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有大樓管理員,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edited)

不知道為什麼,經常在寫稿寫到正有靈感,或者校稿校得昏天暗地時,就剛好有郵差送掛號信,然後就得下樓取信。更令人窩火的是,送來的經常都不是我的掛號信,而是姊姊的。

每到這個時候,我就好希望、好希望我們大樓有管理員哦!

想起之前住台北時,對當時住的大樓的管委會服務很滿意,不但管理費帳目清楚、委員熱心、到了各大節日,也會在一樓大廳用心布置。

於是不管日子過得再怎麼昏天暗地,看到大廳擺起耶誔樹,便會憶起行憲紀念日將屆、喜氣洋洋的春聯四處張貼時,也曉得農曆年的腳步近了、五花八門的燈籠掛得滿山遍野時,就知道該吃元宵了。

不過,有時候大樓的某些人還是令人不大滿意,譬如打掃大樓的胖胖歐巴桑,嗓門奇大兼且好奇心旺盛,不時會聽見她在怒吼住戶沒按規矩倒垃圾、或叨唸著鄰居的芝麻八卦。

最讓我感到無力的是,面對這位胖胖歐巴桑問話,必須有問必答,不能閃躲、不能敷衍,對孤僻如我者,真是一大折磨。

譬如,某日我在電梯口遇到歐巴桑────

歐巴桑:「喂!妳現在才要上班哦?上班攏嘸準時后。」

「呃,今天有事請假。」實在不想跟歐巴桑聊天。

「請假要幹嘛?」

奇怪,都不能生病嗎?

「身體不舒服。」我想簡答就好。

「ㄚ妳係叨位不舒服?」歐巴桑問。

「感冒。」

老娘全身都不舒服啦!

「拜託!哪有人感冒在請假的?去看醫生就好了啊!」

「就是請假去看醫生。」

「ㄚ妳要去哪裡看醫生?」

喵的!電梯為什麼還不來?

「附近診所。」

「附近哪有診所?」

「就○○街那一家。」

「○○街有診所嗎?在哪裡?」

「在7-11的隔壁。」

謝天謝地,電梯終於來了,我趕緊閃進電梯,迅速關門走人!

沒想到歐巴桑動作更快,已經用手撐開電梯門,繼續問道:

「○○街有7-11嗎?在哪裡?」

「就是快到□□路那裡。阿桑,我趕時間,要先下去了。」

「那裡哪有7-11?黑白講!」

然後就一直僵持不下,無法脫身……

此外,我們大樓聘有三位管理員伯伯,其中一位胖胖管理員伯伯也經常令我無力×2。

他異常地熱心並且十分自負,由於年輕時曾在飯店服務,偶爾還會ㄌㄠˋ英文,即使是很平常易懂的英文會話,這個時候也一定要假裝聽不懂,不然他就真的和你對話起來,不聽到你對他英文能力的稱讚絕不罷休。

平時三位伯伯輪班,每天會有不同的伯伯坐鎮一樓,我最怕繳管理費的時候遇到這個伯伯,每次都會搞很久。

因為要填三種表格,外加一份收據,三種表格又分別放在三個不同的地方,伯伯常常會一而再而三地找不到,有時碰到這個伯伯,繳個管理要繳上十幾分鐘,令人相當疲憊。

有一年年底,我要繳十二月份的管理費,不幸又遇到這個伯伯,不想欠過年的我,只好硬著頭皮跟伯伯接洽──

「伯伯,我要繳管理費。」

「好。」然後伯伯開始西西索索地找起文件來。

好不容易找到收據本,結果收據剩最後一張。正待要寫,忽然發現它的第二、三聯已寫被複寫,不能用了。

「啊!十二月份的收據沒有了。」

當時大樓管理理費收據是每月印製當月使用分量,如果當月收據用完,就得請總幹事再印新的,偏偏那天是假日,總幹事沒上班。

我無奈問道:「那怎麼辦?」

伯伯竟說:「啊,那你要不要繳一月份的管理費?」

「啊?可是,一月又還沒到。」

我欠的是十二月份的管理費,又沒欠一月的,幹嘛要繳?而且繳了一月的,十二月的還是要繳啊!

伯伯:「可是這裡有一月份的收據可以用啊。」

我:「………」

這什麼邏輯啊?老天,我可以翻個白眼嗎?

想一想,沒有大樓管理員也未必是壞事,如果是遇到這種天兵管理員,可能比收掛號信要麻煩好幾倍吧!(淚滿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