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一天的情人

每當大男人受傷時,他才會像今天一樣,拉著她的手,不時的親吻她的額頭,對她說﹕「我們做一天的情人,好不好﹖」

「我們做一天的情人,好不好﹖」大男人拉著小女人的手說。

「一天﹖」小女人臉上堆滿疑問。

「嗯﹗就一天﹗」大男人看著前方,剛好有一片樹葉落下,落到大男人的手中。

 大男人把樹葉緊緊的握在手上,轉過頭,微笑的看著小女人,小女人知道,她會答應大男人的這個要求。

「可是……就只有一天耶。過了那一天,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小女人撒嬌靠著大男人的肩膀說。

其實這已經不是大男人第一次對小女人這麼說了。每在大男人結束一段感情後,他總會打電話給小女人,約小女人到那家咖啡廳,跟小女人訴苦,而小女人總是一直陪在大男人身邊,聽他抱怨,讓他在她的懷裡喝醉。

 

小女人知道,她只是個休息站。

 

每當大男人受傷時,他才會像今天一樣,拉著她的手,不時的親吻她的額頭,對她說﹕「我們做一天的情人,好不好﹖」

 小女人已經習慣大男人的來來去去了,她知道過了今晚,大男人就會再次離開。小女人知道她會很難過,卻還是決定答應大男人的要求。

「可是,至少我們在這一天很愛很愛對方,至少我們在這一天,是容不下任何人的,不是嗎﹖」大男人的手指穿過小女人細柔的髮絲,在小女人的耳邊彽語。

「好吧﹗只有這一次喔﹗這一次是看你這麼傷心我才答應的喔﹗」小女人偎在大男人的臂膀下,溫柔的像隻小綿羊。

過了那晚,大男人真的離開了。

 一樣的,什麼東西都沒有留下,只有那還有一點餘溫的被子和那個充滿大男人味道的枕頭套。小女人抱著棉被,坐在床上,感覺大男人的體溫,品嘗大男人留下的味道,然後任由淚水爬滿臉頰……


秋天剛走,小女人在東區的街頭遇見了大男人和大男人的她,她彽著頭不敢看著大男人,儘管小女人怎麼躲,大男人還是看見了她。

大男人牽著他的她,開心的走向小女人,大男人跟小女人介紹他的她,卻沒看見小女人眼眶裡滿滿的淚光。

小女人佯裝出開心的笑容,說著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她要大男人好好珍惜他身邊的這個女人,大男人摸摸小女人的頭,給了小女人一個吻,要小女人好好照顧自己,天冷要記得加件外套。

小女人抓著大男人的手,放在他的她的手裡,用眼淚笑著對大男人說﹕「希望你能給她真心的擁抱,別讓她像我傷心,卻沒有人知道。」小女人轉過身離開,留下每次只做她一天情人的他和他的她。


這次,小女人沒有回頭,因為她知道大男人永遠不會是她第二天的情人。


那晚,大男人哭了,在他收到小女人的簡訊後。

簡訊裡的小女人唱著一首歌﹕「我應該讓天知道我是真愛你,更應該讓天知道我受夠委屈,仰望天空,明知道早就該要分離,但我卻沒有勇氣把愛都還給你。我應該讓世界都知道我愛你,卻再沒機會自己親口告訴你,仰望天空,今晚夜色有多美麗,但我已不是我,你也不是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