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6)

怎麼樣才算失蹤?未成年是立馬就可以成立,青少年要看過去有沒有失聯或離家紀錄,超過24小時才能算,那麼成年人?

[緊急快訊]:今早接獲一通失蹤報案,失蹤者是今年就讀美術大學三年級的許姓男學生,據警方消息指出,許姓男學生自前天晚上參加慶生會後就未再返家,因父母和校方聯絡不上才聯絡報案⋯


「芸子!!妳有看到今天新聞嗎?」青清滑著手機驚訝的問我。

「沒有啊!最近的模型案件太多,連睡覺時間都沒有,哪來的時間看電視⋯」我打著哈欠,兩眼無神的說。

「妳看妳看!是我們學校的欸!三年級的男生!」青清把手機擺在我面前說。

「我們學校?!我看看!」我拿過手機滑著新聞。

「欸,妳知道是誰嗎?」我邊看新聞邊問青清。

「我今天一到學校就聽見大家在討論,好像是三年級很會做雕像的那個許佳瑋!」青清一臉八卦的說。

「許佳瑋⋯?怎麼好像聽過這個名字?」我低頭看著桌子思考著。

「對啦!就是之前有跟妳一起合作過比賽的那個許佳瑋!!」青清大聲的說!

「小聲一點啦!妳說跟我一起合作過比賽的?」我抓著青清的手要她小聲一點。

「對啊!去年不是市政府有個什麼[展現都市之美]的比賽!」青清歪著頭回想說。

「我想起來了!是那個許佳瑋?!妳確定嗎?」我對青清說。

「妳工作室應該還有跟他一起合作過的資料吧!」青清小聲的對我說。

「對欸!我都有底本,下課再去找找看!」我對青清說,我在紙上寫下許佳瑋的名字,看著教室窗外的操場,那人來人往的人群裡,我怎麼會對這個一起合作過的人沒什麼印象呢?


