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蒐集是我的興趣(9)

事情有一體兩面,人也有兩面,只是往往我們都只看到自以為熟悉的那面,而不知道另外不為人知的那面才是他真實的面相。

「妳不覺得兩件事有關聯嗎?」青清小聲的對著我說。

「什麼事有關聯?」我一邊畫著圖一邊問。

「就許佳瑋和那個女生自殺的事啊。」青清靠過來看我畫的圖說。

「為什麼?」我繼續畫著圖問。

「妳看看,女生說是走不出情傷才自殺,而許佳瑋剛好就失蹤了!這不是很有關係嗎?」青清抓住我的手認真的說。

「他們都分手半年多了不是嗎?而且許佳瑋失蹤後,她才自殺,我不覺得有關聯啊!」我將青清的手拿開繼續畫畫。

「不是嘛!妳先停下來聽我說啦!」青清將我的畫冊拿走硬是要我專心聽她推理。

「好好好!妳說我聽,先把畫冊還我。」我不開心的伸手對著她說。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這是妳的寶貝!」她小心翼翼的將畫冊交到我手上。

「嗯。說吧!」我將畫冊蓋上看著她說。

「妳想想,會不會是女生走不出情傷,然後去找許佳瑋求和,結果談判破裂,失手殺了他,她因為太愛他加上殺了人,所以自殺!妳看我說的是不是很有道理?」名偵探青清說得有模有樣。

「是有那麼一點道理,但還是覺得怪怪的。」我托著下巴說著。

「哪裡怪怪的?」青清追著問。

「不知道,就覺得⋯好像事情沒那麼簡單,我是說女生自殺的事。」我打開記事本寫上了許佳瑋和女大生的關係和目前發生的事。

「要不我們去問問女大生生前的好友?也許她們會知道?!」青清積極的想解開這個謎題。

「人家會告訴我們嗎?」我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她。

最後,我和青清跑到那個女生的學校去訪問了她幾個朋友,甚至還問了她的親妹妹。

「我姐姐是自殺的。」她妹妹肯定的回答。

自殺的女大生叫陳永珍,妹妹叫做陳永恩。

「那她和許佳瑋分手是不愉快的嗎?」青清問。

「有人的分手是愉快的嗎?」永恩問。

「啊⋯也對⋯⋯還是他和妳姐有什麼糾紛嗎?」青清像機關槍一樣的提問。

「許佳瑋就是個渣男,失蹤也好,死了更好。」永恩生氣的說。

「怎麼說?」我問。

「他就是個變態,偷拍我姐和他上床的畫面,到處傳給朋友,我姐都快崩潰了!」永恩生氣的說。

「哇靠⋯⋯⋯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這種人!」青清和我完全傻眼。

「所以妳姐自殺是因為他把影片散播,而不是因為還有情,是嗎?」我問。

「是!那個人還失蹤了,在我看就是躲起來,怕被人肉!」永恩越說越氣。

「那他失蹤跟妳姐有關係嗎?」青清問。

「他失蹤和我姐沒關係,但我姐死和他有很大關係。」永恩說。

「不好意思問妳那麼多問題,謝謝妳!」我們和永恩道謝。

「妳們有什麼消息再聯絡我,好嗎?」永恩用懇求的聲音哀求。

「會的。」我回答。

回家的路上我和青清討論著,開始覺得我們認識的許佳瑋好像是另外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兩面的人?

「啊!芸子!!快看手機!!」青清對著手機大喊,我立刻拿起手機滑著。

[緊急快訊:稍早有登山路人在象山挖到一具男性遺體,現在已送往解剖室等法醫解剖檢查]

「天啊!會是誰啊?會不會是許佳瑋?」青清問我。

「不曉得啊!前面都失蹤那麼多人,但也可能只是其他兇殺案吧!」我邊走邊說。

叮咚!手機訊息響了

「接下來該怎麼做?」訊息顯示內容。

「照原本一樣把材料準備好,我得加點東西還有更改一些東西。」我將答覆回傳。

「青清,走啦!妳要研究多久啊!」我看還站在原地滑手機的青清說著。

「好!來了!」青清大喊著。

「妳要去哪裡?」我問。

「回家!妳呢?」青清問我。

「我得回工作室做模型。」我說。

「陪妳嗎?」青清問。

「好啊!」我笑著說。

「那妳可以去買晚餐嗎?我先去畫畫。」我撒嬌的對青清說。

「當然啊!老樣子嗎?」青清問。

「嗯,包包我先拿去,妳錢包手機拿著就好。」我對青清說。

「好的。等我喔。」青清揮揮手說。

「好喔!」我也對青清揮手。

走進工作室,我將抱抱放在沙發上,拿出我的畫本,在構思著模型的樣子,我畫了好幾幅,但都不很喜歡。

叮咚!手機簡訊鈴聲響了!

「還需要什麼嗎?」訊息裡問。

「幫我買幾多水仙花和花籽跟一些土還有小盆栽。」我回覆。

「收到。」

我回完簡訊後,繼續畫著圖,但腦袋裡一直想著永珍和永恩和許佳瑋的事⋯

鈴鈴鈴~我的手機響了

「吳警官,該不會是找到許佳瑋了吧?」我對著打來的吳準問。

「芸子,開擴音!!」青清剛好進門聽見,馬上對著我說。

「不是他!身分還在確認!」吳準在電話那頭說。

「那你怎麼打來了?」我問。

「是想問陳永珍的事。」他接著說。

「怎麼...會打來問我們?」我緊張的說。

「今天我去訪問她身邊的人,聽到有兩個女生也在打聽,就想應該會是妳們。」他說。

「喔....是我們沒錯,我們只是有點好奇,給你們搜查造成麻煩了嗎?」我在電話裡問。

「不會,只是她妹妹不願意和警方聯絡,所以我無法和她說到話,妳們有跟她說話嗎?」吳準似乎是抱著期待的心情問。

「有,但是,一時半會兒也講不清楚,要不約個時間聊聊?」青清突然插嘴說。

「太好了!就等妳們說這句!時間晚點告訴妳們,我還要先去確認象山的屍體。」吳準無奈的說。

「真的不是他,對嗎?」我問。

「嗯!可以確認不是他,是個年紀比較大的,但目前也無法確認和失蹤案有關。」吳準說。

「嗯!辛苦了!快忙吧!」我說。

「再約。」吳準說完便掛了。

「芸子,妳在想什麼?」青清問我。

「我在想許佳瑋究竟是什麼樣一個人,陳永珍一定求助無援才會走上這一步。」我看著我的模型們說著。

「是啊...想想她也挺可憐的...唉....」青清嘆了一口氣說。

「這到底是什麼事情.....」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叮咚!我的手機傳來短訊

「遲yun yu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蒐集是我的興趣(1)

蒐集是我的興趣(2)

蒐集是我的興趣(3)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