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豪情萬丈、紅遍兩岸的書法藝術家───陳坤一

紅遍台海兩岸的書法家陳坤一

古諺有云:「只羡鴛鴦不羡仙」,正是陳坤一與鮑一薇夫婦相知相隨的最佳寫照。

陳家大門上貼著張紙條,用隸書體端端正正寫著「雙一樓」三個字,大門一開,微涼的秋風迎面送爽,這是陳坤一夫婦的家,牆上的書法、篆刻和水墨畫雅緻相間,個個安置得恰如其分,所謂「文人雅居」說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場景吧!

陳坤一1944年生於新竹縣橫山鄉的淳樸農家,曾祖父陳成業為塾師,曾在竹東地區設帳授業,書香世代相傳,當年鄉下地方很多人連字都看不懂,陳坤一卻在父親陳義河的啟蒙下,練得一手好字。

陳坤一回憶道:「父親寫字時我們幾個小孩會看,我們寫字時,他也會指導我們,加上小學時中午午休結束,都會有半個小時的習字時間,練習的機會多,就容易進步。」陳坤一也從此成了班級、學校參加書法比賽的萬年代表。

陳坤一深覺自己幸運不已,一路走來遇到許多好老師提攜:小學時的美術老師蕭如松、初中則在李哲藩老師門下。

但他認為自己直到進新竹師範後,才真正主動去鑽研書法,「新竹師範書畫風氣鼎盛,營造了極佳的學習環境,而學生也懂得充實自我,各方面平均發展。」

由於住校之便,陳坤一常與同學切磋觀摩,也常利用課餘時間走訪舊書室,蒐羅書畫雜誌,加以臨習描摩,他認為:「學書法最開始都是臨帖,因為好帖就是好老師。」

新竹師範畢業後,回到家鄉豐鄉國校及大肚國小任教,陳坤一認為藝術活動多在在大都市舉辦,因而陳坤一一心想北上,於是參加高等考試,通過後進入台北市政府工作,然後轉考試院考選部,再調文建會任專門委員、副處長、處長、參事至退休,任職文建會期間曾三次率團赴大陸從事兩岸化交流活動。

在此期間,陳坤一利公務餘暇,勤練書法,不曾中斷。他的作品曾獲第十屆全國美展第二、及第十一屆全國美展第一,此後許多國內重要聯展爭相邀請陳坤一參展,漸漸地闖出名號來,而在書壇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更因此應聘為中山文藝獎、全國美展、台灣省展、以及各縣市地方美展等獎賽評審委員。

在勤學書法的漫長歲月中,陳坤一學正式習畫法的轉捩點,可說是1976年他在台北歷史博物館書法班拜王北岳為師。

王北岳可說是當代的書法篆刻界導師,擅長書法、精通篆刻,陳坤一很快就成了王北岳「石璽齋」的入室弟子,一方面習字,一方面學刻印,王北岳十幾年來的教導薰陶,讓陳坤一收穫豐富,也奠定了他在書印創作的基礎。

之後因緣際會問學於台中書壇前輩陳其銓,讓陳坤一在書理及創作體方面有長足的進步。詩文方面,則得李嘉有、張壽平兩位教授的教導,1995年因夫人鮑一薇拜吳堪白為師學畫,陳坤一也因此間接受教於吳堪白。

陳坤一對於各書體均有涉獵,隸、篆、楷書皆有所長,行草更是陳坤一的強項和最愛,字體造形謹斂、渾茂質樸,自然而不造作,除了書法方面的長才,陳坤一的國學造詣亦非等閒,不僅書寫古人詩文中與生活有關者,也會作詩填詞,甚至用不同的素材創作。

例如九二一大地震震碎了許多人的家園,陳坤一以報紙報導為素材做撕畫,取唐人杜甫的〈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賤淚,恨別鳥驚心」一詩的第一句做為撕畫的題目,改為「國在山河破」,再以行草寫下自己的心得,成就了一幅別具風格的書法作品。

陳坤一自退休後,忙碌不下於從前擔任公職時,由於夫人鮑一薇擅長水墨畫,因此經由夫人作畫,陳坤一題字,每幅字畫都醮飽了夫唱婦隨的恩愛甜蜜,陳坤一強調:「過去的書法重實用性,現在的書法卻成了少見的藝術品,我們常常作畫寫字,就是希望藝術能融入生活。」

陳坤一證實了藝術與生活密不可分,一肩挑起「書法即生活」的時代擔子。他們夫婦創作藝術、經營藝術,讓生活裡充滿掬手可得的藝術,他們是最徹底、最自由的生活藝術家。(原文載於客家雲網站)

圖片出處:https://reader.turnnewsapp.com/ct/20200517/be07c7/q1rfmjaymda1mtdfqzdfmq2/shar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