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1 articlesIn total 163528 words

那個中華素食,你會不會太誇張了?

日光

雖然很少吃肉,但我其實不是個喜歡吃素食的人,尤其一般的素食自助餐,總是遠遠地就聞到一股不大好聞的「素味」,但在員林唯有「中華素食」,不會有那種難以言喻的味道。外表看來不起眼的中華素食,由於位在早市華成市場附近,早期三餐都有供應,後來老闆娘有一次在端大鍋湯時,不幸被滾燙的熱湯淋傷,住院了好一陣子之後,就不再供應晚餐了。

沒想太多就買《逆.進阿基師》的理由

日光

我一直是個喜歡看做菜節目的人,有段時間也長期收看《型男大主廚》,每次看節目裡四大主廚之首的阿基師作菜如行雲流水的模樣,都覺得是一種享受,也從阿基師的言談舉止中,感受到他圓融溫潤的智慧。但節目看也就看了,阿基師出過的五十幾本食譜書,我一本也沒買過,看人做菜確實有趣,但如果不燒菜,食...

邏輯控的痛苦吶喊:麻糬老闆,你真的好難懂啊~~~

日光

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的邏輯總是令我無言以對。話說有一次,我行經台北SOGO,看到一個會豆豆豆叫的麻糬攤車,攤車前排了一小條人龍。街頭有這種小攤車並不稀奇,後來逛完街再經過,攤車前還是有人龍一條。「真的這麼好吃嗎?」我忍不住上前去一探究竟。這時天已黑,看不太清楚老闆的作業情形,但大...

老師,你小時候也太可憐了吧?(淚)

日光

教姊姊能量棒推拿課的石老師年逾花甲,他出生在南投縣的竹山鎮,當時的竹山鎮可謂窮鄉癖壤,資源少得可憐,所以石老師最討厭的食物之一就是地瓜。因為小時候每日三餐均以地瓜為主食,當時的地瓜隨便種隨便長,味道沒有現在的香甜,一碗半滿的蕃薯籤,加上薄薄的一層稀飯,配上……對不起,沒有任何的配菜。

看了《散步在傳奇裡》才知道原來我很戀家?

日光

那天跑了一趟便利商店,果子離的書終於到手了!《散步在傳奇裡》感覺好像是線裝書,又是書衣外加,彷彿一個不小心它就會散架了,果斷把書衣黏在書封上,然後又不放心地加了書套。突然懷念起《一座孤讀的島嶼》裝膠書的粗勇牢靠,以及字級之大,《散步在傳奇裡》的字為什麼這麼小啊?

小乖,拜託你去睡覺好不好!?

日光

狗狗真是重情重義的動物,即使很累了,也總堅持要陪在主人身邊,姊姊家的小乖正是如此。小乖是姊姊從寵物店收養來的狗狗,因為曾經遭到遺棄,所以特別黏人,只要姊姊一提外出包,小乖立刻警覺地亦步亦趨跟隨,好幾次都讓姊姊出不了門。有一回姊姊和姊夫外出旅行,把小乖寄養在娘家,由我替牠把屎把尿(劃掉)溜狗餵食。

我只是想送行而已,為什麼會搞成這樣?

日光

某日,妹妹帶著女兒柔柔回娘家來,度過了兩天一家和樂的日子後,第三天一早要帶柔柔打道回府。妹妹收拾好行囊後,將不急著用的行李托運回家,只留下兩小背包及嬰兒推車一部(當然,還有嬰兒一名),不料嬰兒推車的前輪故障,難以控制方向,可這一時半刻也無法可想,只能先回台中,再設法買新的推車。

哦買嘎!這真的是原田舞葉嗎?之《心動舞台》

日光

自從看了原田舞葉的《向影神祈禱》驚為天書之後,我立刻上網找原田舞葉的作品,還偷偷地把她排到宮部美幸之前。(後來「我心目中日本作家排行」如下:原田舞葉、宮部美幸、山崎豐子) 網頁上顯示:原田舞葉在台灣的作品計有《等待幸福》、《情路9號》、《只要一分鐘》、《向影神祈禱》、《心動舞台》...

《這樣想,沒道理》——你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日光

一個十九歲的清晨,我從床上醒來,一個前所未有的想法衝上腦門:「為什麼我還活著?」記憶中那段日子過得還算不錯,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如今想來,倒也不意外,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曾有過厭世輕生的念頭,再樂觀進取的人也曾懷疑過自己存在的價值,每個人生階段都可能對生命發出疑問,只是有人找...

這兩隻狗真太恐怖了:小乖豆豆作案現場全紀錄

日光

我的天啊!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沒對二狗痛下殺手海扁一頓,真太仁慈了我!

對不起,山崎婆婆,妳實在太厚了!