「芸子!妳工作室是被打劫嗎?怎麼⋯怎麼可以亂成這樣⋯」青清打開工作室的門後尖叫大喊著。

「李青清!妳很誇張欸!只是有那麼一點點亂⋯而已。我最近就很忙啊!」我邊收拾這地上的草稿邊對青清說。

「妳之前做的模型底稿都在哪裡?」青清把包包一丟,開始幫我清理桌上的垃圾說。

「在文件架上,先把這裡整理一下,我再去找。」我仍舊整理著草稿。

「我來整理啦!妳去找!」青清接過我手上的草稿,把我推到文件架前。

「好啦!妳手上都是垃圾還推我!」我拍拍我的衣服,嘟囔著說。

「這垃圾都是誰製造的!摸一下會怎麼樣!」青清從地上拿起一個紙團丟向我說。

「是是是!是我的錯!」我假裝道歉的防止青清再亂拿東西丟我。

「我記得在這裡啊⋯」我翻著架上的文件資料說著。

「找到了!」我從架上取出一個文件夾,走到模型台上放著。

「找到了?!快看看快看看!」青清把手上垃圾一丟,跑過來我身邊說。

文件夾上貼著[展現都市之美]的標籤,我們打開文件,瀏覽著之前的草稿,看著那一頁頁的資料,許佳瑋這個人似乎在我腦海中浮出點印象。

「我看看電腦裡的資料!」我拿出筆電搜尋著資料說。

「沒錯!就是他啊!」青清靠過來看著我們比賽拿獎的合照指著說。

「我是記得比賽跟作品,這個許佳瑋⋯我真的印象不深刻欸⋯」我放大照片看著看著說。

「妳就仙女啊!不食人煙火啦!不知道是男的有毒還是妳是絕緣體,妳有印象的男的,大概就妳爸跟乙青而已,啊⋯還有⋯王崙⋯」青清一開始調侃著,後來提到那個人就趕緊閉嘴。

「其實⋯。」我低著頭小聲的說。

「其實什麼?」青清問。

「青清,我有件事想跟妳說!其實⋯其實⋯」我吞吞吐吐的。

「其實⋯我喜歡女生。」我對青清認真的說著。

「妳⋯遲⋯芸芸⋯妳不是吧⋯妳⋯」青清不可置信的盯著我看。

「我⋯當然不是啊!白痴嗎?哈哈哈哈哈!」我大笑對青清說。

「嚇死我了妳!」青清狠狠的打了我一下。

「幹嘛~妳以為我喜歡妳啊!」我逗著青清說。

「我⋯我才沒有!」青清突然不知所措了起來。

「妳看妳!哈哈哈哈!」我大笑著。

「還鬧!」青清又打了我一下。

叮咚!叮咚!我的手機短信響了。

「我看看短訊!妳繼續看!」我拿起手機對青清說。

「我去見了他老婆!但他他老婆不在,鄰居說是回娘家了。接下來怎麼辦?」短訊裡這麼說著。

「那就先這樣吧!再聯絡!」我回覆訊息。

「誰啊?!」青清問著。

「沒什麼,模型的問題,客人又要改!」我對青清說。

「客人怎麼都那麼討厭啊!一天到晚改來改去!」青清盯著電腦說。

「對啊!我都快煩死了!」我無奈的說。

「妳說這個許佳瑋其實長得不錯,你們那時候還合作一陣子,怎麼沒擦出火花?」青清疑惑的說。

「妳以為每個人跟妳一樣花痴啊!我們都忙著作品,哪有時間想那個!」我翻著白眼說。

「對對對!妳就是聖女白蓮花啦!我們都是花癡~」青清鬧彆扭著說。

「不是嘛!我真的沒想那麼多!」我撒嬌的說。

「知道啦!妳的個性也只有我受得了!」青清嘆了口氣說。

「不過,他這個大個人,就這樣失蹤,妳覺得兇手會是誰啊?」青清好奇的問著我。

「他個頭真的不小,我覺得兇手應該也是體型強壯吧!要不就是不止一個人,但也很難說,也可能他自己離家了。」我揣摩著各種可能。

「也是,年紀也不小了,去哪裡也不是誰能控制的,再說了,一個大男生的,能對他做什麼!」青清有點贊同我說的。

「也許過幾天就出現了!」我拿過筆電蓋上說。

「但願吧!」青清起身對我說。

「走吧!我們去吃點東西!」青清接著說。

「嗯!我想吃餛飩麵!」我跳躍著說。

「走!吃餛飩麵去!」青清拿起包包往門口走。

「欸,叫上乙青!」我對青清說著。

「妳打給他吧!他比較聽妳話,也不知道誰才是他姊姊!」青清不屑的說。

「好!」我拿起電話給乙青打了電話。

「喂!乙青!我和你姐吃餛飩麵,等等麵店見啊!嗯!拜!」跟乙青說完,我也將工作室門鎖好了。

「乙青說在麵店會合!」我對青清喊著!

「知道啦!妳喝咖啡嗎?」青清的聲音在旁邊的咖啡店傳來。

「喝!冰拿鐵!」我大喊著。

於是我們邊喝著咖啡邊往麵店走去,手上提著一杯外帶的冰美式給乙青。


[展現城市之美]

作品創作者:遲芸芸,許佳瑋

結合模型和雕塑兩種元素,來創作城市的另一種美,用出小型比例的城市,規劃出一座美麗的綠化公園。

「妳覺得在水池中間做個小雕像好嗎?」許佳瑋問我。

「我覺得把水池改成有些像小瀑布水流那樣,水流牆可以用你想做的雕塑樣子,你覺得呢?」我問許佳瑋。

「好像不錯欸!」許佳瑋笑著對我說。

「我只是覺得池子裡放雕像有點一般,哈哈!」我對他說。

「的確!這好像大部分都會這麼做!」他也贊同。

「那這邊修改好我們去吃點東西?」許佳瑋問我。

「好啊!吃什麼?」我問。

「都行!」許佳瑋把問題丟回了給我。

「那就餛飩麵吧!」我說。

「好!」他立馬答應。

「妳有男朋友嗎?」許佳瑋在吃飯時問我。

「沒有。」我回答。

「喔!」他回答。

「那你呢!?」我回問他。

「我也沒有!」他回答。

「喔!」我點點頭。

「妳要做我女朋友嗎!?」他低頭吃麵沒看我的問。

「蛤?咳咳咳!」我被他的問題給嗆到了!

「妳還好吧!」他趕緊遞了好幾張紙巾給我。

「沒事!」我清咳了兩聲後繼續吃麵。

「妳的回答呢?」他接著問。

「呃⋯我有喜歡的人了。」我尷尬的說。

「喔⋯抱歉啊!」他也被我搞得有點尷尬。

「你們在這裡⋯幹嘛⋯?」乙青突然出現在我們桌邊,一臉不悅的說。

「吃麵啊!」我回答。

「他是誰?」乙青毫不客氣指著許佳瑋問。

「我是許⋯」許佳瑋正要說就被乙青打斷。

「我沒問你,我問她。」乙青看著我問。

「他是我這次合作市政府案子的夥伴,許佳瑋,我們學校二年級的學長,雕塑系的。」我介紹的說著。

「這是李乙青,我好閨蜜李青清的弟弟。」我繼續說著。

「一起工作就工作,有必要一起吃飯嗎?」乙青雙手插胸的質問著。

「乙青,人都會餓的,好嗎?你今天吃炸藥了啊?」我對乙青兇兇的說。

「吃完了嗎!我送妳回家?」乙青一把拉起我。

「我們還沒吃完,吃完我可以送她回家!」許佳瑋伸出手拉開乙青的手。

「你們夠了!我自己回家!神經病!」我生氣的站起身把錢放桌上,提了包包就離開。

「你離芸子姐遠一點!」乙青對許佳瑋說。

「你也才該離芸子遠一點,小朋友!」許佳瑋不甘示弱的說。

我站在外面的玻璃窗外敲著玻璃,對著他們兩個比了比,示意要他們克制自己的情緒,我便甩頭離開了。

「兩個神經病!」我踢掉路上的小石頭,嘴裏罵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蒐集是我的興趣(1)

蒐集是我的興趣(2)

蒐集是我的興趣(3)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