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老天!這種二手店家也開得下去?

蝸居在外多年,身邊里里叩叩的雜物攢了不少,看來樣樣可用,可細細一檢查,卻是不用的東西居多。

幾次打掃時想丟掉,又覺得可惜,送人也不好意思,就讓它們一直堆著,現下急著用的東西反而進不了門,令人左右為難。

直到有一天,在公館一帶發現一家收二手貨的店,步入窄窄的往地下室的樓梯,才知別有天地,店門口貼牆的都是二手CD,看來是以CD為大宗,再往裡逛去,有書有玩具有皮件,也有小家電、杯盤等日用雜物。

哦哦,看來家裡那些用不到的舊貨似乎有了歸宿,真是善哉善哉!

我拿了張二手店的名片,順便問店員:「小姐,你們這邊收不收雜貨啊?」

「有啊,但是以CD、小家電為主。」

「那怎麼估價啊?」

「ㄣ……用說的不準,要看東西,您可以把東西帶來,我們再來估價。」

聽來言之成理,還是先把家裡那些東西整理整理再說。

為了趕上週末載貨過去,我開始每日的小掃除,找來裝棉被的提袋,就是那種透明有底有拉鍊、裡面裝了什麼東西看得一清二楚、提出門大有丟臉之慮的箱型手提袋有沒有?

可我下定決心,厚著臉皮也要把它們送出門!

星期六清晨不慎六點多醒來,趕快再把家裡巡一遍,慢慢又理出一小堆用不上的東西。

「整理東西」有時像個停不下來的癮頭,此時此刻非做不可,於是藏得再高再深的什物一一現形,最後走火入魔地把櫃子裡保存極佳的榨汁機也挖了出來,加上這一台,應該可以賣不少錢吧?

我揮汗喘氣如是想,然後開始睡睡醒醒地等著二手貨店早上11點的開門大吉。

使出吃奶力氣把箱型手提袋「碰」的一聲擺上機車腳踏處,可憐的機車小橘子被震得七葷八素。

接著我不得不以醜怪的姿勢騎著小橘子往公館出發,一路與驕陽烈焰戰得難分難捨,汗珠不停地從安全帽包覆的頭皮竄出,我的天!熱斃啦~~~~~

汗流浹背地到達目的地,又搬又拖地往位居地下室的二手店走去,跌跌撞撞地龜行到收銀台,一路上也不見有人前來助我一把,心裡不免覺得店主不夠周到。

我拿出了七、八張CD,有一張甚至未拆封,聽都沒聽過,有兩張則是美國原裝進口價格高達2,500元的催眠及治療的聲波CD(兩張加起來5,000元)。

我私心認為應該可以賣到好價錢,更不用說有台半新的榨汁機、800多元的車票夾、幾乎全新的皮夾、數千元的電子翻譯機、以及好幾件所費不貲的小東西了。

看我這一地的貨,櫃台小姐也不知從何估起,於是叫來一位男子,看來似乎是能做主的人,他看了看CD,再看看面前小山似的榨汁機,地上那一提袋則不經意地瞄了一眼,接著,說出了一個十分驚人的——數字……

我知道!我知道!二手貨賣不了什麼錢!

我曉得!我曉得!二手貨經常有行無市!

但是,能讓我累個半死搬來的一大堆「貨」,居然總總共共才值「50元」,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啊?

「為……為什麼只有50元?」我看著眼前的兩男一女,有些暈眩地問道。

「這幾張CD時間比較久了。」男子面無表情答道。

「我有一張CD連拆都沒拆耶,還有,這兩張原價是5,000塊耶。」

「……」不笑不語是什麼意思?

「那加上榨汁機呢?」

「還是50塊。」

那你的意思是,有沒有榨汁機都一樣,榨汁機根本一毛不值嗎?

「還有提袋裡的東西呢?」我又問。

「ㄣ……我們這邊是以CD為主,其他的小東西賣得比較少,如果你覺得價錢不滿意,也可以拿回去沒關係。」

你裝什麼肖仔?大熱天我提著大包小包、拚了老命才拿到這裡,你叫我拿回去?那店門口什麼「收購書籍、雜物、二手貨」是寫給鬼看的嗎?