日光

弔詭的是,萬俵鐵平想自證清白就非死不可,因為不驗屍就沒機會得知他真正的血型,最終他只能用「死亡」來證明自己的真實血統和生存價值。

豪情萬丈、紅遍兩岸的書法藝術家───陳坤一

日光

紅遍台海兩岸的書法家陳坤一古諺有云:「只羡鴛鴦不羡仙」,正是陳坤一與鮑一薇夫婦相知相隨的最佳寫照。陳家大門上貼著張紙條,用隸書體端端正正寫著「雙一樓」三個字,大門一開,微涼的秋風迎面送爽,這是陳坤一夫婦的家,牆上的書法、篆刻和水墨畫雅緻相間,個個安置得恰如其分,所謂「文人雅居」說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場景吧!

死都要看的頻道之最近我迷上了「酷的夢」......

日光

前陣子我迷上了Youtube的一個頻道,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收看,搞得寫文貼文大業都被挪後了。這個頻道叫「酷的夢Ku's dream」,或許有很多人並不陌生,因為它有超過120萬個追蹤者,是當時我看過追蹤者最多的頻道。(現在訂閱者已超過122萬人,真乃我等寫文者此生望塵莫及也,拭淚~...

有大樓管理員,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日光

不知道為什麼,經常在寫稿寫到正有靈感,或者校稿校得昏天暗地時,就剛好有郵差送掛號信,然後就得下樓取信。更令人窩火的是,送來的經常都不是我的掛號信,而是姊姊的。每到這個時候,我就好希望、好希望我們大樓有管理員哦!想起之前住台北時,對當時住的大樓的管委會服務很滿意,不但管理費帳目清楚...

親愛的,我們真的可以平等嗎?

日光

近幾年我幾乎不看台劇,以前看日劇、韓劇、美劇,《琅琊榜》播出後開始看陸劇,要說讓我念念不忘的台劇,當數N年前的《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這部15集電視劇,打破了我當時「只看韓劇和影集不看台劇」的紀錄。《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由當時剛出爐的金鐘奬影后天心、新加坡影帝李銘順、長得很有味...

松鼠和狗其實沒那麼可愛,嗚嗚嗚~

日光

我家狗狗圓圓還在的時候,每天早上我都會帶牠去公園……美其名曰散步,其實就是去撒尿撇條。冬日裡,出門前總是很艱難地將圓圓從雞籠子裡拖出來,替牠穿上大紅狗衣服,邊穿邊摸著牠肥敦敦的身子,忍不住唱和著:「一隻肥肥,兩隻搥搥」(台語發音),沒想到唱久了竟詛咒上身,某天早上,我們一人一狗便幹下了一樁搥搥的蠢事。

裝修預算不高沒關係,省錢妙招先學起來再說!

日光

開始實踐極簡生活後,有陣子我很愛看Youtube上的室內裝修影片,經常在before和after的轉換之間驚嘆連連,有些裝修方式省錢到我都覺得:我這種裝修小白也可以動手改造自己的家!(當然,只是想想而已) 後來為了寫稿,整理出一些簡單的裝修注意事項,就貼上來分享,或許可供有需要的朋友參考后。

「我們恨化學」和「不塗口紅的你,和男人有什麼區別。」

日光

最近在寫一本書的封面文案時,不時會想起幾年前幫雜誌寫的一篇文章,當時雜誌主編要我找廣告文案的負面案例,差點把我累斃了。好的文案會在網路上一再被傳頌,可爛文案卻很可能在業主的運作下銷聲匿跡,要找談何容易?果不其然,那篇文章成了我近年來花最多時間找案例的文,最後能準時交稿,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老天!這種二手店家也開得下去?

日光

蝸居在外多年,身邊里里叩叩的雜物攢了不少,看來樣樣可用,可細細一檢查,卻是不用的東西居多。幾次打掃時想丟掉,又覺得可惜,送人也不好意思,就讓它們一直堆著,現下急著用的東西反而進不了門,令人左右為難。直到有一天,在公館一帶發現一家收二手貨的店,步入窄窄的往地下室的樓梯,才知別有天地...

台灣引進藝品拍賣與油畫修復第一人───劉煥獻

日光

藝術家常以不同的姿態在人間遊走,有人享譽畫壇,有人獻身教育,有人安靜作畫,也有人像劉煥獻這樣對提攜後進不遺餘力,沒有太多時間享受作畫的樂趣,而是專心為藝術家打造揮灑的舞台,致力於「畫廊產業」的經營,執行國內外各種藝術性博覽會,讓一般人有更多欣賞與收藏藝術的機會。

清晨來自羊奶小姐的驚喜

日光

不知是不是我臉上寫著「我很好騙」四個字,每次路上有推銷員賣東西,他們總是喜歡拿我當目標。記得以前台北車站到了寒暑假,常會有學生在賣原子筆,一支高達250塊,簡直貴得沒天良,我真的佩服他們,CP值這麼底的東西也敢拿出來賣,還總是用撒嬌哀求的口吻說: 「姊姊,我們是學生,暑假出來打工...

