!哈哈哈哈!」我說完便大笑,青清也跟著大笑。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去吃晚餐吧!」我收拾一下東西,對著青清說。

「好啊!妳想吃什麼?」青清問我。

「都可以耶!妳有什麼好推薦嗎?」我問青清。

「乙青說捷運站附近有一家好吃的拉麵店,不如我們去試試?」青清說。

「好啊!走吧!」我將電燈關掉,關上門反鎖再上鎖,挽著青清的手往拉麵店出發。

「那家真的好吃嗎?」我問青清。

「乙青說超級好吃!」青清驕傲地看著我。

「嗯!乙青說好吃的話,那就是真的好吃,超級好吃,那就更要去吃了!」我拽著青清的手快步往前走。

「對了!妳的作品名字想好了嗎?」青清突然問我。

「嗯⋯是有個想法啦!但還不是很確定。」我一邊想著一邊說。

「那是什麼啊?」青清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我想將它取名為[蒐藏家的興趣]。」我說。

「啊?什麼蒐藏家的興趣⋯聽起來不像房子的名字。」青清一頭霧水。

「反正抽象一點比較高級,聽起來比較有層次!」我胡亂回答她。

「好像是欸!果然學藝術的人就是不同!」青清拍了我的肩說。

「小姐,妳別忘了,妳的志向也是美術大學欸!」我笑著說。

「欸~妳不說,我都忘了我的志向還真是美術大學,哈哈哈哈哈哈!」青清自己都被自己的話笑到流眼淚。

「妳喔!」我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腦袋。


「[蒐藏家的興趣]不好嗎?」我自己默默地問著自己。


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可以追蹤我的粉專和IG唷!

Matters都會互讚互追唷❤️

Liker ID:summerle1224

FB粉專:末日毒藥

IG:shmilyplannerlife

IG私人:summerle1224(若是想加這個請先私訊我是從matters來的,並留下id,感謝您!)

波波黛莉PopDaily:末日毒藥

方格子:末日毒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