「那我可以從這裡面拿幾樣東西回來嗎?」我也開始氣得面無表情。

「可以。」

於是,我拿回了車票夾、皮夾、電子翻譯機,男子不以為意地看著。

「那這樣多少錢?」

「還是50塊。」

也就是說,除了那幾張CD,其他根本都不算錢?

我累了,是天氣太熱、是人心難測、是無語問蒼天,我拿了這個一多禮拜換來的血汗錢──50元硬幣無力地離開那家店。

我覺得我要找點「樂子」,不然我會創下「台灣第一個氣死的人」的紀錄,於我騎往下一個路口,拐進二手「書」店茉莉,看看書見見老友,如果在40元特價書區找到好貨,還能50元有找,這一趟也算幸不辱命了,嗚~

到了茉莉二手書店,我忍不住跟店裡工作的朋友大吐我一肚子的委屈,對方驚訝地回說:「怎麼那麼慘?我們這邊也收CD,你幹嘛不來這裡賣?」

「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又能怎樣?」我扼腕不已。

「你現在趕快去拿回來,我幫你重新估價。」

「這樣可以嗎?他們會還我嗎?」

「拜託!七、八張CD隨便估估也超過50元,當然要拿回來!」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想想剛剛那一幕的天旋地轉,令我勇氣倍增,壯起膽來回到那家二手雜貨店,對櫃台小姐說:

「小姐,我要拿回我的CD,50塊還給你們。」

「可是,我們已經上架了。」

「那又怎麼樣?我只要拿回CD,其他的就算了!」

這會兒小姐又不能做主了,找來剛剛的男子說明情況。

他老兄聽了還是回了那句: 「可是,我們已經上架了。」

「上架」?你沒聽過「下架」嗎?

就是把它們再從架上抽出來,這還要我教你嗎?

「你們有規定上架的東西就不能退嗎?」我好像沒看到現場有類似的標語。

男子回道:「好吧,那你記得是哪幾張嗎?」

「記得。」其實我也只記得部分,這樁生意是賠定了。

我隨著男子尋了一下,拿回了五、六張CD,還少的幾張怕是找不到了,但我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停留,立刻把50元硬幣放在櫃台要走人,沒想到那男子竟說:「不用還沒關係,50元還是給你。」

這個時候你以為我會感動得痛苦流涕嗎?當然沒有,我只撂下一句「謝謝」頭也不回地走出大門。

回到茉莉,朋友打開CD,一張張瞧得仔細,一邊驚呼:「哇,你這CD保存得很好耶,都沒有刮痕,張信哲、柯以敏、那英、王菲都蠻大牌的,值不少錢哦。」

結果一算300多塊,朋友還怯怯地說:「會不會太少了?」

當然不會!並不是多個幾百塊的事,而是店家對產品的專業識見,以及仔細鑑別貨品的態度,才是真正令人覺得安慰的。

就當我是倚老賣老吧,剛剛那家店只見幾個看起來二十幾的年輕人,想法單純得可笑,彷彿以為一家店只要開了,進便宜的東西再高價賣出就是做生意賺錢了,完全不考慮客人的心情,和貨品的真正價值。

想要的,低價收購,不想要的,一毛不給,希望客人因不滿價格自行帶回,這是什麼經營態度?完全只在乎自己的利潤,毫不尊重客人!

如果今天你開的不是二手貨店,賣的是新產品,你大可以到處找廠商進貨,貨源不虞匱乏。然而二手店的貨源就是來自這些物資交換的客人,如果他們不拿二手貨物來賣,你何來可賣之物?又如何從中獲利?

沒有估價的標準、不遵守承諾的招牌、不尊重客人的經營邏輯、面無表情一問三不知的服務態度,我不知道此店的利基點何在?

當時的我無法預測未來,無從得知這家店是否能長久經營,但我很確定,那將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它,因為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踏進這家店一步!

附記,多年後我北上訪友,發現那家店果然不見了,也不知道它是哪一年倒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