你不可不知的四隻偷錢怪獸

日光

以下是幾年前幫出版社整理的書的部分內容,因為覺得實用,曾徵得出版社同意後,在部落格刊出下文,有些數據可能有變,但仍有參考價值,你也可看看自己有沒有遇到這些偷錢怪獸哦!^^ 除了賣場與銀行,在我們的生活周遭,還有很多看不見的手,正在偷走我們的錢,所以即便你再怎麼克勤克儉、拚命省錢,...

苦讀好學,完成不可能的任務──鄭香龍

日光

初秋的陽光穿過陽台,跌落在擺滿了畫冊、紙張、文件、和大大小小電腦硬碟的地毯上,這是鄭香龍第二春事業的辦公室,一壁櫃的電腦參考書森然羅列,Photoshop、PhotoImpact、Flash、Dreamwave 等,只要叫得出名字的影像處理軟體,鄭香龍都能操作自如、無一不精,完全不輸時下年輕人。

風格寫作│最後的贏家

日光

原故事內容:中午,某快餐店內,一名女子,三十歲,身高165公分,皮膚白晢,兩頰有雀斑,身穿一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圍著一件紅色絲巾,在售餐處買了一個漢堡套餐。她捧著餐盤去找座位,一名青年坐在她正要坐下來的坐位,她與青年發生衝突,最後青年面色不善的站起來,走的時候撞到她的餐盤,可樂都倒了下來。

媽呀!這什麼奇葩店家啊?

日光

某天晚上,我和同學小珠到西門町逛街,來到成都路上一家位在二樓的簡餐廳,當時已近八點,客人不多,我們坐進餐廳禁菸區,開水還沒送上桌,就聞一股濃重的菸味。循味尋去,昏暗燈光下只見隔壁桌一名中年男子一邊抽菸一邊讀報,我和小珠十分不解,這裡不是禁菸區嗎?

融合傳統與現代的客家音樂人──生祥與瓦窯坑3

日光

客家音樂的豐富多元,超乎你我的想像,樂手們不斷用創意雕塑出前所未有的姿態,有時成為音樂主流,有時走在流行音樂之外,自成一格。善變的容顏,讓你的耳目永遠閒不下來。以反水庫起家的林生祥、鍾永豐就是客家音樂人中的佼佼者,他們以「扮演勞動者」為志,期望能唱出農人的辛酸與苦楚,音樂與社會意識相結合的理想,贏得樂迷的認同及感動。

認真生活自在逍遙的女畫家──鍾桂英

日光

「這事兒可怎麼辦才好啊?」 「別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如果船到橋頭不直呢?」 「那就讓它沉下去唄!」 「沉下去以後怎麼辦?」 「沉下去之後,還是一樣逍遙自在啊!哈哈~」 這是當年常出現在鍾桂英和其夫馮國光之間的對話,鍾桂英豁達的天性從對話中可窺知一二。

到底誰亂咬東西啊?好煩哦!為什麼狗狗不會說話啊?

日光

話說自從姊姊把二狗帶到店裡來之後,只要姊姊有事外出,沒帶二狗一起出門,二狗就容易心生不滿,然後就開始亂咬東西遷怒洩憤,結果姊姊一回來就常會看到各種令人崩潰的景象。譬如,店裡的小桌子被乾坤大挪移,藤桌椅腳陸續慘遭犬吻,支支被啃得不堪入目,或整個垃圾桶被翻掉,垃圾被咬出、咬碎,散落一...

給我第一,其餘免談──人生勝利組的謝孝德

日光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不管做什麼事都能得心應手,表現出類拔萃,通常我們稱他們是「十項全能」,國際畫壇上或許有不少此類出色人物,但謝孝德肯定是其中之一。所幸上帝是公平的,堅強的靈魂總是由苦難修鍊而來,面對困厄的環境是他們無法逃避的宿命,於是,當我們聽說「謝孝德的成長是一部苦命男的血淚史」時,也就不會太訝異了。

《法庭女王》不只是法庭上有女王,還是個歡樂大拼盤!

日光

我一向喜歡看法庭攻防戰的戲碼,無論是小說或戲劇,也喜歡看查案過程(有點推理分析即可,不是那種要人想破頭的完全懸疑推理劇,謝謝!)如此說來,《法庭女王》(The Good Wife)理應是我的菜,但當時我卻在出租店猶豫了數月之久,遲遲不敢下手租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